第一章 酒吧
作者:叔于田      更新:2021-05-12 21:50      字数:3257
  唔!

  “干嘛!别弄我!”

  “我说你不就是失个恋,至于把自己喝成这样吗?!我可告诉你啊,这酒吧想上你的人多了去了,可别在我的酒吧里弄出什么肮脏的场面,看我下次不宰你!”

  “滚!”

  趴在桌上的康南峰缓缓抬头看他,迷离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悲痛,没了酒的咽喉带着一股磁性的沙哑,他微颤着的声音在嘈杂混乱的酒吧里置地无声。

  “滚啊!我可不是谁都将就的,谁上谁还不一定呢,况且你这里也就竟是些菜色一般的,没胃口。”

  康南峰喜欢男的,他进入这个圈子里也有几年了,也算比较有名的一个人,精短的头发下是两道英挺浓厚的剑眉和仿佛一皱眉便给人传达出丝丝情绪的生动虎目,会让人不自觉的被吸引,沉溺其中,宽厚肩膀,高大壮硕的身形散发着独有的男性魅力,整体上他这种类型不知是很多人的天菜。

  就在前两天,相处了一年多的男朋友跟康南峰分手了,没有任何预兆的逃离,干净利落得挥手都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一年多的感情在他甩手间便可丢弃,不过在那一刻他却是出其的平静,只是……只是他想说的挽留在他拖着行李箱的倔强背影上,抿唇间也跟着那想逃离的风消散在心里,离别前那人歇斯底里的一句。

  “你连爱情是什么都不懂,一年多以来两个人的世界根本就是你自己一个人的主宰,霸道,要强,幼稚,你请自便吧,我不奉陪了。”

  呵。

  康南峰不得不承认这段感情真是糟糕透了。

  一个跳脱好动,神采奕奕活得像个随时都发光的人怎会和一个沉闷安静的相处得来。一个安静好独处,一个游戏里嬉闹,你包容他的任性,他挥洒你的纵容。

  真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挺好。

  ……

  突然想清楚了早就该让你走。

  也许是我命中注定要一个人过。

  也许怪我天生理性沉闷,金牛座。

  耳边响起这首歌,康南峰的手再次拿过桌上倒满的酒杯,正准备对吧台这个唠叨他的人,他的好朋友杜左明,酒吧的老板……娘,却见一抹高大的正装身影竟是直接上来从后面搂住杜左明,亲吻其脸颊、耳垂、脖子……

  “停停停,你们两个注意一下失恋人士,会引起共愤的。”

  康南峰眼看着画面就要愈演愈烈,令人脸红心跳的肉体吮吸声不断传出,他连忙叫停。

  这两个人居然那么光明正大在他面前做这种事情,以前还好,现在他都这么个境遇了,也不知道回避一下,这朋友做得着实有点过分了啊。

  谁料两人都像是没见着他一般,最后来了个法式交颈深吻抱在一起,呼吸渐渐缓过来的杜左明,颔间抵着宽阔肩膀,厮磨着他老公路子崇的脖子说道。

  “南峰失恋了博同情,噢,不是,是失恋博一醉,正好你回来了,你给他支一招把他给我弄回他那伤心的狗窝自怜去,免得周围这酒吧里好几双饿狼一般的眼睛一直盯着他,这不,你看他现在就怪难受的。快快。”

  “好的宝贝,都听你的。”

  两人正常的说话声音,离那么近的康南峰怎么可能听不到,损友也不带这样的,他苦笑道。

  “不是,就陪我喝点不行啊。你酒量也不差啊。”

  “一点?!你看看你那脚下都堆了多少瓶瓶罐罐了,八点到现在十二点了一直在那喝,你找死也回你的窝去。我可不想明天有新闻播报某某酒吧某某人士因失恋而饮酒自醉妄图找寻天堂之路。”

  “消消气。”路子崇在一旁安抚,转头对酒吧里的人说道。

  “敢问哪位壮士能将此男子灌醉,今天的酒就给你免单了,要是有人能与这位有更深层次的关系,本店将送出一份大礼,好了,让我看看你们的行动。”

  论毒舌,腹黑,康南峰就服杜左明路子崇这一对。看着他们夫唱夫合,康南峰拿着酒杯的手都有些许发颤,他一时之间不知此刻是该逃还是继续放纵自己。

  经过路子崇一声喊叫,酒吧里视线纷纷投射到自个显眼的康南峰身上,顿时人们议论纷纷,有呼喊的,有吹口哨的,有起哄的,酒吧的混乱里边其氛围却是被点爆一般,变得热闹非凡起来。

  这样的环境却是让康南峰有一种瞬间置身在聚声器中的刺耳难受,喝得有点多的头在隐隐作痛。

  “男人不喝酒,枉在世上走啊,来兄弟,咱们陪你喝。”

  “对对对,酒兴起意正浓时才能疏解心中愁思啊,今晚和你不醉不归。”

  “你好,我目前单身,你很符合我的理想型,能否认识认识?”

  很快就有不少人壮着胆上前与他碰杯,有为了今天喝酒免单的,还有就是上前和他勾肩搭背做肌肤上的触碰的体验感觉,还不乏一些想与他更进一步关系的人。

  哈。

  一时之间。

  在昏暗酒吧里绚彩的霓虹灯下,一群人围着坐在桌子前的康南峰,一看酒没了便立马倒上,众人纷纷拿出十足的干劲,只为了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你们说,我懂爱吗!”

  “懂!”

  在场众人看着他有些晕乎的模样,也不明白他说话的缘由跟着大声喊道。

  眼里的色彩翻滚,他的眼眶不知何时溢上了泪水。

  酒吧里闪烁的绚彩渗透进澄清的啤酒里,就好像变了个样,康南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看着看着手中的酒杯心中不禁升起一抹疲惫,就好像再澄澈纯洁的事物也禁不住模糊浑浊的侵染,一个人接触过多的人和事,遇见从未遇见的,经历不曾经历的,到最后或许变得连自己都认不清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吧……

  “一个人过也不错,你们说呢?!”

  “对,一个人!”

  “难道我错了吗?”他喃喃道。

  “没错!”

  “啊!怎么没错,你说,你说啊,给我大声的说出来,来靠近点,对着我的耳朵,大声说你没错,说啊!”

  一个人的情绪一旦被戳中一个隐痛的点,就会被无限的放大再放大,最后炸裂开来。

  康南峰仿佛受惊般从座位上瞬间站起,浓厚沉重的酒气萦绕着他全身,手中拿着啤酒瓶,凌厉的眼神盯着对面刚刚喊得最大声的人,大声质问。

  “你说啊!我有没有错,难道过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也有错吗,两个人不是应该互相理解包容吗,为什么你就不能遵循一下我的意愿想法呢?!”

  “你说我缺少青春激情太稳重,一点对生活的向往享受都没有,可是我想着你还小,不懂以后要面对的种种事情,我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就算是坎坷,有你在也是我奋斗坚持下去的勇气,而面对你的满不在乎,我懂我也一直在包容着,只希望有一天你会明白我的思虑。”

  “可是呢,你却一个转身,走得多洒脱,说要忘掉我们的一切,决绝走开,你说是我错了吗?!哈哈哈!!”

  “对,是我错了,我就不应该和你在一起,我错了,哈哈哈,错得离谱,太离谱了!”

  是啊,这一刻他才知道,他就不应该幻想他们会有未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谈恋爱找对象是奔着永久,奔着未来去了。

  嘭!

  手狠狠一甩,一瞬间的痛快和酒精的味道让康南峰疯狂。

  康南峰歇斯底里地嘶吼叫喊,手中空了的啤酒瓶被他狠狠地砸在桌上应声破碎,鲜红的血顺着他手腕滴下,原本热闹的酒吧因着玻璃的破碎声忽变得安静,一曲忧伤旋律缓缓响起,悲伤充斥在空气中刺激着所有人的情绪。

  他们计划着未来忙碌的日子

  可是啊,一切都不会那么容易

  最后啊我们也没有在一起

  漆黑中我颤抖哭得像傻子

  ……

  其实啊,我想过永远不分离

  原谅我不能够陪你走下去

  ……

  酒吧里众人都脸色呆滞着看他,那被他们围绕的男子,坐在那,直着背仿佛有一种深深的悲伤,让他们感到歇斯底里的悲痛,悲伤悄悄溢上眼角却不知何时已是泪眼……

  唔!

  康南峰双手捂着剧痛的额头坐下,挥干净桌上的东西,侧头枕着双手竟是直接在上面睡着了。

  呃!

  众人一会儿惊醒,连忙扭头擦拭眼角的泪水,不约而同地想到,今晚酒吧的酒怎么有些呛鼻啊,而后都看着睡下的康南峰集体沉默,不知接下来该如何是好,都纷纷转头看向早在一旁的杜左明和路子崇,见其挥挥手道。

  “各位都散了吧,今晚的酒我请了,谢谢大家的帮忙。”

  经过刚刚那么一遭,众人都还没有从悲伤中缓过神来,那是怎样一个人的刻骨铭心的经历,那样悲伤,决绝。

  TZ道路上,犹如另外一条漫漫人生路,走在坎坷,踏进沼泽,攀登高峰,都只为了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到老。

  可,只有在路上的人才知道,这有多难。

  TZ是注定不寻常的路,跌倒有一二,深陷三四,那几近为零的胜率却也是有着社会的层层阻碍加码,沉重难行。

  要是自己呢?!

  众人在沉默中离去,剩下杜左明紧紧拉扯着路子崇的手臂,挤进他的抱里。

  “呜呜呜,子崇,我怕……”

  路子崇揽住他腰轻抚摸他的头,他知道他的害怕,柔声道。

  “怎么了?没事的,我们都一起那么多年过来了不是吗,没有什么能把我们拆散。”

  “傻瓜,别哭了。”

  “还不是南峰,九十九万粉丝的情感博主用得着那么催泪的嘛。”杜左明抬眼,控诉“还有那该死的歌,不带那么应景的。”

  “好了好了,你赶紧帮南峰包扎一下伤口,我们开车送他回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