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初夏夜谈(一)
作者:风野宗广      更新:2021-06-12 22:46      字数:2043
  回到医院的许忠良在病房门口将心情整理了下,笑容满面的推开了房门。

  晚上小军去了医院,他是在中午吃了一顿大餐后想到了许忠良,他和蒋佳杰回到学校后,其他几人回宿舍了,小军说有事就去了出租房那边,他在附近的菜场买了好些菜,在那边和许玲一起做了晚饭。

  “舅舅,你来啦”病房里,小志见小军两手拎着东西来,高兴的笑道。

  “对呀,小志有没有好好的听医生的话治病呀”小军放下饭菜,笑着回道。

  “有,我可听话了,是不是姥爷”小志转过头问着坐在床边的许忠良。

  “是,小志最乖了,呵呵呵呵”许忠良笑道,“小军,你下午没课吗”见小军和许玲一起过来,许忠良问道。

  “没有课,叔,姐夫,来你们来吃饭,我和玲姐做了好多”小军说着将饭盒打开。

  一家人站的站,蹲的蹲,说说笑笑的吃着饭,小军不住的朝许忠良和小志的碗里夹菜,“你也吃,别光夹给我”许忠良见小军没吃几口就停了筷子。

  “我中午吃的太饱了,你们多吃点”小军笑呵呵的。

  饭后,许玲催着许忠良回家休息,今晚她在这边陪着小志,“那我明早给你们带饭过来,你们就不要去食堂买了”许忠良说完就和小军走了。

  “叔,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两人出了医院朝公交车站走的路上,小军见许忠良话一直没说话随计问道。

  “呵呵,叔能有什么事情,没事”许忠良见小军看着自己,笑了笑拍了拍他下肩膀。

  “奥,你要是有什么事情,你可要告诉我啊,在南京不比家里”,小军想着是不是和孙芳有关系,好像自从上次知道孙芳去了纺织厂以后就没见过她。

  “呵呵,你个小子,跟个大人是的,好,叔知道了”,许忠良无奈的点了点头,这小子感觉鬼精鬼精的,自己就这么一会没说话,想着下午去见孙芳的事情,他就能察觉到。

  下了公交车,小军本来是打算今晚回去的,但想着忠良叔之前的表现猜测他应该有什么心事,不放心一人,他决定今晚留下来陪陪他。

  “叔,你等我会,我去打个电话”,路过小区门口的商店时候,小军想给小杰打电话说声今晚不回去,宿管阿姨查宿舍的时候帮忙掩护一下。

  “我说你现在是越来越牛逼了啊,比我还拽,还敢夜不归宿”,电话接通,小军告诉他今晚不回去,电话那头就传来蒋佳杰的调侃。

  “我叔这边有些事情啊,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改天请你吃饭行了吧”。

  “我来选地方?”。

  “行行,你来选”,小军一脸黑线,这家伙有时候让人无语的很。

  “那挂了啊”。

  “挂了吧…….”。

  “老板,再来几只冰棍,再给我半打啤酒,小军说着将钱递给了老板,初夏的南京,天气闷热的不行,喝点啤酒冷饮解解热。

  “叔,吃冰棍儿,嘿嘿嘿…….”,小军嬉笑着将冰棍儿递了过去。

  “叔不吃,你吃吧,你买这些干嘛,刚吃过饭,来快给我”,许忠良见小军手里又是抱着啤酒又是拿着冰棍儿,赶忙去接过来。

  “我给小杰打了电话说点事顺便买了点,”。

  “叔,你吃啊,不吃等会化掉了”小军见状只好自己撕掉包装纸将冰棍塞进许忠良的嘴里。

  “你这小子,怎么跟小志一样?”许忠良将冰棍儿从嘴里拿出来拿,笑着骂道。

  “嘿嘿嘿,甜不甜啊,叔”小军开心的咧着嘴笑着,自己也打开一支吃了起来。

  “甜”。

  “哇~真凉快啊,真甜,”。

  “叔,这天太热了,回去喝点啤酒解暑又解乏,你这在医院一呆就是一天一夜怪累的”。

  “这点哪算事哟,不过大夏天喝点啤酒倒是不错,哈哈哈哈”。

  “就是么,我记得我小的时候,一到夏天,我爸就去村里的商店买冰棍儿和啤酒,然后把冰棍放碗里,啤酒倒进去喝”。

  “呵呵,村里人,大夏天家家也没有空调,怎么爽快怎么来”。

  从小区到家,路上行人挺多,都是饭后没事出来溜达到,小军也是来这边几次才发现的,城里上了年纪的人晚年生活真比老家好多了啊,什么时候也能让他妈和忠良叔能过上这样的好日子啊。

  “在想什么呢,小军”两人加快脚步朝家走去,不然那冰棍儿可撑不住,有好一会,许忠良见小军静静地跟着他也不说话。

  “叔,我再想我今后也要让你过上城里人的生活,你看他们饭后啥事情也没有,日子过的多舒坦”小军望着身旁散步的大爷大妈说道。

  “呵呵,你有这份心就行了,你要让叔天天这样闲着无事,叔还不得闲出毛病来啊”,许忠良见状笑道。

  “反正你就等好吧,”小军望着许忠良那张笑脸语气坚定地说道。

  天上,皎洁的月亮镶嵌在这楼宇间,伴着路灯照亮了他们回去的路,没有老家那熟悉的小路,也没有那路两边偶尔响起的蛙声,但有的却是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互相慰藉慢慢靠近的心。

  回到家后,小军将客厅的风扇打开,随后将啤酒冰棍儿放进冰箱里。

  “叔,你去冲个澡吧,这天能把人闷死”小军将衣服撩起扇着风。

  “你今晚不回学校吗?”许忠良在卧室换上了前两天许玲在医院附近的农贸市场给买的短裤。

  “奥,不回去了,我明早再回去,等会和你喝两杯,……”小军坐在吊扇底下笑着回道。

  “那行,你先去冲个澡,叔歇歇”许忠良将小军叫去洗澡后,自己去厨房打算准备炒个花生米。

  “哇,好香啊”小军冲完澡,光着上身,擦着头发从卫生间出来,“叔,你炒什么了啊”。

  “炒了个花生米,等下好下酒,你把头发擦干啊,回头别感冒了”许忠良进厨房一会浑身上下都是汗。

  “叔,你快去冲冲,等你洗好澡,啤酒估计冰好了”小军坐在桌子前,捏了一颗花生米放在了嘴里,“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