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事如春梦了无痕
作者:风野宗广      更新:2021-06-11 23:39      字数:2228
  两辆车将一帮人带到了学校,而后蒋国华就和老何开车离开了。

  郊区的一处农庄里,两人坐在藤椅上一起喝着茶,“老何,魏翔父亲那边有什么线索没有”蒋国华抿了口茶说道。

  “目前还没有,不过那个魏翔平时为人处事比较高调,他和前妻前几年离婚也是因为在外面找了个女人,他的受贿收贿证据我正派人去收集,像他这种人要是想捞点油水真是太容易了,尤其又在那种工位上”。

  “李丽云那边查的怎么样了”蒋国华眼睛闪过精光,仰头望着远处的池塘,他不想放过他们俩人中的任何一个。

  “小杰他妈那边如果要是查了,会牵扯到你吧,”老何放下茶杯将心里的疑问说出来。

  “我会先和她离婚,后面再查吧,即使查我也不怕,你就放心吧”蒋国华对自己还是一清二楚的,工作那么多年,在这个似修罗道场一般的关系网中工作,要处处小心,处处提防,一不小心,不光会丢了头顶的乌纱帽,严重的还会蹲大牢,所以这么多年,他一直恪守心里的底线,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他心里有数。

  “那行,我先收集材料”老何瞧了眼面无表情的蒋国华叹了口气,两人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说,但是蒋国华这人的性子他是比谁都清楚啊。

  “嗯,我这边手续会尽快办的,”蒋国华将见底的透明茶壶盖打开,又重新到了一壶。

  “好的”。

  医院这边,白天,许忠良和赵永刚在照看着小志,这两天小志能靠着床坐起来了,脸色也一天比一天好多了。

  “姥爷,舅舅怎么不来啊”吃过午饭后,小志躺在床上挂着水问着许忠良。

  “呵呵,小志是想舅舅了啊”许忠良眯着眼笑着,那前两天刚修剪的胡子又长长了一圈。

  “对啊,舅舅在这能给我讲好多笑话”,小志瞪着大眼说道。

  “呵呵呵呵,你舅舅啊,在学校啊,他要上课,你看你小军舅舅是不是很厉害,考上了xx大学,小志要不要和你舅舅一样,将来考个好大学啊”许忠良边剥着橘子边蹲在床边和小志说道。

  “舅舅这么厉害啊,那我将来也要考到这里来”小志嚷着说道。

  “小志这么聪明,一会能考得上,你小军舅舅过两天就过来了好不好”许忠良将剥好的橘子塞进小志的嘴里笑着说道。

  “那~好吧”小志有些失望。

  “哈哈哈哈,你这小子”。

  “爸,你去旁边休息休息吧,小志交给我吧,”赵永刚刚从护士那回来手里拿着前两天的检查报告。

  “小志的身体怎么样了”。

  “恢复的挺好的,医生说再过些天给重新换药”。

  “奥,那就好,那行,我去外面抽根烟,你先看会”说着许忠良站起来将手里的橘子皮扔进垃圾桶朝外走去。

  站在医院的院子里,许忠良吸着烟望着墙角的绿植发呆,自从前几天和孙芳聊过以后,孙芳就彻底不回那边住了,也不知道她最近怎么样,这大城市这么多人,就怕她遇到心怀不轨的人啊,他抽着烟,在院子里四处看看,想去问问门卫大爷她的情况,即使孙芳不打算和自己在一起了,但是毕竟是从老家一起过来的,要是出了点啥事情,他的心里也觉得过意不去。

  值班室里,只有一个秃着头的大爷坐在里面,“老哥,我想问下,那个严大哥今天没来吗”许忠良边用他那浓重的方言询问,边递了根烟过去。

  “老严啊,他今天请假了”门卫见状接过烟说道。

  “那你知不知道他住在哪里啊”许忠良继续问道,“奥,我有个老家的妹子前几天被他介绍去纺织厂工作了,我想去看看她”见那门卫眼神上下打量着他,许忠良就解释道。

  “他就住在医院旁边的幸福雅苑”门卫听了许忠良的解释,看他的穿着也不像个坏人,便告诉了他,“幸福雅苑11栋301还是302我给忘了”。

  “好的,谢谢老哥了”许忠良笑着感谢道,随后就出了医院朝幸福雅苑走去。

  小区就在医院的旁边,拐个路口许忠良就看到了。

  咚咚咚~~

  “谁呀,等一下”屋内传来女人的声音,许忠良有些怕再敲错门,刚刚敲了对面一家,结果一对小情侣斜着眼说不认识姓严的,就关上了门,搞得他尴尬的不行。

  “谁啊,大中午的…….”屋内的孙芳打开了门见是许忠良,话还没说完就愣住了。

  “孙芳,你在这边啊”许忠良有些没料到。

  “老~老许,你怎么来了”孙芳显然也有些意外许忠良的到来。

  “谁啊,阿芳”屋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进来吧”孙芳见严老头朝她这边走来,便让许忠良进来。

  “奥,是老家的老许,来找我的”孙芳笑着说道。

  许忠良有些尴尬的进了房间,房间不大,东西有些多,本来不大的客厅被堆的有些拥挤,老严光着上身,胖胖的大肚子上有些体毛,下身穿着短裤正站在饭桌旁。

  “你是?”老严见许忠良有些面熟便问道。

  “我是孙芳的老乡,本来想过来问问你孙芳的纺织厂在哪边的,哪想到她就在这边”许忠良也猜到了孙芳和这个姓严的老头的关系,就直接说明来意。

  “奥,那你坐”姓严的老头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口水就进卧室了。

  “老许,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孙芳也没让许忠良坐下,就站在饭桌旁问道。

  “那个,你出来下,我和你说两句话就走”许忠良瞧着她说道。

  楼下,许忠良抽着烟和孙芳站在一起,许忠良不知道怎么开口,孙芳也不说话,她是知道许忠良来找她什么意思的。

  “你是打算和那个人一起过了是吗”许忠良平静的问道。

  “你,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孙芳低着头有些含糊其辞。

  “你不愿意说就算了,你在纺织厂怎么样?”。

  “挺好的,那边中午还供一顿吃的”。

  “行,那就好,另外和你说一声,等小志病好了,我们就回去了”许忠良望着身边花圃里的花说道。

  “嗯,我知道了,那个回去后,我妈要是问起我来,你就说我在这边赚钱了,其他的你就装作不知道”孙芳有些难以启齿。

  “我走了,”许忠良踩灭脚下的烟头转身朝小区门口走去,对于孙芳,她想要的,估计自己是没有办法满足她了,她想要过的好无可厚非,可做法实在让自己难以接受。

  (感谢大家的推荐和收藏,谢谢大家,再来一张还是之前画的,最近懒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