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一半火焰,一半凉薄
作者:风野宗广      更新:2021-06-09 01:10      字数:2283
  虽然天热,但是医院里的温度还是有些冷,到了后半夜,许忠良起身查看小志的状况,就发现小军不知道什么时候转过身,胳膊大腿都搭在自己的身上,抱着自己,这小子,睡觉还是那么不老实,许忠良笑着轻轻拿开,爬下床去看看一旁的小志,整理了下被踢开的薄被后,他轻轻地走到窗户边。

  窗外皎洁的月光洒下来,抬头望着那天上的月亮,许忠良发着呆,那平静的面容看起来有一丝愁容,可愁容过后,不知为何嘴角却上扬,带动着一圈的胡须也乱动,或许他想到了什么令他开心的事情吧。

  拉上窗帘,他又小心翼翼地爬回了床上,将小军抱在怀里,盖好毯子,静静地望着小军的脸,他用手轻轻的触碰了下小军的脸,随后就拿开了,将手放在小军的后背上轻轻的拍着,一下两下……

  第二天,小军是被尿憋醒的,醒来的时候发现躺在了许忠良的怀里,他缓慢地抬头看着还在入睡的许忠良,是那般的安然和令人喜爱,他将手轻轻的放在许忠良的脸上,抚摸着,那眼角的皱纹又比之前加深了,额头上也有些许细细的皱纹,没多做停留,他就起床了,小志还在睡着,从卫生间出来,小军看见许忠良已经坐在了床上,“叔,你起来了啊”小军笑着说道。

  “嗯,醒了,昨晚睡的还好吧”许忠良抹了把脸问道。

  “挺好的,叔,你去洗洗,我去食堂打点饭回来”小军轻轻走到小志的床前,拿起桌上的饭盒。

  “等会叔去打好了,”。

  “没事的,我去就行”说着小军拉开房门朝食堂走去。

  早上许忠良在小军摸自己脸的时候,他就醒了,这会在卫生间,他望着镜中的自己,抚摸着自己的脸发着呆,似乎没啥感觉,我这是怎么了…….

  小军丛食堂回来的路上看到了孙芳,孙芳站在门卫室门口和那天他看见的那个胖大爷在说着什么,她怎么在门卫室那边?不是去上班了吗?

  回到病房,见许忠良蹲在窗户边在抽着烟,“叔,我刚在门卫室那边看到孙姨了?”小军将饭盒放在床头柜上小声说着。

  “你确定是她吗?”,许忠良掐灭了烟说道。

  “是的,应该是她,”。

  “奥,那我过去看看,小志要是醒过来,你帮他洗刷一下”,许忠良说着朝外走去。

  “奥,好的”。

  半个小时后,许忠良丛外面回来,小军正坐在床边给小志读漫画书,小志刚醒一会,处理过卫生后,两人就等着许忠良回来一起吃饭。

  “”叔,孙姨呢?”,小军见就他自己一人回来就问道。

  “奥,她去上班去了,你们怎么不吃饭啊!”许忠良笑着把话题岔开。

  “等你呀,姥爷,”小志躺在床上瞅着许忠良说道。

  “哈哈,我大外孙这是心疼姥爷呢!”说完两手捧着小志的脸说道。

  “好了好了,赶紧吃饭吧,”许忠良打开饭盒说道。

  三人有说有笑的吃完了早餐,期间医生护士来巡视了一遍病房,询问了些小志的饮食问题,没啥问题就走了。

  “爸,小军怎么样,昨晚没事情吧”赵永刚和许玲8.30的时候过来轮换许忠良。

  “没事,挺好的,医生刚刚也过来了一遍,没啥事情”许忠良在窗口说着。

  “那你们回去休息休息,另外,爸,要是没什么事情,要不过几天你回家吧?小志这也稳定了,要不了那么多人,我和永刚在这边就行了”许玲昨晚和赵永刚商量了一下,想让许忠良早点回去。

  “急什么,小志这做完手术还不到10天,我回去也没啥事情,”许忠良蹲在椅子上说道。

  “家里水稻不是还没种下么,现在回去还能赶上,不然再晚就种不了”。

  “你嫂子不是打电话过来说过她帮忙种了么,啥记性”。

  “啊,我给忘了,呵呵……”。

  “小军,咱回去吧”许忠良在窗台掐灭了烟头对小军说道。

  “叔,走,我们去这边的菜场买些菜去,中午我给你露一手”到了小区门口,小军拉着许忠良朝旁边的菜场走去。

  “呵呵,你还会烧菜啊”许忠良丛医院出来心情就不太好,小军能看的出来,路过门卫室的时候,他朝里面瞅了两眼,那个胖大爷躺在椅子上似睡非睡的,头一点一点的,不知道昨晚上哪干坏事去了。

  “当然啦,我之前在家都是我妈做,我都没机会,哈哈”小军笑着朝许忠良身边靠了靠。

  这两天天晴,初夏的天空美的很,白白的云彩漂在天上,就像那动画里似的,令人心情舒畅,“叔,你看这两天天多好”小军指着远处的天空说道。

  “是啊,一直下雨,这两天终于放晴了,”许忠良随着小军手指的方向往远处望着。

  两人回来的时候手上拎了不少菜,“叔,你去补个觉吧,昨晚你肯定起来好几趟没睡好,等饭做好了我喊你”,小军将菜放在厨房后,对许忠良说道。

  “那叔去打个盹,辛苦小军了啊”许忠良笑道。

  “不辛苦……”

  回到卧室,许忠良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却久久未能入眠,早上在门卫室见到孙芳的时候,孙芳和门卫老严不知道在说啥两人靠的很近,看见他过来了,孙芳就立马往边上站了站,“老许,你来了啊”孙芳面露难色。

  “孙芳,你过来下,我有话和你说”许忠良神情肃穆。

  孙芳跟着许忠良走到医院外,“孙芳,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许忠良点了颗烟问道。

  “什么怎么想的,”。

  “你确定要留在这边工作吗”。

  “对啊,呆在老家种那几亩地啥时候是个头?”。

  “那你是打算在纺织厂一直干下去是吗?”许忠良有些生气的问道:“你对他了解嘛,你才来南京不到10天,他就给你介绍工作,他什么样的人你知道吗?”。

  “老严人挺热心的,我也留着心眼呢,说的我好像缺心眼是的”,孙芳撇了他一眼反驳道。

  “你……算了,随你吧,既然你打定主意在这边了,那我也不强求了,你和你妈说过吗,打算留在这边?”许忠良有些无奈,前几天,孙芳和他一起照顾小志的时候,有事没事就朝门卫室跑,算了吧,人各有志。

  “说过了,我前两天打的电话,那个,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有时间我来看看小志”孙芳转过头面无表情地说着。

  “嗯……”

  哎~~~,许忠良翻了个身,望着窗外的天空发着呆,厨房里炒菜声隐约传来,楼下不知谁家的孩子在外面踢着足球,声音从窗外传来,周围的一切和自己的内心显得那么的冲突,但不知什么时候,轻微的呼噜声竟然渐渐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