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金陵记事(一)
作者:风野宗广      更新:2021-06-05 00:14      字数:2001
  晚上7点多,许忠良他们终于到了,小军和许忠良对视了一眼,两人都不知道如何开口,见医生过来抬担架,许忠良慌忙低下头帮忙抬起了担架,医院医生接过小志并迅速安排检查。

  许忠良旁边的那个略显微胖的女人应该就是他的对象吧,小军看见了孙芳,那刚看见许忠良时激动的心一下子跌入谷底,忠良叔终究还是告诉了自己他的选择。

  “小军,谢谢你啊”许玲和赵永刚见孩子被推进检查室时,几人才有了时间说起话来,听许玲那嘶哑的声音,小军就知道她的心里有多着急。

  “玲姐,你跟我还客气,小志也是我的外甥,遇到这种事情我也不能坐在一边不管,”。

  “小~小军,叔,谢谢你啊,让你费心了”此时坐在医院走廊长椅上的许忠良搓着双手开口道。

  三个多月以来,许忠良第一次和自己说话,内心说不激动那是假的,可眼下的轻重缓急,小军还是懂得。

  “叔,你怎么也这么客气啊,主要是小杰帮忙的,没有他,我自己真没这实力,”小军说着指着身旁的蒋佳杰介绍道,“叔,玲姐,姐夫,这位是我同学蒋佳杰,”。

  “佳杰同学,谢谢,谢谢你啊”许忠良双手握住蒋佳杰不住地感谢道。

  “对,谢谢你,要不是你,我们真不知道怎么办”赵永刚也在一旁附和着。

  “呵呵,叔叔,你们客气了,只要能治好病就好了,”蒋佳杰边客气说着,边说些鼓励的话安慰着许忠良。

  “小杰,你在这陪下他们,我去买点饭过来啊。”几个人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等待着医生的检查,小军想道忠良叔他们没吃饭便和蒋佳杰嘱咐道。

  “小军,不用买,我们都不饿”许玲劝道,她实在是没什么胃口,也没什么心情吃饭。

  “家属,谁是家属”许玲话音刚落,医生便喊了起来。

  “我是,我们都是”许忠良他们一听声音,立马站了起来。

  “是这样,刚刚我们检查了一下,患者目前昏迷主要是头部这个位置里有一小块血块导致的,还有就是内脏也有些损坏,我们几位专家讨论下来,需要立马手术”医生带着口罩,手里拿着检查报告认真地解释道。

  “那~那医生,手术后能好吗,有没有风险?”赵永刚当即问道。

  “这个不能给你准确的答应,只要是手术都有风险,不过你也放心,给患者手术的都是国家这个领域专业的医生,”医生说着把一张手术同意书交给赵永刚,“你们抓紧看下,要是同意手术就赶紧签字,患者这情况不能拖太久”。

  “好,好的,谢谢你,我们商量下”赵永刚接过同意书,感谢道。

  “签吧,赶紧签,不能耽误了”许玲边流着眼泪边催促道。

  “那医生,这手术要多少钱啊”赵永刚忽然想起来还没问手术的费用。

  “大概2万左右,”医生说道。

  “不管钱多少,手术也要做”许忠良催促着,两万块对他们来说很多,但是再多的钱也要治疗。(那个时候的两万块可以在城里买一套房子了)

  签好字后,小志就被几人推进了手术室,许玲,赵永刚,许忠良都哭了,这么点的孩子要做这么大的手术,还不知道这最终的情况是好是坏,两家就这么一个孩子,这可是要了许忠良的命了。

  “小志啊,我的好外孙,你一定要坚持住啊,你是最勇敢的孩子”望着手术室的门一点点被关上,许忠良含着泪哭喊道。

  “叔,叔,你坐会,小志肯定会好的,这给小志手术的都是专家,他们非常专业,那么多年遇到很多这种手术,你放心吧”一旁的小军从没见过许忠良哭过,此时他的心犹如针扎般疼痛。

  “就是的,叔,玲姐,你们放心吧,这些专家可厉害了”蒋佳杰也跟着小军安慰道。

  “佳杰,谢谢你,谢谢你了”许玲蹲在椅子上,一手抹着眼泪,一手握住蒋佳杰说道。

  手术室的灯亮了起来,几人的情绪也渐渐地平复下来,孙芳坐在椅子上,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紧紧跟着许忠良,时间一分一秒都流逝,“爸,我先去交钱啊,刚刚医生也没要我们先交钱,估计他们是忘了吧”赵永刚想起口袋里的缴费单说道。

  “对,你先去交钱,你带了多少?”。

  “我带了1w2,剩下的,我回和医院说声,晚几天我给补上”赵永刚从身边拿起书包朝交费处走去。

  “我存折上还有5k,你嫂子明天给转过来,凑一凑,再借一些应该差不多”许忠良盘算着,自己家里现在就5000多点,一辈子修车,也没落下多少家底啊,哎~

  一旁的小军知道,这肯定是蒋国华事先和医院打过招呼了,不然医院哪会忘记,自己想帮助忠良叔,可目前自己除了上次做家教挣的400多块钱,实在是没钱,上哪去弄这剩下的钱呢?

  手术室的门口时间是漫长和煎熬的,许忠良一会来回踱着步,一会坐在椅子上,一会跑到窗户口抽根烟。

  “小军,你在这陪他们,我去买点饭来吧”蒋佳杰说道。

  “我和你一起去吧”小军这光想着怎么弄钱,把忠良叔他们的晚饭给忘了。

  “佳杰,小军,不用买,我们不饿”许玲挤出一丝笑意对着他们说道。

  “不用买,小军,你们有心了,叔不饿”许忠良也劝道。

  “买点吧,从中午到现在都还没吃呢,饿死了”孙芳在来南京的路上就饿的不行,干了一天的农活肚子早就饿的直叫,手术前小军提到买饭,她就饿的不行,碍于大家都说不饿她也不好意思张口,现在小志在手术,她想应该没啥问题了吧。

  “我去买吧,小军,你在这陪他们”说着蒋佳杰朝外走去。

  (作者不是学医的,对文中提及的医学知识要是有问题,小伙伴可以提出来,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