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清幽阁
作者:风野宗广      更新:2021-05-24 22:31      字数:1941
  “叮~~”电梯来到了15楼。

  “先生,你好,”服务员站在电梯门口弯腰道。

  “你好,1501房间”蒋佳杰说道。

  “好的,您这边请”服务员抬手领着他们朝房间走去。

  1501室,清幽阁三个大大的楷体字镶嵌在中式窗花中,显得古朴大气,还没走近,就听到来房间内传来的阵阵笑声。

  蒋佳杰推开了门就朝里走去,小军紧紧跟着,绕过隔断,走进了房间内。

  “小杰,你跑哪去了啊,大家都在等你”衣着红色呢绒大衣的妇女,面露富态,有点责备的问道。

  “妈,你们还等我啥,我去接了我的同学,”蒋佳杰边说边脱掉外套,开着空调的房间里温度有点高。

  “阿~阿姨,你好,我是佳杰的同学,叫张小军”小军站在一旁,有点紧张的问候道,一屋子的人,都朝他看过来。

  “奥~对了,小军,我给你们介绍介绍,来你先坐”说着蒋佳杰将小军拽带身边的座位。

  “你好,小军,我是小杰的妈妈”一旁的蒋妈笑着回应道。

  “旁边的是我爸,”蒋佳杰指着对面的座位上介绍道。

  “叔叔,你好,我是小军,这次突然前来,多有打扰”小军望着眼前这个长着一张白皙的国字脸,浓浓的眉毛下,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下巴上刮去胡子的地方有些铁青,衬托着那白皙的脸显得温和又不是庄重的中年人说道。

  “呵呵,你好,小军,欢迎你来参加小杰的生日,快坐”蒋爸笑着对小军说道,那不大不小的嘴角向上翘着,带动着头顶浅浅的皱纹微微促成一团,浓密的头发三七开梳着。

  小军不知不觉间就将眼前这个男人扫了一遍,觉得佳杰的父亲身上有着说不出来的气质,不是当大官就是做大生意的吧,他心里暗暗想着。

  “好的,谢谢叔叔”小军嘴角眼角不自觉的弯着,笑着回答道,那从心底发出的笑或许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吧。

  “小军,这位是我二叔,你别看他人高马大的又胖,看起来很凶,但是人很好”。

  “你这小子,欠揍是不是,”说着就抬起胳膊要佯装要打过去。

  “哈哈哈哈,开玩笑,开玩笑,二叔你别生气”。

  “你好,小军,”蒋佳杰的二叔转过脸笑着和小军打声招呼。

  “二叔,你好,”小军电台笑着。

  一桌介绍下来,小军额头的汗也冒出来,这一大桌,二十几口,不是他爸的朋友,弟弟,就是他妈这边的朋友家人,小军小心的将外套脱下来,放在椅子上,安静的坐着。

  “大家开动吧,要不是等这小子,早就开始了”蒋父张罗着。

  一声令下,大家就开始了推杯换盏,席间小军就安静的坐在位子上吃菜,偶尔有人来找他喝酒,他也礼貌的站起来和人家应酬着。

  “小军,你别那么拘束啊,该吃什么你直接夹,”趁众人互相敬酒期间,蒋佳杰对小军说道。

  “我回去在找你算帐”小军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埋怨道。

  “哈哈哈,”蒋佳杰知道小军怪自己,变笑着打岔道。

  菜吃了一大半,蛋糕就推了出来,大家也就意思意思吃了一点,服务员就把蛋糕放在了一边,爱吃甜食的小军本来吃完还想再来一块,见大家都没有要吃的意思,自己也就放下了叉子。

  望着一屋子西装革履打扮时髦的人,再看看自己,就觉得与人家有多大的差距了。

  他安静的坐在座位上,佯装漏出丝丝笑容,期间蒋父还过来和自己喝了一杯酒,惹着小军一时半会心还是无法安定下来。

  近距离和蒋父碰杯,他感觉到了对方一抹因为喝酒而有点发红的脸上,笑意正浓的望着自己,可自己却不知为何不敢正眼去盯着对方,

  “小军,你好,我经常听小杰说他在学校里有个好兄弟,学习特别好,感谢你来参加他的生日聚会”蒋父面带微笑地和眼前这个略带有羞涩的年轻人说道。

  “叔叔,您过奖里,小杰学习也很好”小军紧张的说道,他能感觉到从对面呼出的酒气,鼓鼓酒气伴着房间的暖气向自己袭来,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脑袋一阵眩晕。

  眼前这个男人看上去和忠良叔年纪差不多大,但是面色姣好,白衬衫紧扣在西服裤子里,匀称的身材下更衬托着与众不同的气质,小军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在蒋父转身的时候打量了起来。

  一顿饭,吃了差不多3个小时,觥筹交错,望着满满一大桌好多没吃完的菜,小军感概啊,有钱人真的是不一样啊。

  回到学校的时候天快要黑了,本来蒋佳杰想让人送他回来的,可小军还是拒绝了,自己搭着公交车回了学校。

  “这小子真是深藏不露啊,平时大大咧咧的,以为他吹牛来着,没想到啊,没想到,”小军暗自感叹一声,从他家人的着装和选的酒店就看出来了,自己和人家不是一般的差距。

  伴着天边落下的夕阳,小军走在校园的小路上,路两边高大粗壮的树木虽然没有了树叶,却也遮挡住了一部分的夕阳,偶有几只不知名的小鸟飞过,留下几声鸟叫,伴着那西边的落日,显得如此的凄凉。

  “小军同学,下次有时间来家里玩”临走时,蒋父对自己说的话,萦绕在小军的耳边。

  佳杰的父亲看着一脸严肃,但是和自己说话确是挺温和的,他边走边想着。

  身边的同学急匆匆地从他身旁路过,似乎有什么急事在等着,他慢慢的走着,时不时的抬起头,看着远处露出树丛间的屋顶发着呆,“忠良叔,你现在过的还好吗?”。

  寒风吹来,他紧来紧领口,双手插在口袋里,快速的朝宿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