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离开
作者:风野宗广      更新:2021-05-16 23:45      字数:1817
  从那天晚上回到家后,接连几天,他都呆在自己的房间,除了吃饭以外,孙珍荣问他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小军都以前几天吃多了,和叔叔伯伯家的几个兄弟姐妹疯过头了为由,想清静清静,孙珍荣见他拿着书蹲在桌前也就没再说什么,兀自忙去了。

  手上的《平凡的世界》自己看了两三遍,在学校图书馆看见的时候,他还是给借了回来,尽管他手碰着书,眼睛盯着书,但是脑子里想的还是许忠良,当天晚上回来的时候,他躲在被窝里哭了大半夜夜,他想不通忠良叔对自己的种种态度和言行,为什么这么狠心,连一点机会都不给自己,他哭完了又哭,人哭累了,衣服哭湿透了,心也哭碎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孙珍荣问他怎么眼睛红肿红肿的。

  “我昨晚看书看太晚了,又喝了好多水”。

  “以后别熬夜,睡前喝那么多水干嘛”孙珍荣责怪道。

  “知道了”。

  从这天起,小军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家里,要么看书,要么看看那大块头的电视,孙珍荣见他这几天都窝在家里,就拉着他去外面找人聊聊天,被母亲推着出去后,小军也只是往村后的河那边走去,冬季的广河边,安静多了,空旷的河面上,早已经结上厚厚的冰,西北风似乎比村子里大的多,一阵风吹过,紧了紧他身上的衣服,缩着头,沿着河边慢慢的走着,看着。

  河对岸,大片的麦苗仿佛被年前的几场雪滋润以后此刻显得更加青翠欲滴,狂风吹过,麦苗被压弯了腰……

  他走到河边,一只脚谨慎地踩在冰面上小心的踩了踩,见冰面没有反应,感觉挺厚的,另一只脚也小心翼翼的踩了上去,等了一会见没有动静,他才慢慢挪动身体,小幅度的在河边的冰面上走着,没敢往河中间去……

  不知待了多久,脚越来越冷,似乎都没了知觉,他才赶紧上岸,朝家的方向走去……

  元宵节过完,小军就准备返校了。

  他是提前去的,按照他之前的计划,是打算年后和许忠良一起去周边转一转,然后再返校的,可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让他不得不改变计划。

  后面几天他和高中几个同学一起吃了个饭,大家都在分享着大学的生活,饭桌上大家吃吃喝喝的,偶尔说上几句话他也是提不起精神来。

  他觉得自己自从被许忠良拒绝以后,整个人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来,他要提前回校,希望能在开学之前尽快调整好自己的情绪。

  “妈,少拿点,那么多也吃不完”头天晚上,孙珍荣在给小军收拾行李,准备了一大堆吃的。

  “吃不完和你同学一起吃,给他们也分一点”。

  “叔,我明天就走了,希望你结婚后日子能幸福些,生活过的安稳”,小恩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说道。

  第二天一早,他五叔就骑着车载着他去镇上的车站去了,他买了最早一班的火车,这一次孙珍荣显然没有因为分开而痛哭,只是不停的叮嘱他,让他照顾好自己。

  坐在火车上,轰隆隆的声音不断响着,周围找到座位的,没找到座位还在找的,卖吃的服务人员,似乎都在大声说着话,他静静的坐在窗前自己的位子上,仿佛周遭发生的一切他都没注意到,望着窗外渐渐远去的月台,他红了眼眼睛,酸了鼻头,“叔,我走了,我会努力把你忘记,然后好好生活的,也希望你过的幸福………

  许忠良这边,一大早他就起来了,打算今天收拾收拾家里,前几天在媒人家里他见了个女的。

  那个女的叫孙芳,比他小七岁,43岁,有一个女儿已经出嫁,一个儿子还在读初中,和他前夫离婚两年了,长的微胖的身材,白皙的瓜子脸上,一双眼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脸上有一点点雀斑,虽然涂装抹粉的,但还是能看到他眼角的皱纹和以及嘴角边上的法令纹。

  据她说,她男人结婚头几年还挺正干,后来有了两个小孩后,不知怎么开始染上赌博了,赌赢了,就买这买那给娘仨吃喝,赌输了回家就喝的烂醉如泥,然后打她,最后自己实在没办法,她才决定离婚的。

  听着孙芳边说边抹着眼泪,旁边的媒人也是一阵唏嘘,替她不值,许忠良就安慰她日子要向前过,以前的事情就不要想了。

  许忠良也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她,大家互相聊了聊,中午许忠良就从媒人家离开了,当天下午媒人就来找他,告诉他孙芳对他很满意,看上了他这个人,只要对她好就行。

  问许忠良什么意思,许忠良是没想到那么快的,这种事情最起码也要好好考虑一下,对于这个女的,许忠良觉得这个人看上去还行,但是具体人品好不好,两人性格合不合,见一面谁也不知道,不了解。

  于是他让媒人捎话,就说两人先相处几个月,看看性格是否合适,合适的话就在一起,不合适的话这在一起了两人都遭罪,媒人笑话他还学年轻人那一套,先谈恋爱再结婚,他说是为了双方着想……

  媒人走后,许忠良就蹲在厨房门框边,他铮铮的盯着地面,抽着烟,沉默不语,谁也不知道他此刻在想些什么,只能从他那微皱的眉头上才发现一丝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