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这年过的
作者:风野宗广      更新:2021-05-15 01:12      字数:1547
  许忠良家,小军给他送东西的时候,他是看到的,本来他是在门口扫雪的,远远的就看到低头走路的小军朝这边走来,他立马跑回家将大门关上,躲在院子的厨房里,许忠良的内心即愧疚又无奈,他想让小军能渐渐的忘了对自己的那种情感,这样的事情自己活了大半辈子真是没有遇到过,但是又怕总这样躲着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他着实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怎么就这么难哟”许忠良双手抓着头发,胡乱的拍打着。

  听见门外吱吱的声音,许忠良仰脸闭上了双眼,叹了口气,“小军哟,小军,你咋会喜欢上我了哟”许忠良喃喃自语。

  他打开了大门,地上放着一大海碗水饺和一袋东西,看着这些东西,许忠良叹了口气,将东西拿进了屋子里,随手拿出了柜子里的酒,酒盅,放在饭桌上,一杯酒,脖子一扬,闷了下去。

  万家灯火,鞭炮声响,家家在这个时候都开始团聚了吧,往年这个时候都是小军先在家吃一点,然后在跑到他家吃点,陪着他度过的,而今孤单一人,一边吃着水饺,一边喝着闷酒,仿佛那屋外的世界都和自己无关,旁边锅炉上的水壶冒着热气,发出咕噜噜的声音,仿佛他们也要加入这一场声音盛宴,不遗余力地叫着嚷着,为节日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

  香烟点起,烟头处的火星一闪一闪的,烤着他那因常年修车粗糙不已的手指,似乎喝的有点快,脑袋开始渐渐发懵。

  “叔,我给你表演个陈佩斯朱时茂的小品吧,”说着小军学者电视里的样子,两手叉腰,演了起来。

  “哈哈哈,别说你演的还挺像……”许忠良边看边笑着。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我这演技,将来肯定是要红遍全国的”小军仿佛还没从小品中跳脱出来,叉着腰,声情并茂的仰着头说。

  “哈哈哈……哈哈哈……”。

  “嘿嘿嘿,叔,像不像,我演的像不像’’ 小军手拽着许忠良的胳膊质问道。

  “像………像……非常像”许忠良肚子笑的都痛了。

  恍惚间,往年和小军一起过年的场景,仿佛就在此刻,就在这间屋子里,如过电影般还在上演着……

  村子里的马路上,鞭炮声不绝于耳,孩子们穿着厚重的棉袄,一个个似那小马达一般疯跑着,那身上脏的哟,真是没眼看,雪水,泥巴,鼻涕,回家之后是肯定免不了一顿混合双打的,不知谁往人群中扔了一个点燃的炮仗,那燃烧的捻子,呲呲作响,吓得周围的大人小孩四处逃窜,“啪”的一声响刚落下,叫骂声哄笑声就喊了起来。

  “哪个狗日的眼瞎,被我逮到非不揍死他个狗日”。

  “狗日的,吓死老子了”。

  “哈哈哈哈哈………”。

  “快跑,那边还有一个”……

  这入夜的村子里,一年到头,似乎也只有今天,大人小孩都会敞开了嘴巴没心没肺的哈哈大笑着,似乎谁都不吝啬自己的笑声,那阵阵笑声穿过人群,直冲云霄,势要和那响彻九霄的鞭炮声比个高下。

  天不知道黑了多久,在马路上呆了一会的小军就回家了,往年他还会陪着忠良叔一起玩闹着,可今夜他又将如何度过呢,蹲在床上,怀里盖了两床厚厚的被子,小军胡乱想着。

  他从书包里拿出了一本书,打开书,一朵被压扁的花嵌在中间,仔细看,原来是那朵玫瑰,今年夏天忠良叔送他的那朵玫瑰,此刻已经成了书签,打从送给他的那刻起,他就打算要一直带在身边,那胖胖的小手,抚摸着那早已干枯的花朵,有那么一瞬间,感觉它依然闪着露水。

  “你曾送我那朵玫瑰,感觉依然闪着露水”,那双大眼里不知何时蓄满了泪水,滴落在书本上,“啪嗒~啪嗒~”伴着墙上的钟声一滴一滴的落下。

  “叔,你现在在做什么,你有没有想我,叔,我现在可想你了”,小军把书合上放在书桌上,将自己蒙在被子里,自言自语道,那委屈的表情要是让许忠良看到了,估计也会心痛不已的吧。

  “小军,小军,叔对不起你,叔不是有意躲着你的,叔实在是没办法,叔给不了你幸福,你想要的那种幸福是世人所唾弃的,叔不想看到你以后的生活是在被人厌恶和唾骂中度过的,”喝醉了的许忠良和衣躺在被窝里,不知道是酒话,还是在做着梦,说着梦话。

  “小军,希望你能理解叔的心意,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