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告别
作者:风野宗广      更新:2021-05-12 23:21      字数:2262
  第二天一大早,小军就醒了,昨晚姐姐一家过来,加上忠良叔送的礼物让他激动的很晚才睡。

  “小军,抓紧起来,”他是被孙珍荣给喊起来的,一脸睡意的小军嘟囔着嘴磨蹭着穿衣起床。

  “舅舅,舅舅,你陪我玩啊”小军正在刷牙,3岁的的小外甥就跑过来找他。

  “好呀,舅舅陪你玩”小军喜欢这个长的胖呼呼的小外甥,可爱又懂事,跌倒了还不哭,招人喜欢……

  忙了一天,他和姐夫在院子里撑起雨布,搭了个凉棚,从三伯家五叔家借了桌子凳子和一些碗筷,也都放好,就等客人来了!

  傍晚的时候大家都陆陆续续的到了,当然还有许忠良,他买了一挂鞭炮,刚到小军家门口就放了,外面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院子里热闹的吃饭喝酒吆喝声,在这偏远的村庄里显得那么的耀眼闪亮。

  推杯换盏,小军发着烟,给长辈倒着酒,厨房里孙珍荣和婶婶们在忙着炒菜,好一场热闹的景象。

  这一顿饭整整吃到了晚上9点多,长辈们也都喝多了,东倒西歪左摇右晃的回去了,许忠良喝醉了,平时本就喝的不多的他今天替小军开心,喝起来也就没了谱。

  小军搀着许忠良往家走着,“叔,你知道不,我过两天就走了,我最舍不得就是你和我妈,”小军说着话,他知道许忠良应该是听不见,不然他也不敢这么大胆,将自己心里的想法说出来。

  “恩~~小~军 你~~你说啥”许忠良醉着酒,说的话都囫囵吞枣似的。“叔,你在坚持下,马上就到家了”小军一只手环抱着许忠良的腰,另一只手抬着她的胳膊放在自己的脖子上,往上提了提,怕许忠良栽到地上。

  “叔,打我记事起,你就叫我好好学习,我生病了你背着我回家,我没钱买零食,你给我锅巴吃,我被其他同学欺负了,你给我撑腰,我上初中家里没钱给我买校服,还是你当时淘掏了钱给我买的,这些事我都记得,”小军抬头望着天上那皎洁的月亮说道。

  “叔,谢谢你,我喜欢你”,小军像是在像自己心仪已久的人告白是的,说了一大堆话。

  “恩~恩~”此时的许忠良不知道是喝醉了还是听到了什么,他耷拉着脑袋,不知道在说什么。

  “呼~~叔,看你这体型也不胖啊,怎么这么重,”小军踉踉跄跄的将许忠良放在床上,脱掉他的鞋,又打了盆凉水给他浑身擦了个遍,包括下面,小军擦的时候,心是跳的砰砰的,仿佛心脏要蹦出来,咽着唾沫,翻滚的喉结,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擦下面,就鬼使神差的这样做了。

  带着好奇?或许是吧,他只知道当那片风光呈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他的脸是滚烫的,拿毛巾的手都是颤颤巍巍的,那平静的风光就和这夏日的晚风一般,让人如此渴望又激动。

  有如魔力一般吸引着人要一窥究竟。他擦了两下,赶忙将裤子给他提上,因为此时自己的那片风光也早已如怒目的金刚一般!

  他努力的让自己平复下来,在盆里拧了一把毛巾,就把水端出去倒掉了。

  平躺着的许忠良发出微微的鼾声,月光透过那床边的窗户照下来,洒在了他的身上,张小军坐在床边,望着那铺满月光的脸上犹如镀了一层金光的英俊的脸,不禁俯下身吻了下去,软软的,有一股酒香和烟的味道,嘴巴的胡须扎的他的脸痒痒的,他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只此一下,就让他觉得床上的男人是那么的魅力无穷,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在自己读过的书中,他觉得这个男人就像那小说里的主人公一样,坚毅,隐忍,虽然生活给他们带来了无数的困难,但是他们从不抱怨命运的不公。

  小军呆坐在床边,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

  窗在万籁俱寂,他将一旁的毯子盖在许忠良的身上,慢慢的走出了卧室。

  9月初。小军收拾好了行李,要去上学了,他没有让孙珍荣陪着,大早上,孙珍荣情绪就不太好,儿子要走了,心里还是难过,许忠良也是如此,从小看到大的小子就要去上大学了,他是既难过又开心。

  “妈,我走了啊,你在家要好好的,有什么事情,你就去村长家给我打电话,我到了后就打电话给村长家,告诉你电话号码”,小军牵着孙珍荣的手心情低落。

  “嗯嗯,你到学校里好好学习,和同学处好关系,不用操心我,有什么事情你打电话来”孙珍荣抹着眼泪说道。

  “好了妈,我又不是不回来,别哭了昂,我这是去上大学,以后赚钱了让你享福来着”小军边用手指抹去她脸上的泪水,边说道。

  “就是,嫂子,小军是去上大学的,放假还回来”一旁的许忠良说道。

  “叔,走吧,”小军将双肩包背在身上,转身坐在了三轮车边,其他行李已经放在车上了,许忠良借了辆三轮车,他要送小军去镇上去坐车。

  骑行在河岸边的马路上,两旁的杨树叶被清晨的风吹的左摇右晃,仿佛在和小军告别,远处的河水在清晨的薄雾中显的那么多安静,像一位垂暮的老人静静地蹲在那里。“叔,我这突然离开家,心里还是空荡荡的”小军对许忠良说道。

  “是呀,不管是谁都会难受的,”许忠良边用力的蹬着车子,边感慨道。

  “叔,你在家要好好的啊,有什么事情你打电话给我啊,你修车铺旁边的商店里有电话,你自己在家要照顾好自己”小军难过的说道。

  “呵呵,你放心,你自己在外面人生地不熟的,要和同学老师好好相处,不惹事,不怕事,有事情就给叔打电话”。

  “放心,叔,我记住了”。

  一路上两人的情绪很低落。

  到了镇上,许忠良买了些吃的给小军让他火车上吃,来到街口等着开往县城的公交车,许忠良将行李箱搬下来,将一大堆的零食塞到小军的手里,“小军,路上注意安全,到了之后给你妈打个电话”许忠良拍着小军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叔,我舍不得你和我妈”小军听着许忠良叮嘱,抱住了他。

  “傻小子,儿女情长的,你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许忠良拍了拍他的后背。

  不一会,公交车来了,许忠良将行李箱给搬到车上,“叔,我走了啊,”小军坐在车上,打开车窗挥着手望着窗外的许忠良说道。

  “路上注意安全啊,小军”

  车子开动了。望着远去的小军,许忠良却还在挥舞着双手。

  两旁的景物在向后奔跑着,忠良叔的身影越来越模糊,越来越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