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们的世界
作者:风野宗广      更新:2021-05-28 07:57      字数:1954
  张小军回到麦地的时候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

  “妈,这一趟你跟我回去,估计还有一趟就拉完了,你回去做晚饭吧,忠良叔早上发烧了,身体好像不太舒服,”。小军边说边往车上扛麦穗。

  “行,我等下和你一起回去”。

  张小军风风火火地拉完了麦子,还没来得急休息片刻,就把孙珍荣做好的饭菜盛好往许忠良家赶。

  “你慢点,瞧把你急的,也不歇一歇”孙珍荣看着儿子飞快的背景喊道。

  “没事,我不累,妈,你先吃饭,别等我了,饿了一下午了”张小军转头回道。

  “叔,叔,吃饭了~~”小军刚到许忠良家门口,就喊了起来,那急切的声音仿佛让他忠良叔多等一会都会饿着他,在卧室躺了一天的许忠良这会没有了睡意,身体也好了许多。

  “叔,好点了没有,”小军推开卧室的门,将饭放在桌子上,一大碗大葱炒鸡蛋,一大碗四季豆烧猪肉,一碗小米粥,两个馒头。

  “叔,你抓紧吃点,多吃点,明天早上应该就好了”小军蹲在凳子上对许忠良说道。

  “还专门来送饭,叔这都好的差不多了”。

  “没事的叔,顺手的事,你赶紧吃”小军笑嘻嘻的说道。

  “来跟叔一起吃,叔吃不完,你看你弄这么多菜。”

  “叔,我吃过了,你赶紧吃吧”小军拿起一个馒头递给了许忠良,笑着回答道。

  “来,再吃口鸡蛋”说着许忠良夹了一大块鸡蛋送到小军嘴前。“来,张嘴”许忠良笑着说道。

  “奥~奥~”小军连忙张大嘴巴,一大口鸡蛋,金灿灿的着实香的不行。“叔,你赶紧吃,我都吃过了”小军边嚼着鸡蛋边说道。

  “你这臭小子~~”

  “嘻~嘻~”小军笑着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许忠良望着眼前这个蓬头垢面的傻小子笑着骂了一句,他知道小军还没吃饭,估计是刚拉完麦子就给自己送过来了。

  “嗝~~”哎呀吃的好饱,两碗菜,两个人分着吃的,你一口我一口,小军吃的很满足,看着眼前这个下巴嘴上都是胡茬的男人,那大大的眼睛,仿佛自己的胃口在这酷暑天都好了很多。

  “叔,你等会啊,我给你打点水来,你擦一擦身子,”小军边收拾着碗筷,边对许忠良说。

  “不用了,叔这会好多了,身体活泛了不少,叔自己来,你赶紧回去洗一洗早点休息吧,你这割了一天的麦子”。说着许忠良站了起来,身体比中午轻快不少。

  “那行吧”小军悻悻的回答道。

  “叔,我明天去给你家割麦子,你这一人不知道啥时候割完”小军笑着和许忠良说道。

  “不用,你家明天还要打麦子,你帮你妈就行,叔这边一天就割完了”许忠良忙摆了摆手。

  “明天我三伯和我五叔来给我妈帮忙,他们两家前天麦子就打下来了”小军回应道。

  “就这么说定了啊,我走了,”小军说完,拿上碗碟就跑走了,好仿佛怕他忠良叔不答应,就来个听不到就当答应了的计策。

  看着小军那火急火燎的背景,许忠良笑着,广河村里和小军差不多大的小孩有十几个,只有小军喜欢粘着自己,这个臭小子打小就和自己有缘啊!

  第二天,小军早早的就出发去许忠良家了,却发现他家大门锁着,

  “估计忠良叔去麦地了吧” 一边想着,小军迈开腿,朝村子南边的麦地跑去。

  老远就看到许忠良弯腰在割麦子。“叔,叔”小军擦了把脸上的汗水,朝许忠良跑过去。

  “你这小子咋来了”许忠良听见喊声,转过头。

  “叔,你啥时候来的啊,怎么割那么快啊”张小军见小麦被割了一小半,疑问道。

  “三点钟就过来了,早点来割不热,不然下午太热了,你家今天打麦子,赶紧回去帮你妈,我这自己一天就弄完了”。

  “我三伯和五叔今天来帮我妈,没事的,我妈让我过来帮你的,嘿嘿……”。

  “你这小子…….”

  “叔,我们俩争取中午时候把它割完”张小军急忙打断了他的话,怕他赶自己回去。

  “呵呵呵呵,中午之前应该没问题,”许忠良见状也只好作罢。

  “叔,你身体好点了吗,还发烧么”小军边割着麦子,边问他。

  “好了,早上量了下体温也正常。”

  “那就好,不过俗话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你要是感觉不舒服就蹲在田埂上休息休息,我来割,我力气可大了”小军边说着,边比划着自己的胳膊。

  看着眼前这个从小看到大的小子如此的可爱善良。许忠良开心的说着“喲,连俗话都说出来了,叔没事”。

  “”嘿嘿,我妈经常在我耳边说的”。

  “小军,高考成绩什么时候出来”。

  “估计要半个月吧”

  “想好打算去哪个城市了吗”

  “去南边,叔,南京,苏州或者上海那边,不过,具体去哪上大学,还要看成绩”

  “你肯定没问题,叔相信你能考上自己的理想大学”许忠良笑着对张小军说,这孩子从小就喜欢看书,学习也一直很好。

  “嘿嘿,叔,我对自己都没信心,你咋对我这么有信心”小军心里开心。

  “叔相信你啊”许忠良边低头割着麦子,边说着。

  “嘿嘿嘿……”

  “你这小子,傻乐啥”

  “哈哈哈哈……”

  两个人边聊着边割麦子,给这个安静的田野增添了几分生机。

  盛夏的清晨,丝丝凉意飘荡在这薄雾稀疏的旷野中,早起的鸟儿偶尔啼叫几声,树上的知了估计还没有起床,安静极了,未收割的麦子上薄雾穿过,点点清澈透明的露水,滋润着那早已泛黄的叶子,仿佛在告诉他们俩人,在这漫长的酷暑时节,也有属于它们自己的时间,自己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