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温暖的后背
作者:风野宗广      更新:2021-05-28 07:41      字数:1454
  穿过马路对面就是另一片麦田,也是一片繁忙的景象,张小军是来找许忠良的,看看他家的麦子收了没有,远远的看过去,他家的麦子一点没动,左右两边的人家都收走了,张小军往麦田深处望了望,也没看见许忠良的身影,他不禁皱了皱眉头,掉头往回走。

  许忠良50岁左右,在村小学后面修车,只有一个女儿,也早早的就嫁人了,外孙都6.7岁了,他老婆在十几年前生病,那时候农村的医疗条件不好啊,最后去世了,那时候张小军才六七岁虽然不懂这些,但经常能听到村里人背后议论许忠良,说他不舍得花钱,本来不大的病却硬生生的给拖严重了,还说他留着钱想再找一个老婆,事情到底是怎么样也没人知道,只是从那以后到今天,许忠良都没有再找老婆。

  张小军想到这些心里就不自觉的替许忠良难受也替自己难受,他爸去世的那一年也是村里那些爱嚼舌头根的妇女在背后胡乱瞎说。张小军时常在想,那些妇女天天真是闲的无聊,整天张家长李家短的,许忠良家和张小军家还不一样,张小军家在广河村是大姓,村子里一多半都是姓张的,光张小军的爸爸兄弟就有六个,还不包括稍远一点的本家,所以平时那些长舌妇都不敢说什么,而许忠良那边却只有三家,而且还不是很亲近的,农村就是如此,你势单力薄的,没本事的都会被人家明着的,背地里的欺负。

  打张小军记事起,许忠良就在学校后面修车,修车铺是个简易的布篷,就搭在商店的边上,所以每天晚上放学后,张小军都会路过许忠良修车铺的门口,在张小军的记忆当中,忠良叔那浓浓的眉毛,绕着嘴巴一圈的胡茬以及那双明亮的眼睛从他上小学起就没有变过,年少懵懂的他,只觉得这个人面善,很好亲近,每每放学路过修车铺的时候,他都会和许忠良打声招呼,忠良叔都会一脸微笑的回应着,那因嘴角上扬而带动的胡须和那红红的嘴巴下白白的牙齿都会让张小军觉得忠良叔笑起来很好看。

  张小军10岁那年,在学校不知道怎么就发烧了,老师让他回家去卫生所看看,张小军就拖着虚弱的身体跨着母亲缝制的斜挂书包往家里走,张小军清晰的记得那天风很大,他那虚弱的身体走的很吃力,仿佛一阵大风就能把他吹跑,只得低头一步一步拖着那沉重的身体走着,路过忠良叔的修车铺时候,他看见忠良叔在那边修着车,也没有像往常一样给忠良叔打招呼,身体没有一丝力气,似乎连话都说不出来,不知道忠良叔是怎么注意到他的,跑到他身边问他怎么了。

  “忠良叔,我生病了,老师让我回去找我妈”张小军没力气的说着,似乎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许忠良二话没说,背起了他,他记得那天躺在那宽大温暖的后背是多么的踏实和安全,仿佛那就是自己的港湾,为自己遮风挡雨,……

  还有好几次,许忠良会等他路过的时候招呼他过去,从他那老款式的中山装口袋里掏出来一包锅巴给他,在农村生活的小伙伴都知道,那种柴火锅烧出来的锅巴是有多么好吃。

  在张小军记忆里,童年虽然和忠良叔的交集不太多,但是和他的交集都会让他至今难忘,那是一种怎样的心里,对待孩子如此不动声色的给个笑脸,给袋锅巴……让陌生的孩子记到今天。

  “小军,小军………”孙珍荣的呼喊声打断了张小军。

  “哎,哎,妈,怎么了”张小军连忙朝自家的麦地里跑去。

  “没事,就看地头没你人,以为你跑哪了,来,再加把劲,一气给割完,明天就好点了,顶着个大太阳割麦子,累着我的大儿子了”孙珍荣笑着说道。

  “呵呵呵呵,行,妈,一口气割完”

  “对了,妈,忠良叔家的麦子还没收啊,我刚去他们家地看了,左右两边都割了,就他家没收”张小军问道

  “我也不清楚”孙珍荣回道“可能今天有人找他修车吧”

  “奥”

  张小军悻悻的回答道,拿起脚边的镰刀,看着母亲那一趟麦子早已在自己前头好远,便赶忙割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