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广河村
作者:风野宗广      更新:2021-05-25 18:57      字数:1157
  广袤无际的苏北平原,自古多是兵家相争之地,古有西楚霸王项羽,楚王韩信等,近又历经战役,无形之中将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塑造的粗旷豪放,虽同属江苏,却和江南的小桥流水温文尔雅大不相同,这里老一辈的人们有着东北人的热情,也有着大西北人的豪放,吃着馒头也吃大米,吃地锅鸡也吃煎饼卷大葱,大碗喝酒,不醉不归的那种,骨子里那种不拘小节,大开大合的性格如今在现在年轻人身上却越来越少见,当然这不能怪罪于他们,即使在遥远的大西北,那广阔无垠的天地间,如今的年轻人也少了那种从土地上生长出来的,华夏大地上自古以来固有的坚毅豪迈的品格,时代不同,百姓的追求也就不在相同了。

  新世纪初始,广河村,这个位于苏北平原最北边,与山东交界的小村子里,18岁的张小军刚刚高考结束,就在自家田地里挥舞着镰刀和母亲在割麦子,今年收成还是不错的,家里的4亩田地估计能收3000多斤小麦。

  那圆圆的脸上,汗珠似那刚从水井里捞上来的西瓜一样,不停的从他那短寸的头发下流下来,浓浓的眉毛下一双大大的眼睛被汗水浸泽的有些疼,他抬起胳膊撩起那靛蓝色的衣服,抹了一把,顺便将那胖嘟嘟的脸和冒着汗的鼻子以及鼻下看起来有些干的嘴巴抹了个遍,他直起身子,拿着镰刀的右手隐隐有些酸痛,放下镰刀后,甩了甩胳膊,37度的高温下干农活真是又累又热啊,天上的大太阳炙烤着大地,田地边上路两侧的树上,知了不停的叫着,它们应该也在抗议这热死人的大夏天吧。

  “妈,你瓶子里的水喝完了没啊,我去地头给你拿,渴死我了”张小军说着朝田地头走去,那圆滚滚的脸被晒的红扑扑的。

  “还没喝完,你去喝吧,顺便去那树下凉快会,再有个一下午就能割完了,不急”母亲孙珍荣回头说着,她带着草帽,草帽下那张挂满汗水的脸上,岁月已经和她相伴了些许年头了,张小军的母亲39岁才有的他,外婆家在村后那条的河的对面,95年,也就是初一那年,张小军的父亲因病去世了,自此以后家里的农活全都落在了孙珍荣的身上,比自己大五岁的姐姐在前年,父亲去世三周年后嫁去了隔壁县城。家里就两口人开销的生活虽说不上捉襟见肘,但是也是一般的家庭,够两个人生活的了。看着身后的儿子,孙珍荣心里是开心的,儿子从小到大都十分听话,虽说性格不像村里其他娃娃那般活泼好动,却也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娃,学习成绩从小就不错,自己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的,也算是对得起九泉之下的男人和张家了。

  张小军坐在树底下,拿着水壶仰着脸,张大了嘴巴喝着水,阳光从那树梢上照下来,斑驳的阳光打在这张略带有稚嫩的小胖脸上,大大的眼睛上长长的睫毛,浓浓的眉毛此刻因抬起的额头而像中间靠拢,有些滑稽又有些搞笑。

  小军看着远处一望无际的麦田里,村里的大叔大爷大娘大婶都在埋头割麦子,不禁唏嘘不已。”他奶奶的,什么时候能不用人割,有台机器就好了”,他悻悻的擦了下脸上那不知道是凉白开还是汗水。朝马路对面的田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