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作者:古懂      更新:2021-05-19 09:30      字数:2996
  李若风还想到黄河都会跟老男人好上呢,阿巴斯好几个妻子都会对他产生喜欢,自己跟男人谈一场恋爱,算得了什么?

  李若风开始动摇了的心思,快速地转变着他对自己情感的定位。他想尝尝跟男人谈恋爱的滋味,在异国他乡来一场风花雪月。

  李若风边走边想,想得心花乱颤了。尤其是想到阿巴斯亲他嘴的时候那种甜蜜感觉,他的心魂抖动的更加厉害,要飞起来的那种感觉。

  他拿在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消息来了。他急忙打开来看,是上官暮雪发来的。上官暮雪说:“不好意思,刚刚有点事了。”

  李若风走到了一颗椰枣树底下去,背靠着高大的椰枣给上官暮雪回复:“没关系。我起来了,在营地里头走路。”

  上官暮雪快速回复过来:“给你讲实话吧,来这边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也不想来,我原来在北京干的好好的。在北京的一家安保公司,专门培训一些特级保镖人员。我有两个学员,培训出来之后,就在你们单位的上级公司给老总做保镖呢,我就通过他们过来的。”

  李若风明白了,原来是这么样子过来的。只是他好奇上官暮雪为何要来,便发消息问上官暮雪:“那你怎么想到要跑来这里呢?遇到了什么困难,让你还得背井离乡那个这个地方。你的年纪也不小了,该在家里跟家人在一起的年纪了。”

  上官暮雪说:“是呀,我都四十多岁了呢。我来呀也是没有办法,是来找一个人。”

  李若风急忙着问:“找人,找什么人?”

  发完消息,李若风又抬脚走人,回宿舍里头去。一边走,两人一边对话:“我堂弟,上官暮云。他原来在迪拜打工,后来就失踪了。”

  “在迪拜打工失踪了。是来这边了吗?你有线索吗?”

  “根据他在迪拜的那些同事们提供的一些线索,说他在迪拜认识了一些外国人,后来人家承诺什么会带他去美国去英国,他就跟着人家跑了。再根据他同事们留下的仅有的一点线索好像是先来这边了,其他的线索便没有了,一无所知。”

  “到这边来了,那报警呗,让大使馆的帮忙查查。”

  “都查了,没有查着。可能用了别的什么方式进来了这边,怎么都找不着他的消息,很困惑,没有了一点眉目。”

  “他来这些地方干什么?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所以非常疑惑,也不知道来这边干什么,应该是有什么组织。也不知道还在不在这些地方,还是已经经过这个地方去了欧洲什么地方去了,所以我也跑到这边来比较盲目,两眼一抹黑。只能是一边上班,一边打听。我听薛海峰经理跟我讲了,说你的英语和阿语很好,跟当地人关系也处得非常好。想你帮我向当地人打听打听,看看这边有什么组织之类的,是骗来了做黑工啊或者是参加恐怖分子,或者进去了什么俱乐部啊,看看这边是否有这么一些需求。”

  李若风回到了宿舍里头。他躺倒在床上回复着上官暮雪的消息:“叙利亚北边和巴格达那边,还确实不少人偷渡出国的。你说得这些组织,我没听讲过,我帮你找个当地人打听打听。有他的照片吗?能够发给我看看。”

  上官暮雪说:“照片有的呀。我给你发两张看看,长得也挺好看的。就怕他被坏人利用了,把他骗去做一些坏事情。他大学一毕业就出来了,非要来到这边打工。家里面拦都拦不住他。没有任何的社会经验,很容易就上当受骗了。”

  上官暮雪发来了两张上官暮云的照片。照片里的人年轻,青春帅气,还很时尚,是个青春靓丽的有气质的年轻人,像一些偶像明星似的,很是好看着。看样子也不过二十出头,跟上官暮雪差了一大截的年纪。

  李若风回复着上官暮雪:“这是你弟呀?长得这么帅气。他长得真是年轻,跟你应该相差挺大岁数的。”

  上官暮雪说:“我比他大多了。他是我叔第二个老婆的儿子,所以年纪相差很多。他爸年纪也大了,六十岁的人了呢,天天愁死了。就这么一个儿子,弄得家里人都快没法过下去了。”

  李若风好奇了地问:“他跟人家走也不跟家里打个招呼吗?”

  上官暮雪说:“什么都没有留就走掉了。也不知道是着了什么魔,像是被洗脑了似的,然后就消失的一干二净。按正常人来讲也会给家里面发个消息,留留言,我去哪里了干什么去了,家里人又没有跟他吵架,也没有闹着什么不愉快的。而且他在迪拜打工也打了快一年的时间了。从他那些同事们的嘴里知道的是他跟一些外国人认识了,还问了同事们知道不知道伊拉克,后来不辞而别。我一直怀疑是被拐卖了,可能是被卖到了这个地方做什么苦力活,或者做别的不合法的勾当。如果是死了,也有尸体,可是尸体也没有找着。因为他走得时候,拿了一些行李走了的,也不像是死了。你不是认识这一边的当地人比较多吗?沟通能力比较强。你跟他们好好的说一说,但是那件事还不能张扬,得悄悄地让他们帮忙看看。”

  看着上官暮雪发来的消息,李若风看得晕头转向了。好好的一个年轻人,长得这么好看的,忽然间失踪了,真是邪门。如果他正常离开迪拜,是能够查出来的,就怕是不正常离开迪拜。看情况是不正常路径离开,否则不会没有消息,不会不辞而别。大概是受到了什么诱惑,或是被胁迫了,走得匆匆忙忙,走了不正常的路径离开了迪拜,从而下落不明。来到这边做什么呢?这边没有什么值得来的地方。他好生疑惑了,想不通,猜不透。

  李若风说:“行,我帮忙打听打听。那你在这里上班是不是也固定死了?不好出去找人。你得到外头去上班。”

  李若风提议上官暮雪出去工作。像那些中国供应商们一样,在外面自由行走,才有机会接触到更多的消息。

  上官暮雪说:“我也刚来不太熟悉这边的情况,所以先熟悉熟悉。到时候找个地方重新上班去,到外头去找。”

  “这个国家也不小呢,要找到这么一个人还是挺难的。”

  “难也要找呀,没有办法。我要不找没有人找,就这么一个弟。他爸原来是做生意的,现在生意也不做了,为了这个儿子什么事情都不想干。还想着跟我一起来找,没有让他来。”

  “可怜天下父母心。遇到这么一个儿子也是操心死了。”

  “你要是帮我打听到了,有线索找到了以后会好好的报答你的,他家里有钱。他本就不该去迪拜打工,是他自己非要去,年轻人嘛,思想很倔强。”

  “不用什么报答不报答的。能够找到人是最好了。这么年轻的小伙子呢,希望能够尽快的找到快一点回去。”李若风说。他不希望什么报答,能把人找到就行了。他是个热心肠的人,很乐意帮这个忙。

  “我明天休息,明晚上请你吃饭吧,我后天开始就转成白班了。”上官暮雪邀请李若风去吃饭,作为感谢。

  “不用客气了,吃饭就不用了吧。”李若风说。他嘴里这么说,心里还是想着去跟上官暮雪见面,能吃饭最好了,喝一些酒,让自己醉眼迷离地看看上官暮雪。想着上官暮雪上下浓浓的男人味,他的心瞬间膨胀起来了,热血奔流着,滚烫了身子。

  “来嘛,过来一起坐一坐,有些话当面说一说更好一些。我预定了一只烤羊,从别人那里讨了一瓶酒水过来。这里难得喝到酒水,尝一尝吧。你跟薛海峰经理一起过来,两人有伴。”上官暮雪发来了不可置否的消息。

  “酒水还是很大的诱惑,那我明晚上就过来吧。”李若风答应了下来。

  “来,一定来。就这么讲定了。你看还想吃点什么,我准备一下。听说这边的烤鱼还不错呢,想吃吗?”上官暮雪问道。

  “烤鱼我这边也有的。我让这边做好了带过来吧,这边有个当地的厨师做的特别好。”李若风急忙说。这个营地外方餐厅就有烤鱼,他吃过,确实好吃。

  “那好那好。那就明天晚上见,就这么约定了。”上官暮雪说。

  时间就这么约定下来了,明晚上一起吃一顿饭。尽管是简单,上官暮雪还是要请了李若风吃,求人帮忙办事得粮草先行,把肚子喂饱了,人家才会真心实意地帮忙。

  想着能跟上官暮雪一起吃饭,面对面地交流,再次看到上官暮雪这个人,李若风的心再度膨胀起来了,整个人轻飘飘地,被上官暮雪身上浓浓的男人味给熏醉了,飘起来了。

  https://www.facerome.com/files/article/info/64/64801.htm 中东之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