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作者:古懂      更新:2021-05-17 20:52      字数:2644
  这个晚上李若风没有在出去去打球,也没有去找上官暮雪。

  昨天晚上没有睡好,他去巡视了一圈之后,回来洗澡早早上床睡觉了。他躺在床上翻来翻去的,也是想了好多好多。

  他在想自己会否真的喜欢上男人?已经被阿巴斯亲过了嘴了,还感受到跟男人亲嘴带来的那种强烈刺激,会不会一发不可收地迷恋下去?那个上官暮雪会不会也喜欢男人?

  男人喜欢男人也不是大事,就连这个国家的好多男人们都在这么做,只是隐藏起来了,没有知晓。包括一些看起来很男人的,家里有妻子儿女的男人,也在偷偷摸摸地喜欢着男人,跟男人发生着不可描述的行为。

  张铁军喜欢上了洗衣房的小伙子,厨房的厨师长喜欢上了中年帮厨。还有这个国家的男人们,那些严厉的戒律清规都管不住他们。有好几个老婆的男人都禁不住男色的诱惑,可见这事是多么的普通。想必这就是一个人性了吧,人的骨子里天生的就会对一些同性产生喜欢。当身边没有女人的时候,相互之间会产生吸引力。何况是在这个地方的这个没有自由,没有安全感的地方,男人与男人之间相处在一起,更容易走火入魔了。李若风这么想着。

  他想自己也会走火入魔的,也会被身边的男人给诱惑掉的。没有女人,没有爱情,只有空虚和寂寞,只有孤独和压抑,男人成为了宣泄情感的对象。他细细地放映上官暮雪的样子,对于这个成熟的很男人的男人,他好像真的产生出来了无限好感。

  李若风再次回味了阿巴斯在车子里对他的冒犯。那吻,估计这辈子都忘记不掉了。真没有想到自己会被一个男人如此亲吻,还吻得那么强烈。想得他心肝火烧火燎地,忍不住把手伸进去了睡衣里头。

  这个夜里李若风做了一个梦。梦里李若风好像被一群持枪的人追杀。他在一座陌生的屋子里头,他急急忙忙地逃离出来,穿过了一条又长又窄的巷子。最后没有逃离出去,反而是进入到里面似一个废弃的场院,四围极黑极黑,伸手不见五指,却又能借着天光看得见周遭的残垣断壁。这一片废墟看不到头,高耸入云,每两处废墟之间都会形成一个豁口,就像是出路了。但每一个出口的背后却又潜藏着深不见底的未知的危险,不知道能不能闯过去,让他感到恐惧和害怕。追杀的人来了,喧闹着,嚎叫着,似乎已经看见了他的身影,咆哮着朝他而来,大声喊着杀了那个中国人。他们知道他是中国人,还要把他杀了,完了完了,他想自己要被杀死了。

  带着无法比拟的恐惧,李若风从一个豁口出去,外边是开阔了,但更黑暗,真正的伸手不见五指。慌乱中李若风一头撞上一个人,看不见面孔看不见身形,只能感到被一双温暖的大手紧紧抓住。他闻到了一股子香味,熟悉的香味,像是阿巴斯身上的香味。是的,是阿巴斯出现了,那味道太熟悉了。他抱住了阿巴斯的身子,滚烫的身子,阿巴斯也抱住了他,用温暖的高大的身子带给了他安全。阿巴斯在他的耳边轻声地喊着,别怕,别怕,有我在呢。

  阿巴斯也有枪,跟追杀的人打起来了。在黑暗中,火光冲天,一场猛烈地交战拉开了。打着打着,突然间战火停摆,追杀的那些人消失了,天空又大亮起来,什么也没有了。

  场景转换,好像是来到了阿巴斯的家里,看到了阿巴斯的一家子人。他的几个妻子都在,几个妻子都被阿巴斯的爱情给滋润出来了,花儿一样绽放着她们的美貌。

  他看到阿巴斯穿着一袭洁白的长袍,一言不发站在屋子的中央,又像是接受着大家的拷问。好像几个妻子在拷问他为何跟一个男人在一起。阿巴斯跟她们争吵,据理力争,讲什么他就喜欢男人,只喜欢这么一个男人,以后不找别人了不结婚了,好好对待大家。那些人吵了几句之后,起身离去,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把空间留给了他们。

  阿巴斯走过来了,走到了他的面前。他再一次闻到了刚才闻到的熟悉的香水味,那么浓烈,熏得他摇摇欲坠了。阿巴斯伸手扶住了他的肩膀,两人四目相对,深情对望,像一对上辈子分离的爱人,又在轮回的途中相遇,相逢,心里头有万千感慨。穿越荒漠,穿过国度,跋山涉水,他们终于在一个地方相见了,相遇了,那么熟悉,没有隔阂。

  阿巴斯紧紧地盯着他看。阿巴斯的那双深邃的,看不见底的,漂亮的眼睛,在此刻变得温柔多情,柔情从眼里一缕一缕喷射出来,射进了他的胸口,弥散进了心窝。阿巴斯的嘴唇红艳艳地,像是吃了血一般地红,妖娆的像是一朵绽放的玫瑰花。浓密的胡子被修剪了,有型而性感。

  阿巴斯又伸手轻轻地触摸他的脸庞,轻轻抚摸,一下一下的抚摸,如同把玩着一件稀世珍宝,不敢用力,小心翼翼地呵护着,生怕了一个力道,一个不小心珍宝破碎。他的手滚烫着,温度传过来了,就像炎炎夏日里五十度高温烘烤过,滚烫的灼人,灼到了他的心扉。

  接下来,阿巴斯温柔地把他拥在了怀中,温暖的怀中,把他紧紧抱住,贴在胸口,像要贴成一个人那般,让他呼吸感到困难。

  阿巴斯身上浓烈的阿拉伯香水味飘散着,一丝丝一缕缕钻进了他的鼻孔,钻进了他的身子和灵魂,刺探着他的神经,挑逗着他的每一个细胞,让他欲仙欲醉,欲死欲活。他有些不知道是谁了,迷乱了,找不着了方向。

  他也伸手去触摸阿巴斯身上的长袍,柔软的白,如同触摸到了肌肤,顷刻间身子抖动不已,就像是神经被触电了。他好像很喜欢触摸阿巴斯身上的这一身白色,白到了他的心尖尖去了,那么白,那么纯洁,那么软软,那么舒服。

  阿巴斯低头亲吻过来,亲吻他的脸庞和双唇。脸上浓密的胡子跟着扎过来了,扎得他心湖水激起层层波澜,如上九天,终于飞起来了。

  阿巴斯快速地亲吻他,舌头探寻进来。就像是白天在车子那样,那柔软的舌头,时而轻缓探索,时而猛烈触动,犹如一条小蛇在寻找归宿。

  他感受到着阿巴斯的亲吻,感受着浓密胡子带来的胡子,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活跃了,奔走着,冲撞着,似要钻出肌肤,一颗扑腾腾的心肝也要跳出胸口了,整个身子仿佛要爆炸开来

  阿巴斯又把他抱起,抱进一间宽敞明亮的,如同教堂一般的大屋子,穹顶上不满了星星,一颗一颗在眨巴着眼睛。屋子里铺满华丽丽的,厚厚的波斯风情地毯,窗户上垂挂着精美图案的帘子,墙壁上一盏盏明亮的蜡烛闪烁着火苗,像是在跳舞。屋子亮如白昼,让他有些睁不开眼了。

  阿巴斯把他放在柔柔软软,舒舒服服的地毯上。李若风看着眼前高大的男人淡定自若的俯下身子,连同一身的白,就这么覆盖上来了。重重的身子骨压下来的那一刻里,把他从梦境了给压醒过来了。

  李若风醒来了,内心里一阵惊悸,和满怀虚空。营地里的发电机,轰隆隆地响着,把他吵得再也没有了睡意。他拿过来手机,翻看阿巴斯以前发给他的照片。照片里的阿巴斯是在迪拜的一处商场照的,西装革履,把他修饰的很有商人的气质。现实里,李若风还没有见过阿巴斯西装革履的样子,应该是好看的。这个时候的他,还挺期待阿巴斯下次出现的时候能够西装革履,让他瞧一瞧……

  https://www.facerome.com/files/article/info/64/64801.htm 中东之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