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还能欠账?
作者:茴香饺子      更新:2021-05-15 10:44      字数:2006
  公司里面给李清风重新装修了一个大办公室,里面洗手间卧室一应俱全,甚至后面还有一个小院子,这让李清风大开眼界,没想到办公室还能这样,这是上班的还是享受的呀

  李清风逛了一圈,现在也不知道干什么,就在后面小院子里面下象棋,也不知道象棋是谁放在李清风办公室的,要不是他到处翻翻看看的还找不到

  李清风只知道徐来的围棋的棋艺是深不可测,没想到象棋也是,李清风被徐来啥的丢盔卸甲,毫无还手之力

  “徐叔,你就不能让让我吗,围棋也就算了,象棋你就让我赢一局吧”李清风一脸挫败的对徐来说道

  “下棋就如打仗一般,不能心慈手软,沙场无父子”徐来笑眯眯的说道

  李清风听到徐来的话一脸坏笑,屁股慢慢的向徐来挪过去,一边挪一边用台湾腔的语气说:

  “徐蜀黍,你是不是想让我们俩变为父子呀,其实也不是不可以的啦,在某些情景之下人家还是愿意的了啦”

  说完也挪到了徐来旁边紧挨着他,然后一脸娇羞做作的用头抵着徐来的肩膀,双手扶着徐来的胳膊轻轻地的摇晃着

  徐来被李清风说的话和一系列的动作搞得身体僵硬的坐在那里,然后低头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抵在自己肩膀上李清风,忽然感觉有些热,想着现在也还没有到真正热的时候呀,而且自己也是不怕热的,为什么会感觉热尼?

  不知道是不是被李清风吓到了,徐来现在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不过,嗯……徐来为什么不停的在咽唾沫,还舔了舔嘴唇,是快一分钟没有喝水导致他太渴了吗?应该是的吧,徐来也是这样认为,一定是自己太渴了

  徐来有些僵硬的提起另一个没有被李清风控制的胳膊,慢慢的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准备喝上一口

  李清风也发现了徐来的异常,憋着笑继续说道:

  “坏蜀黍,你不说话是不是心里就这么想的,其实你对人家做什么人家都不会介意的”

  说着还慢慢的从手臂转向徐来的肚子

  而徐来则是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今天李清风的手在自己身上抚摸到那里那里就感觉烫的不得了,往常也没有这样过呀

  李清风慢慢的揉搓着徐来的肚子,坏笑一下然后手慢慢的下移

  这时候徐来感觉自己身上一个非常重要的物件被人抓住了,刺激的端着茶杯的手一抖,茶杯里大半的茶水都洒落了下来,正正好好的落到两腿的交叉处

  李清风也被突如其来的水给弄了一手,也不在继续调戏徐来,忙把桌子上的纸巾抽出给徐来擦拭,而徐来还是没有完全的回过神来,愣愣的看着在自己身上忙碌的李清风

  突然连接着小院和办公室的门被大力的推开,同时一道及其愤怒的声音传来:

  “李清风,你这是在报复我吗?”

  来人正是林西,等他看清院子里面的情况时愣了一下,随即冷笑一声:

  “李清风,之前还不知道你是这种人,不知道你是为了报复我还是为了钱,被别人包养的感觉很爽吧”

  原来林西一进门就看到李清风在徐来的下身处不断的擦拭着,周围还扔着一些擦拭过的纸巾,就认为李清风能有现在这个地位是被徐来给包养的得来的

  李清风看着林西没有说话,想来周洪已经通知到了他,他认为现在还没有必要跟林西多说什么,而徐来也是反应了过来,同样的面无表情的看着林西

  林西看着对方不说话,准备对他们两个说一些比较难听的话,但是对上徐来那毫无温度的眼神好像坠入冰窟一般,感觉好可怕,就好像他能随时捏死自己一样,之后林西有些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有转向他认为很好骗很好欺负的李清风,强装凶狠道:

  “怎么样,没话说了吧,我告诉你李清风,你别以为你拿你那些小手段就能报复我,以我的能力不论在哪里都可以活的自由自在,还一个月只给我500块钱,你留着买安全套吧,老子不陪你玩了”说完就甩门而去

  李清风冷冷的看着林西离去的背影,喃喃道“那我们就拭目以待”

  这时候的李清风不由自主的回想起当初他和林西在一起的一幕幕画面,特别是发现他外面还有不止一个人的时候林西对李清风说的话

  当时李清风非常崩溃,歇斯底里的对林西喊道:“为什么要骗我,除了我你还有那么多人,甚至我都不是第一个和你在一起的,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小三小四还是小五,你既然有其他人了为什么还要招惹我”

  而林西则是像是没有平常一样,仍旧一脸温柔的对李清风说道:“清风,我是爱你,也爱他们,跟你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我心里没有想过其他人,可以说我还是非常专一的”

  这句话让李清风更是崩溃,控制不住的打了林西一巴掌,林西毫不迟疑的打回李清风一巴掌,李清风冷冷的看着林西几秒钟,然后转身离去,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见过林西

  徐来本来阴沉的脸在转向李清风的时候马上变得温和起来,微笑着说道:

  “清风,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李清风看着徐来的脸,听着他对自己说的话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想哭出来的感觉,连忙深呼吸几下,稳了稳心神,对徐来说道:

  “徐叔,你帮我让所有的公司都不要接受林西,也让他没有办法自己单干,再让他染上赌瘾,之后没钱了就连去捡破烂都没有收破烂的老板收他的,最后我让他只能回到这里来,徐叔你看可以帮我吗?”

  “好”徐来应了声

  “那这次对我的琴棋书画有什么要求吗?我才让你帮我拥有一段时间星光集团的所有权,现在还能让你帮我这些?”李清风问道

  “先欠着”徐来说道

  李清风瞪大了眼睛,这玩意儿还能欠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