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五  两次视频
作者:GQQ      更新:2021-06-14 13:06      字数:5486
  第二天中午的午休,周颜给马建忠打电话,她有些着急,因为那个马来西亚商人迟迟不肯松口。

  周颜:“师兄,要不把价钱降一降吧,别因为这点儿钱再把这个事儿给黄了。”

  马建忠:“这你就不懂了,这个事儿谁能坚持到最后谁就是赢家,他在不在乎那个东西想不想要,我早就摸清了,关键就是看谁能沉得住气!你听我的,再等等。”

  周颜:“那好吧,那就再等几天。”

  小白兔发来微信,周颜点开是一段洗车的视频。

  小白兔:“要去见一个客户,把车收拾干净一点”

  小白兔:“这样的大冷天,小伙子和他妈在外面洗车真不容易”

  周颜:“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不易[叹息]”

  小白兔:“有一回和朋友刷视频,看到一对年龄相差15岁的拉拉情侣,年轻的那个才18岁。我朋友说,如果两人分手,受伤最深的一定是年长的那个,我当时突然也意识到了,而且也理解了”

  周颜意外,不知道该怎么接她的话,小白兔能想到这一层也实属不易了,她很感慨,同时又有些有些伤感。

  周颜:“那就什么都别和她们说了,不想你被笑话,也不想她们扰乱你心绪”

  小白兔:“嗯,我知道”

  小白兔:“你干嘛呢?吃过饭了?”

  周颜:“吃了,正想着下一个玉器的设计呢,想设计的新颖一点,但是没什么头绪”

  小白兔:“没灵感吗?”

  周颜笑了,又开始胡言乱语:“台湾作家李敖说过,作家写文章不能依靠灵感,就像妓女接客不能指望有快感一样,我这个也不能依靠灵感[无奈]”

  小白兔:“没有灵感的时候,那就想想我吧”

  小白兔发来一个哈哈哈的表情包。

  周颜嘴角扬起:“想你,那我就什么都干不成了[害羞] ”

  小白兔:“想一个人不是动力吗?”

  周颜:“那得看想什么了,也有可能君王从此不早朝了[奸笑]”

  小白兔:“哦,那我还真不能去打扰你了,否则就耽误你做大事了”

  周颜:“我特么又不是君王,能有什么大事[捂脸]你才是啊,你是女皇,人算命的不早算出来了”

  周颜开始臭贫:“这不每天都等着陛下宣我呢[奸笑] ”

  小白兔:“你真是……嗯,我喜欢! ”

  周颜:“这回马屁拍对地方了[微笑]”

  小白兔:“继续保持”

  周颜:“好嘞[耶] ”

  两天后的上午,小白兔发了一个“我来了”的表情包。

  周颜:“干嘛呢?”

  小白兔:“捂被窝呢,醒早了[撇嘴]”

  周颜:“冷吗?”

  小白兔:“这种天当然冷啦”

  周颜:“可怜的南方孩子[撇嘴] ”

  小白兔:“习惯了,我们这儿零下就觉得特别冷了”

  周岩:“太惨了”随即发了一个“安慰宝宝”的表情包。

  小白兔:“没办法,地域差异呀”

  周颜:“没空调吗?(你别笑)”

  小白兔:“有,开了也冷,你没开过空调吗?”

  周颜:“[白眼]”

  小白兔:“吃饭了吗?”

  周颜:“哪顿啊?”

  小白兔:“一顿没吃吗?”

  周颜:“开玩笑的,早饭吃的晚现在还不饿”

  小白兔:“好好吃饭啊”

  周颜:“知道,有点儿猫食就够了”

  中午午休,周颜:“现在在干嘛?”

  小白兔:“坐车上聊天儿呗”

  周颜:“哦”

  小白兔:“回答的不满意?应该说在想你”

  周颜:“哦,不是不是,我以为你和别人在车里聊天儿,就不打扰你了”

  小白兔:“你是典型的脑子飞快,哈哈哈”

  周颜:“没办法,快到刹不住[害羞] ”

  小白兔:“是优点也是困扰”

  周颜:“我行动慢,脑子再跟不上就更一无是处了”

  小白兔:“见你的那一面,你的眼神一直在我脑子里”

  小白兔:“游离[捂脸] ”

  周颜发过去一个表情包“我是谁?我在哪儿?”

  小白兔:“对对对,就是这个状态”

  周颜:“这种状态我才误了一次车,也不容易了[奸笑]”

  小白兔:“以前有个朋友说见我第一面就知道我泪点低,那他是没有见过大灰狼老师,人家睡醒都能哭一场,误了车还会躲在角落偷哭呢[奸笑] ”

  周颜:“[害羞]我的弱点和缺陷都被你知道了”

  小白兔:“不是缺点,也不是弱点,那是你身上的一部分,每个部分一点点组成这样一个你,是我喜欢的你呀”

  周颜看了心底渐渐漾起甜蜜,她有点儿不知所措,只能掩饰的回应:

  “是这样啊,那你嘴下留情,日后别跟谁都说[双手合十] ”

  小白兔:“[泪][泪] ”

  周颜:“因为你有这个前科,我怕了”

  小白兔:“…………”

  周颜:“气出一串省略号?”

  小白兔:“没意思,伤心了,今天就聊到这儿吧”

  周颜:“陛下要是班师回朝那我就退下了,要不是的话……再聊会儿呗”

  小白兔:“我选择去工作了”

  周颜嘴欠补刀:“那忙去吧,工作是最好的解脱”

  几天后的凌晨1点,周颜浏览小白兔的朋友圈并且点了个赞。

  小白兔:“怎么还不睡觉?”

  周颜:“正在火车上呢,12点多醒来就睡不着了”

  小白兔:“闭上眼再睡一会儿吧”

  周颜:“睡不着了[无奈] ”

  小白兔:“硬睡[偷笑] ”

  周颜:“你也发我一张照片吧,我现在一想起你,脑海里就是你那张输了钱贴满纸条翻白眼儿的照片[无奈],需要更新一张覆盖那张的记忆”

  周颜:“找张好看的”

  小白兔:“我都好久没拍照了[捂脸]没啥心思最近,我找找去”

  小白兔:“我哪张不好看?再说了,让你发照片的时候怎么就那么难呢?”

  周颜:“我至少发过了,快点儿”

  第二天中午,周颜结束了工作和当地的工艺品公司领导吃午饭。

  12点半,小白兔发来微信:“没睡好[撇嘴]”

  周颜:“今天上午不是不去吗?在家好好休息吧”

  周颜:“没睡好就吃点东西接着睡[微笑],我羡慕你还来不及呢”

  下午周颜坐上地铁竟然睡着了。

  周颜惊醒,给小白兔发信息:“坐过站了[捂脸] ”

  小白兔:“又傻了[捂脸] ”

  周颜:“不是,昨晚没怎么睡,太困了”

  小白兔:“昨晚到早上一直没睡吗?”

  周颜:“没睡着,因为想着卧铺时间长,所以提前把上午安排满了事儿,也没时间睡”

  小白兔:“今天南昌零下11度,感觉是历年里最冷的一年了”

  周颜:“我感觉北京也是最冷的一年,现在呆的这个地方偏西偏北,更加干冷”

  小白兔:“biubiu把我的热量传点给你[心] [心] [心] ”

  周颜回复一个“收到爱心”的表情包。

  下午四点半小白兔发来一首歌。

  小白兔:“歌词感人”

  周颜:“不会是又下班了吧?你这个工作好啊!”

  小白兔:“差不多,去见一个客户,然后完事儿就直接回家,我加班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我的工作好?[白眼]”

  小白兔:“哪天回北京啊?”

  周颜:“后天晚上”

  第三天,下午七点半。

  小白兔:“上车了吗?”

  半小时后,小白兔:“你没事儿吧?睡着了?”

  一刻钟后,周颜上了车找到座位坐好。

  周颜:“抱歉才看到,可能是这个火车站有屏蔽,我才发现之前手机一直没有信号[无奈] ”

  周颜:“上车了,空车”

  小白兔:“知道了”

  周颜等着开车,有些无聊:“你干嘛呢?”

  小白兔:“正在谈事儿呢,你忙你的吧”

  周颜:“什么事儿呀?”

  小白兔:“工作上的事儿[捂脸]”

  周颜:“好吧,你先忙吧[微笑] ”

  小白兔:“麻烦以后长点心,如果半小时不回信息直接给你打电话[生气][地雷] ”

  周颜:“好好好,我记住了,遵旨,陛下[奸笑] ”

  小白兔:“别喊了,有名字的好吧,听着头疼”

  周颜:“真是的……高兴的时候听什么都顺耳,不高兴听什么都头疼[无奈]”

  周颜忍不住打趣:“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小白兔:“我叫喂!我没觉得顺耳啊,那天是你骚的我开心[奸笑],不是因为喊我陛下我开心”

  周颜:“怎么就骚了?!我还以为马屁拍对了,打算一劳永逸以后都用这个办法呢[无奈]”

  小白兔:“这句话你要亲自用很嗲的声音说出来,我得阵亡了”

  周颜挑衅:“面对面说,是不是威力更大?”

  小白兔:“阵亡还不行,不留全尸啦?”

  周颜没完没了:“要不我殉情?咱们一起[奸笑]”

  小白兔:“我要认真工作了,你别扰我心思了[无奈]”

  周颜:“好好,认真工作吧”

  一个小时后。

  周颜:“天!我太后知后觉了,我说的那句每天等你宣我,其实脑海里想的都是入朝议事(聊天)之类的,我发誓我真是这么想的,难怪你说我骚呢,我还一直纳闷,怎么用那个字说我[无奈] [捂脸]”

  周颜:“你想的还真多,真是……[恐怖]”

  小白兔:“哈哈哈哈,你的反射弧……”

  周颜:“我要是真想到你想的那层意思,我还真说不出口了[害羞]”

  小白兔:“不要刻意解释,解释就是掩饰[奸笑]”

  周颜:“真的!我发誓”

  小白兔:“真的假的,又能怎么样呢?”

  周颜:“会毁了我的形象啊[撇嘴],当然我在你那儿也没什么形象了”

  小白兔:“那就别挣扎了[偷笑]”

  小白兔:“什么时候视频一下?”

  周颜:“刚剪了头发[无奈]”

  小白兔:“很短吗?”

  周颜:“挺短的”

  小白兔:“那需要给它长一段时间吗?”

  周颜:“无所谓吧”

  小白兔: “那明天见”

  周颜:“哦,明天要回公司,估计一天都是事儿,真不是推脱”

  小白兔: “不急,你有时间就跟我说吧,我随时都可以”

  周颜:“要不下周二下午?如果你不忙的话”

  周颜:“自信的人就是不一样,随时可以,厉害!”

  小白兔:“周二晚上可以,周二下班后我争取不加班,下班就往家赶”

  周颜:“好的[微笑]”

  小白:“不是自信,是想看看你呀”

  小白兔:“说的好激动,都开始期待了呢”

  周颜有一些担忧:“挺怕你失望的”

  小白兔:“那你先发照片预热一下,就猜到你会这么说,我越期待你越怕我失望这种话”

  小白兔:“真人都见过啊”

  周颜:“应该没什么印象了吧,当时戴着口罩还有帽子,只露着一双眼神‘游离’的眼睛”

  当天晚上,周颜已经洗了澡躺在床上,收到小白兔的微信:

  “干嘛呢?要不要先预热一下?”

  周颜:“预什么热?”

  小白兔:“视频一下?”

  周颜愣怔:“我已经关灯了,开关不在手边”

  小白兔:“不用开灯,你跟着我做,把被子蒙住头打开手机手电就行”

  小白兔发来视频邀请,周颜点了接受。此时的她正侧身躺着,手机也平放在自己面前。

  猛然间小白兔的脸颊近在眼前,周颜不由一惊。她有些紧张地盯着手机,此时的小白兔洗去妆容,露出一张干净青春的脸,宛若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儿,周颜的心脏开始“咚咚咚”狂跳。

  小白兔说:“你那边怎么黑乎乎的,干嘛不开手机的手电?”

  周颜:“……”

  小白兔:“我现在就是开手电的效果,你看多亮……你干嘛呢?怎么不说话?”

  周颜按着狂跳的心脏,勉强说道:“我、我……太突然了,这么看,你好小啊!而且感觉就像是你躺在了我身边…….我、我心里突然冒出一种罪恶感……我、我……”

  小白兔翻了个白眼:“想什么呢?美得你!快开手电,你那边黑乎乎的我什么都看不到!快点儿!”

  周颜:“我、我……你真的有27了?我的罪恶感怎么越来越强烈了……”

  小白兔不耐烦地翻个白眼:“你到底开不开?要一直这么黑乎乎的,我关了啊?”

  周颜:“我、我……好像不行啊……”

  小白兔:“那再见了!真是的,便宜你了!逗我玩!”

  “嘟”一声,视频结束。周颜对着消失了小白兔的手机无奈地说:

  “我真不是逗你玩,我是……真太意外、太突然了……”

  手机渐渐黑屏,自己真是怂到家了!周颜瞪大眼睛盯着空洞的黑暗,再无睡意。

  周二下午,周颜早早处理完工作上的事坐地铁回了家。上楼前她在楼下的小饭馆里买了盖饭和汤兴冲冲地跑回家里,周颜边吃边看手机,等着小白兔的信息。快吃完的时候,终于等来了信息。

  小白兔:“临下班时有点事,现在回家,可是堵在路上了”

  周颜:“别着急,开车小心[微笑]”

  周颜吃完饭收拾了,等着心焦,索性拿出玉料趴在工作台上专心雕刻起来。这一刻很快就完全忘记了时间,直到被一阵阵急促手机提示音惊醒。

  小白兔:“吃了没?现在视频?”

  周颜擦掉手上的水和玉石渣,轻点几下手机屏幕,向小白兔发出视频邀请。

  小白兔笑着说:“感受一下大灰狼老师平时的美味”

  视频转向饭桌,是一桶方便米线,上面写着“勾魂”两个字。

  周颜看一眼时间,已经晚上8点:“你还没吃饭吗?”

  小白兔靠在桌边托腮笑着说:“下午吃零食了,现在不是很饿,随便吃点就行。”

  周颜无奈地说:“哦,我平时也不是总吃方便面,尤其没吃过‘勾魂’的这种。”

  小白兔揭开盖子,用塑料叉子搅了搅米线吃了两口,皱着眉说:“一点都不好吃,跟你过日子,要是给我吃这个不用两天我就得跑路了。”

  周颜小声抗议:“我可以做饭的!”

  小白兔边吃边问:“那拿手菜是什么?”

  周颜想了想老实回答:“饺子、西红柿炒鸡蛋。”

  小白兔:“没了?”

  周颜解释:“最拿手的是饺子和西红柿炒鸡蛋,其他的会做,但做的不多,不敢说拿手……我的回答比较严谨。”

  小白兔:“是严谨还是谦虚啊?”

  周颜有点难为情:“一年做几次的菜肯定不是谦虚了。”

  小白兔翻个白眼:“我还是自己做饭吧。”

  周颜又解释:“主要是没有做饭的动力,我女儿小时候我带大的,没少做饭,现在我一人儿吃两口饱了,真没必要费劲儿去做饭。”

  小白兔:“我还是能享受到从买到做的过程的,除了洗碗,我不喜欢洗碗。”

  周颜:“那我可以洗碗呀。”

  小白兔又吃了几口,把米线推到一边:“这么积极洗碗,是不想做饭吗?”

  周颜:“你不是能享受到做饭的乐趣吗?我就不和你争了。”

  被小白兔一眨不眨地盯着,周颜有些不自在地目光躲闪。

  小白兔:“你看哪儿呢?你的眼神怎么总是飘忽不定?不好意思看我?”

  周颜掩饰:“不是啊……”

  她把目光锁定小白兔,两人相互注视着。

  小白兔:“你干嘛一直眨眼?你眨眼频率太多了!”

  周颜:“我、我有吗?我没感觉。”

  小白兔:“天!你眨眼太多了,我想数一下都数不过来。”

  周颜羞涩地移开目光。

  小白兔:“怎么了?不想看我?”

  周颜:“不是不是,我、我、我可能得先练练。”

  小白兔:“怎么还结巴了?你要练什么?”

  周颜:“以前我是不太喜欢和人对视,后来跑业务、接触的人多了,才不得不去看着人的眼睛说话,可是也坚持不了多久。”

  小白兔:“也许我对你来说,是特别的人,所以你才那么不停地眨眼睛?心跳是不是也加快了?”

  周颜的眼睛不知道该看向哪里,她一边抬手揉眼睛一边小声嘟囔:“别逗我了,刚才我一直瞪着不敢眨眼,眼睛都酸了。”

  小白兔看着一直揉眼睛的周颜,开心地笑了:“怎么了?还不敢看我了?还视频不?”

  周颜掩饰:“我眼睛有点不舒服,要不今天就这样?”

  小白兔笑了:“那行,拜拜吧。”

  周颜:“嗯……再见。”

  结束视频的那一刻,周颜垂下脑袋长长出了一口气,手机提示音响起。

  小白兔:“好怂的大灰狼![奸笑]”

  周颜叹口气用力捶着自己的脑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