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漫长一天
作者:莫者      更新:2021-06-15 22:46      字数:2629
  吃饭的时候,吴老头又恢复了正常,一直陪张总聊天说笑,他们喝了点小酒,临分别前还相约明天早起看朝阳。

  等我们回到别墅已经临近晚上十点,老头拖着我来到后院,说是有保留的最后一个节目。

  我一看,无非就是在池边的圆台上摆了些水果和甜点,周边灯光好像布置了一下。幽暗昏黄,是有点氛围,但也没有很特别,这老头竟还整得神神秘秘。

  “来,坐,吃点水果。”

  老吴引着我坐到左边的太阳椅上,等我坐下去后,他又一屁股坐在另一张椅子上,笑嘻嘻递过来一片切好的火龙果。

  “老头,没事,不用管我,你自己吃,正好解解酒。”

  我对他的殷勤心有余悸,想到刚才在桑拿房被他诓得糊里糊涂,这会他做的事、说的话我都要好好掂量掂量,免得不小心又把自己给卖了。

  “好,不过我也没喝多少。”

  老头拿起一片西瓜咯叽咯叽几下就啃完了,丢掉西瓜皮后,他陡然咧起嘴对着我微笑,那被红酒染得粉红的脸颊在暖色灯光下尤为可爱。

  这傻老头!

  我给他拿过去一块西瓜,他很快又消灭得干干净净。

  “政,你说这里怎样?”在打了一个饱嗝后,老头终于舍得躺下来了,与我一起并排躺在水池边。

  “还行。”

  “你看这星空,多美多幽深,还有脚下的温泉,雾气缭绕就跟仙境一样。”老吴对我的回答并不满意。

  “是,是。”我言不由衷地应道。

  “臭小子。”老头小声骂了一声。

  “呵哼。”我轻笑出声,不再与他拌嘴。

  后院陷入了短暂的沉静,我双手抱头仰躺在太阳椅上,开始正视老吴说的美好星空。这里没有光污染,不用认真看也能分辨出许多闪烁的星星,有的亮一点,有的又暗一点。

  我在脑海里把今天发生的事情捋了一遍,才发现故事挺多的。一大早去公墓看了院长,随后被老吴神经兮兮拉去许愿池许了个愿,睡午觉时差点跟老吴发生了那档子事,钓鱼的时候碰到张总,回来泡温泉还意外收到老黄的信息,把老吴给酸的,紧接着在温泉帮张总挠了腰,又给老吴好好灌了几缸醋。

  这里面有酸也有甜,还有让人回味无穷的味道。

  老黄今晚给我回复了,他说在他女婿那里过夜,跟女婿一起喝了点小米酒。看完微信的时候,我仿佛瞧见了他那张被酒熏得微红的老脸,他依旧戴着圆圆的眼镜,模糊的镜片在老油灯照射下时不时反着光。

  老人用手一粒一粒往嘴里送着花生米,他的手指不算粗,掌心也不厚实,手背上的皮肤很薄,还布落着几点淡褐的老人斑。他偶尔拿起杯子抿一口酒,浑浊的米酒滑过他红红的唇,顺着舌尖慢慢流入喉中。老人喉结上下蠕动了一下,眼神慈祥温和,眼角的纹理跟着不自觉收紧,深深的皱纹在无声中却道出了无穷的韵味。

  尽管这是我设想出来的场面,但每每念起老黄,我的心总要跟着揪一下。

  老男人再好看也不过如此了吧。

  不对!在我身旁还有一个同样好看的。

  我深知自己和老黄之间没有一点可能性,且不论他的家庭,单单他的取向这点,就已经是横跨在我俩之间的一道鸿沟。

  其实,能做个忘年交就很不错了。

  我扭过头看了一眼老吴,发现他也在看我。

  “今天发生了好多事哈。”我感叹道。

  “嗯,漫长的一天。”老头勾起嘴角微笑,紧接着又吐槽说道:“短短十几个小时,硬生生像是被拖了几个礼拜,拖得我都快忘记上回的事情了。”

  “哈哈,都怪你拉着我折腾跑了那么多地方。”

  “小坏蛋,你还敢怨我,老子差点没被你气死。”老吴肚子无形中鼓起了一点。

  “老头,不就是收了几条微信,帮人抓了个痒,至于吃那么多醋么?”

  “哼,我就是看不惯你的手在别的老头身上摸来摸去。”老吴坐直起来,一脸忿忿不平,“如果有别的男人帮我挠痒,给我按摩捶腿捏肩,你看得能舒服吗?”

  “额。”

  我哑口无言,一想到有人在老头胖硕的身板上抚摸探索,心里顿时生出一种不自在的滋味。

  “无话可说了吧。”

  老头点了点我肩膀,见我没回应,于是顺势把我往边上推了一下,趁机坐到我的躺椅上,挤得我脚都只能悬在空中。

  “你自己有躺椅,干嘛老要跟我挤。”我伸手拦住老头的腰,自然是毫无作用。

  “这椅子挺大的,来,让我抱一抱。”

  老吴笑着把我拥进怀中,两个人的体重直压得藤椅的零部件都在小声抗议。

  “你真是一点也不嫌热。”我嘴上这么说,手又是轻轻放在老头肚子上,“吴老板,你平时也会这样跟别人嘻嘻闹闹吗?”

  “不会。”老吴回答得很快。

  “只有在你面前才会这样,当然,跟老朋友在一起,我也很随和的。”老头接着说道。

  “那在下属面前呢?”

  “他们都有点怕我。”

  “听说你们这些大老板都有好几副面孔,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浑小子,那你就是个讨厌鬼。”老头抬手捏了捏我脸颊,还觉得不够,又轻轻吻了一口,留下一丝水迹。

  “老头,你有没有觉得张总这人怪怪的,他不会是同类人吧?”这个问题始终搁在我心里。

  “那不可能!”老头一口否定。

  “我觉得他看人的眼神不对劲,才认识没多久,就让我给他搓呀按呀,正常人一般不会这样。”

  “我也觉得有点怪,但他应该是在试探什么。有一说一,老张这人别看他表面斯斯文文,骨子里还是个老色胚。有时候跟他应酬,他酒喝多了会偷摸摸在那些女孩身上揩油。你没发现他老婆一整晚都没出现过么?就是夫妻关系处理不好,老家伙平时可没少在外面偷吃。”

  老吴一股脑儿将张总的破事都给抖了出来,这老头平时很少说别人不是,今晚说这么多倒是有些反常。

  难道是酒喝多了?

  “哦,我还真看不出他花花心思这么重。”

  “不过作为朋友,我觉得他人品不错,生意上是个言而有信的人。”

  “吴老板,你刚说应酬有女孩子,你不会跟他一样也对别人上下其手吧。”我伸手捏住老头肉肉的下巴,试探性地问道:“是不是没少跟那些大老板在外面偷吃?”

  “怎么可能?我是正经人,从来不做这些事。再说,我对那些女的也不感兴趣。”老头应得理直气壮,看起来是一点也不心虚。

  “算了,反正也不关我的事。”

  我放弃继续往下问,与老王相处五年让我明白一个道理,纸是包不住火的,该知道的迟早会发现。

  “哈哈,你是不是吃醋了?”老头乐呵呵问着。

  “屁!”

  “是不是越来越喜欢我了?中午你还主动亲我来着。”

  “额,有这回事吗?”

  “不认账?不行,我要亲回来。”老头刚说完,嘴唇便往我这凑来。

  没等我反应过来,两人的唇已经印在了一块。这一次,老头的舌头来得很快,没几个来回就直闯城门,肆意挑衅着我的舌尖。

  夜色浓浓,四周静谧得只能听到虫子的叫声,偶尔还有我俩激吻正酣的声音。我被老头吻得七荤八素,手也不自觉蔓延到他那圆肚的正中间,用力在这团面包上揉了起来,恨不得将这些脂肪的温度汲走。

  我能切身感受到,老头下边那条老龙苏醒了,战意盎然!

  “别,别在这里,到楼上去。”老头拦住了我准备往下探索的手。

  “老头,我想这才是你保留的最后一个节目吧。”

  我没有立刻站起来,而是把手放到他脸颊上,细细刮蹭着那些刺手的胡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