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真生气了
作者:莫者      更新:2021-06-13 23:10      字数:2683
  “这?”我向老吴投去求助的目光。

  我的本意是想拒绝,倒不是自己有多高尚,而是吴老头的醋劲儿还没散,这会再往上平添加点醋,只怕酸味便要弥漫整个温泉了。

  “看我做什么?人家张总有吩咐,你就照做呗。”

  老吴眉头微皱,方才幸灾乐祸的笑容早已消失殆尽,两个眼珠子不停往张总那边瞄,嘴角也跟着扯了两下,似是无声警告我不要乱来。

  “哈哈,老吴,这小杨真是什么都听你的,做秘书都不用这样事事请示吧。”

  张总侧过头对着老吴大笑,咋一听像是在调侃,细细回味又像拐弯抹角在说我墨迹。

  我瞬间觉得他嘴角浅浅的小酒窝一点也不可爱了。

  “这小伙平日依赖人惯了。”老吴陪了一个客套的微笑,转身又朝我吆喝道:“小杨,听进了么?还不快去。”

  “额。”我无言以对,很不情愿地白了老头一眼,尽管心里厌恶这种被人使唤的感觉,但还是照吩咐来到了张总身后。

  “臭小子。”老吴的话含着好几层怨念。

  “麻烦你了,小伙。”

  身为始作俑者,张总一直若无其事依在水池边微笑看着,他又转回身去,两手撑住下巴,大肚子紧紧贴在水池墙壁上,留下一个胖壮的背板向着我和老吴。

  不过我也没心情去欣赏。

  “不麻烦,您哪里痒了?”

  “就后面中间那里。”

  我抬起手在他背上意思意思挠了两下,“这里吗?”

  “再往下点。”

  “啊,好。”

  “再往下。”

  “嗯?”这样下去,我的手都快到他翘臀沟谷延伸处了。

  “对,就这里,用力点。”张总出人意料地闷哼出声,丰腴的腰肢还跟着抖了两下。

  或许,对于当事人这是再正常不过的反应,但对于听着看着的人,味道可能就变了。

  我回过头,不出意外自家老吴的脸已经黑成一片,甚至比这深沉的夜色还要吓人。

  见到他这模样,我心底反倒有些暗爽:“哼,让你这臭老头刚颐指气使地使唤我,今天这醋小爷就给你加满了。”

  “小杨,顺便帮我搓搓背。”

  挠完痒后,张总又继续提出无理要求。认识不到半天,这位斯文大叔的行径越来越诡怪,难免使人猜测他是不是同道之人。

  “额,张总,这是温泉额,不是澡堂子。”

  “没关系,池子里都是活水,再说人也都走差不多了。”

  “张总,您的皮肤好,不用搓了,再搓就搓破了。”

  我使劲找着理由推脱,一边看着沉默不语的老吴,心知开玩笑也要注意分寸,玩过火了恐怕吴老头真要翻脸。

  张总则是不依不挠,一边耸了耸肩膀,一边自嘲道:“哈哈,那你就帮我揉揉肩膀吧,男人上了年纪不能老坐办公室,总是这酸那痛的。”

  “张总,这里有专门按摩的技师,要不您找他们给您按按。”我心道这大叔还有完没完。

  “都是大男人有啥害羞的,你给我揉两下就好了。”张总用力拍了拍自己肩膀,示意我赶紧动手。

  “老张,你们慢慢弄,我进去里面看看。”

  就在张总啰嗦不停的时候,老吴已经翻出了温泉,他好似有些看不下去,只交代了一句便头也不回朝出口走去。

  我猜他是真生气了。

  本来设想得很美好的“温泉之游”因为这出插曲而变得有些跑调了,头一回见老吴吃瘪生气,还是当着他生意伙伴的面,我是哭笑不得,隐隐又有种难以言喻的感动。

  老头生气说明他是真的在乎我。

  “这老吴,咋就一声不吭走了,也不等等我。”张总被老吴整得有些莫名其妙。

  “张总,不好意思,我去找下吴总,您自便哈。”我爬出池子,紧跟老吴脚步追了上去。

  “诶,你俩咋回事?怎么说走就走。”张总有些着急地在水里蹦跶了两下,引得温泉里其他人目光都齐齐看向了他。

  温泉山庄很大,我是绕了一大圈才在桑拿房里找到老头。

  桑拿室里一共就3人,两个中年大哥坐在中间谈买车的事,而老吴则是坐在最里面,面无表情倚着墙生闷气。

  我笑嘻嘻来到老头旁边坐下,老头斜着眼瞟了我一下,给了我一个“暂时不想理你”的目光,便又扭过头去。

  由于房间里还有其他人,我也不敢说得太直白,于是小声跟他闲聊起来。

  “真热啊,这里。”

  “废话,桑拿房。”老头躺了下去,一边用毛巾盖在了自己脸上。

  “呵呵,以前没试过,现在才知道蒸桑拿这么热。”

  我没有说谎,才进来这么一会的功夫,自己额头上冒出的汗水已经排成排了,就连呼吸都有些局促。

  “受不了可以出去,找你张总按按摩,捶捶背。”

  “呵呵。”

  我尴尬地笑了两声,没想到引来了两个中年人如同看傻子一样的目光,只得暂时收住声,免得又惹老头不开心。

  约莫过了有10分钟,两个中年人总算起身去吃饭了,整个桑拿室就只剩下我和老吴。

  老头由始至终一直盖着毛巾,他也是闷得热了,汗珠子从他胸口处不停往外渗,有的汇聚成大水珠,顺着小红豆隆起的峰顶往下滑。有的在两个红豆之间的峡谷相遇,最后形成一道清澈的小山涧,只是刚流一半路程就被老头隆起的大肚子拦住了去路。

  “真生气了?”我担心老头一直捂在毛巾里会出事。

  “生个鬼气。”老头撤下毛巾,红着脸瞪我了一眼。

  “不生气你还跑。”

  “难不成让我留在那看你俩亲亲我我?”

  “不至于吧,再说也是你让我过去给张总挠痒的。”我伸手包住老头的手腕,他的手腕也是湿湿的。

  “别碰我,以前我说话也没见你听进去几句,现在让你去摸老头,你还真就去了,小贼手都快伸到别人屁股蛋里去。”老头甩开我,他那被汗水浸湿的皮肤带来的触感很是柔滑。

  “我,那也是张总让我往下挠的!”我百口莫辩,心想再讨论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只得服了软,哄道:“好啦,别生气,都是我的错,今晚回去我给你捶背揉腿,外加洗脚,这样总行吧。”

  “不行!平时让你洗个脚你都苦着脸,现在别的老头找你捏肩捶背,你倒言听计从。”老头气得坐直起来,还撇过脸不看我。

  “我没有呀,他让我搓背捏肩,我都没有做啊!”这一刻,我感觉自己面对的是一个5岁的小老头。

  “你还夸他皮肤好来着。”

  我摇了摇头,苦笑道:“我没想那么多,纯粹就是想拒绝帮他搓背而已。”

  “你真的这么想?”老头小声问着,语气竟是有些软了,估计生气大半是因为我夸张总的皮肤好。

  “千真万确。”我把手放在老头肩膀上,说心里话,尽管他已然全身汗水,但两人皮肤贴在一起的黏滑感,真的让我有些着迷。

  还是自家老头摸着更有感觉!

  “你刚说以后每晚都会给我按摩洗脚。”吴老头满怀期待看着我。

  “额……”我犹豫了,这个闷热的桑拿房让我脑袋变得有些迟钝,我貌似说过类似的话。

  “不同意吗?”老头刚缓和的脸色一下子又变了。

  “同意,同意,只要您满意就行。”我小心翼翼哄着,唯恐老头又瞬间变脸。

  “好吧,暂时先不跟你计较。”

  老头伸出手搂住我,圆圆的眼睛里充满了笑盈盈的知足,我看着老头的笑脸,突然又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这难道是坑?

  “走,吃饭去。”老头用毛巾在脸上擦了几下,乐呵呵拉着我站了起来。

  “啊,好。”我只想出去呼吸新鲜空气,好让脑袋补充些氧气。

  临出门前,老头又小声问了我一个问题。

  “政,你说我跟老张谁皮肤好?”

  “那必须是您。”我皮笑肉不笑地恭维着。

  “真的吗?”

  “嗯,他就是再年轻20岁也赶不上你。”

  “哈哈!”老头笑着推开门,拉着我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