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老吴吃醋
作者:莫者      更新:2021-06-06 18:20      字数:2451
  老黄来信了,我为他能重新安定下来感到开心,也许家乡和学校才是最适合他的地方。老人身上的质朴与淡雅,理应与孩子们的纯真相搭配,而不是到这繁华都市的尘世里,遭受如同我这般人的玷污。

  “黄伯,恭喜您,替您开心。”

  我能嗅出老黄的欣喜,但心底里又隐隐有种不舍,想了一会才在屏幕上敲下这几个字。临发送出去之前,又忍不住添上一句“孩子们真可爱”。

  “哼!”

  刚按下“发送”按钮,身后冷不丁传来一声冷哼,我回过头,才意识到自己方才的举止一直都被老吴看在眼里。

  “我先走,你继续跟老情人慢慢聊。”

  老头面如冷霜,想必是看到了老黄发来的照片,他摆着脸走出了换衣间,只丢下“砰”的一声关门声。

  “老吴,等等。”

  我的叫唤并没有得到老吴的回应,这时手机又收到了老黄发来的“谢谢”,我急忙给他回了一个笑脸,顺便关心他要注意身体。

  老黄没有立刻回我,我也等不下去了,赶紧把手机收起来,追着老吴走了出去。

  老头早已没了身影,我顺着指示牌朝温泉方向走去。一路上,我不由暗骂自己沉不住气,马上而立的人了,做事还是这么毛躁。

  这个季节过来泡温泉的人还不少,一群大老爷们零零散散分布在诺大的水池里,而我们的老吴正独自一人泡在水池里,闭着眼睛不知在想什么。

  我只希望他不是真的生气了。

  老头背靠在水池边,头仰着朝上,清透的泉水漫过了他的胸口,在他锁骨上不停徘徊。许是温水刺激的缘故,老头脖子下面的一片区域渐渐有些红了,与那两滴小红豆相得益彰,美不胜收。

  我缓缓踏入水中,泉水并不烫人,只是有些温热,加上四周弥漫飘起的冷雾,冷热相交,倒也还算舒服。

  这里风景宜人,头顶一片蓝天,整个山庄大部分都被山林围着,唯独泉子的西面是一片平地,抬眼望去,还能见到正欲被山头挡住的落日。

  老头察觉到了我的靠近,睁开眼瞥了我一眼便又闭回去。

  “生气了?”

  老头仍旧不想搭理我,只留给我一张被日头照得金黄的侧脸。我伸手碰了碰老头手臂,主动表示和好,视线也不自觉穿过水面,撞见了老头随着水纹抖动的大肚子,一时间有种拦腰抱住他的冲动。

  “黄伯刚给我发了一张照片,他现在在老家那边教书。”我小声解释着,老黄这个人我曾经跟老吴提过一嘴。

  “呵,一张照片,看得眼睛都直了,连心也跟着飞了。”老头甩开我的手,幽怨的语气里含着十成醋意。

  “哪有这么夸张。”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向老吴解释,但既然他还肯开口,就说明他应该只是发下小脾气,事情并没有到不可缓和的地步。

  “你刚看到了,我跟他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吧。”我小心翼翼哄着老头。

  “鬼知道你们私底下又说了什么话,我又怎么知道你们之间是不是余情未了?”老吴双手抱在胸前,气鼓鼓的肚腩让人觉得莫名的可爱。

  正当我还在为老吴吃醋事件头疼时,一声突如其来的招呼恰好帮我解了围。

  “嘿,老吴,你们动作这么快啊!”

  从温泉入口缓慢走来的是斯文大叔张总,他同样赤裸上身,下身裹着一条小短裤,他那坚挺的肚子圆得有些突兀,饱满的胸脯也犹如两颗小葡萄傲然并列着。这位大叔,论起肤色竟是比老吴还要白上几分,看来平日里基本都是泡在办公室。

  同样是一个很养眼的大叔。

  “老张,你动作也很迅速哈!”老吴一改对我的冷脸,瞬间换上了一副友善的笑脸,乐呵呵跟着张总打起招呼。

  “再不过来就天黑咯。”张总来到我们旁边,他一屁股坐在地上,两只胖脚还伸入水里不停搅动,似乎是在试探水温。

  而他那一大包干货,正好面对面指着我。

  我立刻转移开视线,唯恐看多了几眼,又要惹得老吴打翻醋坛。

  “你老婆她们呢?”老吴问。

  “早就泡完了,她们嫌这边太热,正在隔壁水上乐园玩耍。”

  “哦,我倒觉得刚刚好。”老吴舀了一掌水,轻轻拍在自己的肩膀上。

  “是啊,不仅可以泡泉消暑解愁,还能够欣赏风景,甚至有夕阳作伴,要是能摆些小点心,喝几杯果酒,那就美了。”张总扶了扶眼镜架,文绉绉的姿态为他镀上了一层浓厚的韵味。

  “哈哈,老张,你这酸腐气说来就来,我觉得良辰美景,最好还是要有佳人作伴,不然就是独乐乐也没意思。”老吴勾着嘴角,目光在我这停留了一会,随后又赌气地移开了。

  “都一把年纪了,还佳人作伴,也不怕人笑话。”张总双手撑住池边,也跟着浸入池中,庞大的身躯激起的水波越过老吴和我,在水面上波荡着。

  “听说温泉山庄生意不错,即使是大夏天,利润也可以。”张总还是不忘生意人的本分。

  “老张怎么,你有兴趣加入?”

  “那没有,我对旅游业了解不多,不了解的东西我不碰,老吴你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算了,我最近手头几个大项目,没心思去考虑这些。”

  两个老头说着说着又绕到了老本行——赚钱,我对他们生意上的事情不怎么感兴趣,也听不太懂,于是躲到一边瞭望起远处的太阳慢慢落入山里。

  我眼瞧着天色从浅蓝变成深蓝,再到黑蓝,要是这个温泉只有我跟老吴,我会不会牵着他的手,贴到他怀里看完这场落日呢?

  “小伙子,你是哪里人?”张总的提问把我从发呆中拉了回来。

  “我,我。”我有点愣,说了半天也不知怎么回答。

  “臭小子,张总在问你哪里人。”

  老吴搂住我肩膀,笑着对张总说道:“这孩子是x市人。”

  “你爸妈是做什么的?”似乎这位张总对我的身世还挺感兴趣。

  没等我说话,老吴已经紧接着补充了:“小杨父亲跟我有生意的来往,前几年生病走了,现在就剩下小杨一个。”

  “哦。”张总看向我的眼神透着一股可惜,他没再追问,我也就懒得揭穿老吴的谎话。

  我明白老头说的“小杨父亲”指的就是院长,这么说也对,只要老头别扯得天花乱坠,他觉得能圆过去就行。

  天色渐暗,温泉四周开始亮起了暖黄色的灯光,游客也陆续离去。

  老吴跟张总是老熟人,一直不停扯着聊天,从家庭到事业,还谈到了老吴的侄子。

  聊到一半,张总突然拿起毛巾,在自己背后艰难搓了起来,我猜他应该是觉得痒了。

  看着张总肉肉的两手在那别扭地拉扯,我和老吴相视一笑,我心想你吴老头真弄起来也没比别人好多少。

  “老张,你咋了?痒了是吧。”老吴幸灾乐祸地杵在原地。

  “是呀,诶,小伙子,你过来一下。”张总红着脸朝我招了招手。

  “额,张总,您什么事?”

  “你过来帮我擦一下,我后面有点痒,手够不着。”

  张总说着便转过身去,留给我一个白胖厚实的背部,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好似看到他翘实的臀部在水里扭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