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作者:芃泽*384331      更新:2021-04-20 10:06      字数:3314
  可能郝少辉比较壮实,微微发胖,脂肪多并不觉得有多冷,但是李必还是一直嘟囔着“冷”他紧紧的抱着李必颤抖的身体,然后用手,用身体慢慢的摩擦着,郝少辉心里想着,这李必皮肤咋这么光滑呢,细皮嫩肉的跟女人似的,这个漆黑的山洞里,从洞顶透进来的一点点星光,映照出两个肉体相互纠缠,两颗灵魂在摩擦中逐渐升温。

  清晨的一丝阳光照进洞里,此时,郝少辉那壮实的身躯紧紧的抱着李必纤瘦的身体,两人光溜溜的抱在一起,李必微微睁开眼,感觉像睡在电热毯上一样,背部被郝排长的肚子顶着,像是靠在沙发上一样舒服,但是同时他发现好像自己的大腿根部几乎夹着什么东西,替低下头瞅了一眼那环扣在自己胸前的大手,想起了昨天晚上,不经咧嘴一笑,此时心里暖暖的。  

  正当李必还在回味昨晚,郝少辉抱着自己,轻轻的摩擦着给自己取暖的感觉的时候,突然后面的身体猛的动了一下,然后松开了他坐起来,李必翻过身看了一眼,眼前的一幕让他愣了一下,他看道郝少辉下面一柱擎天,长度一般,但是很粗,排长晨勃了,郝少辉略显尴尬,李必微微一笑打趣道:“排长,想媳妇儿了,呵呵”

  “我还没结婚了,想什么媳妇儿,我这是正常生理反应,你小子怎么样了,好点儿没有”郝少辉说道。

  “哦,我都好了”李必说完,盯着郝少辉的眼睛,笑眯眯的,突然伸手握住了郝少辉的命根子,像是握住一根法式面包,一手握不住,软中带硬。

  郝少辉猛的被捏的跳了起来:“哎,你小子想把我捏废啊,”说完他脑海里想起了昨晚在湖边,李必吻他的那个画面,或者说是人工呼吸的画面吧,还有昨晚抱着他这光滑的身体的感觉,然后下面又是有了一些反应,于是他立刻拿起衣服裤子穿了起来,边穿边说着:“衣服已经干了,快穿上吧,一会儿咱们是干一票大的,”李必看着背对着自己的郝排长,饱满的臀部显得力量十足。

  李必边看着郝排长的熊腰,边拿起裤子穿着,疑惑的问道:“干一票大的?”

  “嗯,咱们去炸蓝军的导弹发射基地”郝排长咧嘴一笑接着说道:“我研究了一下地图,发现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就在蓝军导弹发射基地不远”

  “然后呢?”李必还是一脸疑惑的问道。

  “然后?然后我们就挂了啊!”郝少辉将枪丢给李必,他连忙伸手接过,然后他们开始谋划着怎么执行这个计划。

  两人悄悄的摸到蓝军的导弹发射基地,然后乔装成蓝军的样子,混进了基地,然后分动行动,安装炸药,两人安装之后在一辆卡车面前集合,突然被一个哨兵发现。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哒哒哒”李必毫不犹豫的开枪击毙了这名哨兵,哨兵的身上一阵烟雾飘起,这是激光模拟对抗系统,演习用的空包弹,打在身上或者头盔上就会被系统接收,从而触发身上的烟块儿,枪声引来了更多的蓝军,就在这时,郝少辉引爆了炸弹。

  “轰!”郝少辉大喊一声,模拟着炸弹爆炸的声音,接着说道“行啦,我们都挂了”然后咧嘴笑着,此时大家身后都冒出了一阵烟雾。

  不一会儿从一个帐篷里出来一个人:“怎么回事儿?”

  “首长好”郝少辉敬礼说道:“我是红军野狼侦察连一排排长郝少辉,”随即李必跟着敬礼说道“我是红军野狼侦察连列兵李必”

  “野狼侦察连?好你个王守仁,我这一颗导弹都没打就被你们两个兔崽子给报销了”他一脸气愤的说完转身走了。

  郝少辉笑呵呵的看向李必,然后又拍了拍他的肩旁说道:“走吧,回去了”

  “啊?”李必还有些懵呢,然后就被郝少辉拉着走。

  “啊什么啊,等着挨黑枪啊”郝少辉瞪了一眼李必,二人一溜烟儿的出了蓝色基地。

  ……

  回到基地,王守仁笑着迎接他们:“行啊!两个臭小子,有本事啊!哈哈哈,把他们的导弹基地给一锅端了,哈哈哈哈”豪放的笑声响彻四方,引来大家的围观。

  “嘿嘿,那是,我们是谁啊,我们是野狼侦查连的兵嘛”郝排长也乐呵呵的说着拍着马屁,然后两个人相互拥抱的拍着对方的背,李必看着情形激动的说

  “连长,那什么,我呢,我”说着他张开双臂,等待着被拥抱,王守仁先是一愣,见他这姿势然后就又笑着走过来,一把抱住了他,摸着他的头。

  “臭小子,出去一趟出息了,呵呵呵,好样的”

  双手搂着连长的宽大的腰,脸贴着连长的胸口,那说话的声音传进李必的耳朵里,感觉是那么的好听,连长呼吸很重,肚皮也随着呼吸起伏着顶着李必,连长身上的味道很特别,土地树林的味道中夹杂着一点汗味儿和火药味儿,可能是这几天在山林里演习的缘故吧,还带有那种新鲜的草的味道,李必就这样一直抱着丝毫没有撒手的意思。

  '咋了?睡着了?还是累着了'王守仁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李必,只见李必呵呵一笑,然后转身跑开了。

  “哎!这臭小子想什么呢,怎么有点虎啊”说完王守仁抬头张望了一下喊道;“那什么,炊事班!加餐,今天加餐”

  李必一个人跑到营地外的一个土坡儿上,坐在那里看着夕阳将天空染成了橘红色“不知道老杨怎么样了,在干什么”心里想着老杨那张微笑的脸,看着远处逐渐落下的夕阳。

  “嘿!”此时一个胖胖的身影在李必身后出现,拍了拍他的肩旁,李必回头看见那个熟悉的胖脸。

  “哎?周昆!你怎么在这儿啊,你不是守农场去了吗,”周昆之前在炊事班老是偷吃,被罚去看守农场,现在突然出现,让李必有些惊讶。

  “你就这么想我去当农场看守员啊,哼!”周昆坐在李必身边,手臂一抱故作生气。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这回来的也太突然了吧,演习开始的时候咋没看到你啊”李必疑惑的问道。

  “废话,我昨天才回的,连队除了看门儿的,一个人都没有,我这才刚到这里就过来找你了”周昆说着,然后又一脸兴奋的看着李必问道:“怎么样,是不是想我了”

  “滚蛋,谁想你啊,要点儿脸啊”李必故作嫌弃的看了一眼周昆。

  “哎,你知道吗,我和郝排长炸掉了蓝军的导弹基地,太刺激了,……”

  “唉!羡慕啊,真是羡慕你,我来咱们野狼侦察连这么久了,就摸了几回八一杠,连导弹什么样儿都没见过,你就别在我面前炫耀了。”

  李必扭头歪着脑袋看着周昆;“胖子,怎么啦,不高兴了?”正说着李必偷偷的伸出手,一把抓在了周昆的胸上,好一个龙抓手。

  “哎呀喂,你轻点,都被你抓红呢”周昆打开李必的两只咸猪手。

  “嘿嘿,小气,让我过过手瘾”说着李必又伸出手来,这时周昆突然一下子扑上来,用身体将李必压住,按住李必的双手。

  “让你捏,服不服,本大爷虽然其他的不如你,但是我这体型儿,我这肉可不是白长的,怎么样,服不服”

  “好,好,我服,我错了,成吗?你轻点,我都要被你压瘪了,你个死胖子”李必边笑边喘着粗气,脸都憋红了。

  “什么?死胖子?你再说,叫我什么”周昆故作一脸邪恶的表情。

  “啊!好,行行,大哥,绕了我吧,我错了”李必憋红着脸说道。

  两个人并肩坐着,看着天边。

  “哎,你不知道,我这几天都累死了,先是被包围……掉河里……钻到山洞……”李必说着这几天的事,夕阳将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从山坡延伸到坡下,一细一粗。天色渐晚,几只不知名的鸟掠过天边,一阵风带着草地的气息拂过这片喧闹的基地,不时传来发动机的轰鸣声。

  ……

  今晚大家就在这里扎营,明天就结束回连队了,晚上大家围着篝火喝着酒,吃着肉,大家伙儿热热闹闹的,连长说玩游戏,点到谁,谁就上去表演一个节目,有耍武术的,有朗诵的,还有跳舞,还有人实在不会就做俯卧撑的,就在大家玩儿得起劲儿时,李必被推了上去。

  “额,我也没什么才艺,我就唱首歌吧”李必略显尴尬的看了看周围,就在这时,周昆突然从人群中递给他一把吉他,李必疑惑的看他仿佛再问,你哪儿来的吉他啊。全场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李必坐在火推旁,吉他的琴弦慢慢拨动着,他眼神突然就变得忧郁起来,在悠长的琴声中,他唱

  “人一生中最美的珍藏”

  “正是那些往日时光”

  “虽然穷得只剩下快乐”

  “身上穿着旧衣裳”

  “ 海拉尔多雪的冬天”

  “传来三套车的歌唱”

  “伊敏河旁温柔的夏夜”

  “手风琴声在飘荡”

  “如今我们变了模样”

  “为了生活天天奔忙”

  “但是只要想起往日时光”

  “你的眼睛就会发亮”

  沧桑悠长的歌声环绕人群,火堆里不时跳动的火星,有时传来“噼里啪啦”的树枝被烧断裂的声音,火光随着歌声跳动,大家都沉浸在其中,随着歌声晃动着身体,王守仁手里夹着烟,深情的望着眼前的少年,不知道心里再些什么。

  歌声飘荡在夜空中向上攀升,营地越拉越远逐渐变成一个火光点,但是在远处依然能听见悠长的歌声,被风吹得很远很远。

  在一间值班室里,一个身穿警服的壮实的中年正躺在床上打盹儿,他突然睁开了眼,眨了几下,然后叹了一口气“唉,臭小子,我还真想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