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作者:芃泽*384331      更新:2021-04-27 16:53      字数:3301
  一瓶酒喝了一半,王守仁放下手里的瓶子说道:“小李,你这个干爸可不够意思啊,我都干了半瓶了,他还没动,你看”说着王守仁憋着眼看了一眼李必。

  “老王,你这是要跟我对瓶吹吗?哈哈哈”老杨豪迈的笑着拿起啤酒咕咚咕咚的喝着,李必看着他俩儿,自顾自的夹着锅里的菜吃着没说话,三个人边吃边聊,一箱啤酒很快就报销了,喝到很晚才结束。

  李必扶着老杨到了自己的宿舍。他将老杨放倒在床上,出去打了热水,给老杨擦了身体,将老杨安顿好,然后自己去洗澡了。

  “这两个人真是的,老大不小了,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李必边走边嘀咕着,本想着今晚可以好好的跟老杨说说话,亲热一番的,结果这下可好,醉的不省人事的。

  洗完回到宿舍,看到老杨半裸着身子,盖在身上的薄毯也掉在了地上,李必看着老杨白白的大肚子随着呼吸上下起伏这,闭着眼,嘴角挂着微笑,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呢,他摇摇头,将薄毯捡起来,盖在老杨的肚子上,然后自己轻轻的坐在床沿,眼睛盯着这张微笑的脸,伸出手指,轻轻的抚摸着他的眉毛,鼻子,嘴巴,一点一点的描出他的轮廓。

  当他摸着老杨的嘴唇时,突然手指被咬住,老杨睁开眼,直勾勾的盯着他,那充满肉欲的眼神,就这么一边吸吮着他的手指,一边轻轻的将他放倒在床上,他伸出手,轻轻的褪去李必背心和短裤,眼睛从未离开他的目光,慢慢的他将双唇贴了上来,温柔的亲吻着,一股香甜的酒气冲击着口腔,李必感觉到了他的舌头,慢慢的在自己的口中游动着,他感觉到了老杨那炙热的爱,两个灵魂紧紧的缠绕在一起,正在缠绵之际,李必双手推着他的胸脯,老杨双手撑着床,将李必压在身下,看着眼前的这个虎背熊腰的男人,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胸膛说道:“叔,我好爱你”带着重重的喘息与浓浓的爱意。

  看着李必的双眼,充满了甜蜜幸福的眼神,老杨没有说话,只是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颊,然后凑到他的耳边轻轻的说:“我也爱你”声音有些颤抖,说完嘴唇堵上了他的嘴巴。

  李必不知道的是,老杨这句我爱你,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过,连自己的妻子张燕也没说过,可能那个年代大多数都是这样吧,但是却对李必说了,连老杨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出了口,对于像自己这种膀大腰圆的,五大三粗的,没事儿喝喝酒的中年老爷们儿,从来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对一个人说出“我爱你”诸如此类的话。

  在这样浓浓的暧昧气愤之下,这一张单人床已经无法满足他们的欲望,无法限制他们各种激情的动作,地上,桌子上,椅子上,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都留下了他们温存,李必能想到的和在小电影里见过的所有动作都试了个遍,真的是让老杨大开眼界啊。

  当一切归于平静,两个人躺在这个小小的单身床上,因为老杨实在是太宽,一个人基本就把整张床占满了,所以李必只能躺在他的身上。

  “哎呀,这人肉席梦思真舒服”说着李必伸手盘着老杨的大肚子,一脸幸福的笑着。

  “哈哈哈,你个臭小子,哎,你这些磨人的动作都是哪儿学的,你还真是个折磨人的小妖精呢”说完老杨大大的叹了一口气,仿佛是有些疲惫了,不过像这样折腾一个多小时不疲惫才怪呢。

  李必感受着老杨的气息,随着呼吸肚子将李必顶起来,上下起伏,轻轻说:“嘿嘿嘿,怎么,我这些可都是独门绝技,从不外传,也就只有叔你可以享受,你就偷着乐儿吧”

  “哎,臭小子,看来我得加强锻炼了,不然啊身体吃不消啊”说完咯咯咯的笑个不停,李必像躺在一张按摩床上一样,全身跟着抖动,两人甜言蜜语的聊了很久……

  第二天早上,两个人同时起床,老杨赶了最早的车回去了,没有要李必送,让他安心,想家了就回去,还专门提醒他说有什么困难找连长,他不是你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凶,其实李必早就知道了。

  ……

  最近王守仁可是越来越忙了,因为马上年度演习即将开始了,他们作为团里的尖刀连,团里很看重,任务艰巨,担子很重。

  “咻~咻,咻,咻”紧急集合的哨声响彻宁静的夜晚,大家整装待发,连长王守仁拿着手里的文件

  “接到上方命令,演习开始了,我连作为红军的先锋连,在战斗开始时就要对蓝军造成巨大打击,对蓝军指挥部进行侦查,我们野狼侦察连是是我团的尖刀连,是插进敌人胸口的利刃……”

  “侦察连”王守仁一声历喝。

  “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杀!杀!杀!”震天的气势回荡在夜色里

  “出发”随着王守仁一声命令,作战人员纷纷上车,站在一旁的李必一脸急迫的看着王守仁。

  “哎,连长,连长,我……”李必有些着急的说道,看到李必的样子,王守仁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去吧,你小子,别给我丢人啊”王守仁似笑非笑的说道:“一排长,把他带上”

  “是”郝少辉立正敬礼,随即丢给李必一套似乎早已备好的装备,让他穿上。

  在一片漆黑的丛林里,一个个黑影如鬼魅般快速闪过,他们一路摸索到一个营地外面,躲避着探照灯的搜捕,就在这时候在他们的后面的丛林里隐匿着另一队人,正是蓝军的搜索队。

  “报告,发现一队不明红军,在我坦克营外围4147地区”

  “准备伏击,干掉这支红军小队”

  “是”

  夜晚的风带着一丝凉意吹过红军小队。

  “有点不对劲,排长”一名士兵小声说道。

  “什么不对”郝排长问道

  突然一阵阵的脚步声,枪声哒哒哒的响起。

  “有埋伏!快跑!”小队四散分逃,郝排长拉着李必疯狂的逃窜,后面有几个黑影在追赶着,两人向着茂密的丛林快速的奔跑,夜晚太黑根本分不清方向,前方是一大片湖泊,两人同时掉进了湖泊里,入秋的夜晚,湖水异常的冰冷刺骨。

  片刻后,李必晃晃悠悠的爬上岸,他着急的张望着湖面,小声的喊着:“排长!排长!”他沿着岸边慢慢的摸索着,突然被一个东西绊了一下,摔趴下了,脸贴着一个软软的东西,太黑看不太清,他慌张的凑近,是郝排长躺在那儿,刚才自己一头扎到了他的肚子上。他用手轻轻的拍着郝少辉的脸小声喊着:“排长!醒一醒,排长!”看这躺在地上的排长没有反应,李必有些慌了,他用力的按压着排长的心口,然后开始给排长做着人工呼吸,没有半点犹豫,这些急救措施在训练时,早已经熟读于胸,当自己的双唇贴在排长的嘴上时,他突然有一丝丝的邪念,他狠狠的打了自己一耳光“我在想什么,真是疯了”接着继续着动作。

  没按一下,突然一口水从排长的口中喷出,喷得李必一脸,郝少辉眨了眨眼,盯着李必,此时的动作很奇怪,李必骑在他的身上,臀部正好坐在他的裆部,俯下身子,脸贴的很近,嘴唇撅起,正要给他吹气,两人皆是愣住了,然后李必反应过来,起身将他扶起,两人坐在湖边。

  “排长,你没事吧,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李必扭过头问道。

  “我没事,呛了几口水而已,先找个地把衣服弄干,不然身体会受不了,”听郝少辉这样说,李必突然打了个寒颤,感觉到了湿衣服贴在身上是真的冷,刚才因为紧张都没感觉到冷。

  “走”说完拉起郝少辉往林子里走,二人摸黑的找到了一处山洞钻了进去,两人都有些打哆嗦。

  “咱们现在这里躲到天亮再说”郝少辉说完靠着山洞坐了下来,他发现身边的李必没回答,凑近看了看,发现李必在瑟瑟发抖。

  “怎么了,小李”郝少辉摇了摇他,突然李必就倒在了地上,郝少辉急忙把他扶起来

  “你没事吧”郝少辉有些着急的问道。

  “冷……好冷”李必颤抖着说着,郝少辉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发现很烫,应该是发烧了,这可不行啊,这样会出事的,正想着放弃,伸手摸了摸求救弹。

  “不……行,不行,我不能放弃,没事儿的排长,我扛得住,天亮了……就,就好了”李必拉住郝少辉的手,他不想就这么放弃,什么也没做,就放弃了,他不想让王守仁失望,这个郝少辉也知道,他在内心挣扎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放弃了拉向求救弹。

  他将李必抱在怀里,用力的搓着李必的手臂,身体,想让他颤抖的身体能感觉到一点温暖,可是没有半点儿作用,浑身都是湿漉漉的,他将自己的背囊拿下来打开,发现里面也全部都是湿的,然后又将李必的背囊打开,也同样全都是湿了,于是他将自己的衣服脱了,光着膀子将李必抱在怀里,在一丝星光下,郝少辉的身上的水珠折射着点点星光,宽厚,壮实的身影,抱着一个比他整整小一号的身体,像是一头熊怀里抱着自己的孩子一样。

  抱了一会儿,发现这样不行,于是他将李必的衣服也脱了下来,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一起,肉挨着肉,他用自己的身体温暖这李必,或者说他们互相取暖,李必在迷迷糊糊中,仿佛感觉自己躺在了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怀里,他脑海浮现了老杨在站台的那个身影,一身浅蓝色警服,挺拔的身影,伫立在站台边上,慈祥的微笑着向自己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