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作者:芃泽*384331      更新:2021-04-27 16:42      字数:3286
  到了吃饭的时间,李必带着老杨去食堂,刚好碰到郝排长,然后三个人就在一边吃边聊,郝排长一个劲儿的夸李必,训练怎么刻苦,各项目多么多么的拔尖儿,是个好兵。老杨则是一直说着感谢的话,说以后还得麻烦多照顾他什么的,吃完饭李必本打算和老杨在宿舍里一起躺着说说话的,可是连长交代的事情还没做完呢,待会儿就要回了,然后就让老杨睡会儿午觉,自己忙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李必正在认真的写着材料,老杨默默的站在他背后看着,嘴角上扬,直到写完之后,他才发现老杨在身后微笑着看着他。

  “呀,叔你咋不多睡会儿”李必咧嘴一笑。

  “啊,我不困,没事,就想多看看你,一会儿要赶车回去”说着老杨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李必的脸,那被晒得成古铜色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一排整齐的牙齿显得特别的白。

  看着老杨脸上慈祥的微笑,感觉着手心的温柔,李必慢慢的捂住了老杨的手:“叔,你今天就留下来陪我吧,明天再回去”

  看着李必眼中的渴望,他反过来捂住李必的手,轻轻的揉捏着,然后微笑着说:“那样会影响你休息的,傻瓜,反正离家里也不是很远,你要是想我,等你休假也可以坐车回来”说着老杨又伸出手指刮了刮他的鼻子。

  没一会儿有人敲门:“李文书,连长找”

  “好,马上去”李必回应道,然后对老杨说:“叔,我待会儿找我们连长请个假,等下送你”

  “哎,不……”没等老杨说完李必就小跑着出去了,老杨也站起身跟着出来,看着李必去三楼,进了靠中间的一间办公室,老杨也跟着过来,他敲了敲门

  “进来”王守仁听见敲门声有些奇怪,因为,为什么没有喊报告,正在他有些疑惑的时间,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先门口,他转身进门然后关上门,转头看到王守仁的时候,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是一声爽朗的笑声想起。

  李必正在背对着他,看见王守仁脸上的变化,他微微扭过头看了一眼,发现是老杨笑眯眯的走了过来。

  老杨本来想找李必的领导感谢一番,然后再回去的,没想到遇见熟人了,此时办公室里的三个人突然定格,画面转到十年前。

  “你好,我是特别突击队的队长,王守仁”一个健壮的男人穿着一身迷彩伸出手。

  “啊,你好你好,终于等到你们了,我是桂城西区派出所的杨宏宇”说话的正是老杨,此时他显得很年轻,身材微胖,他伸出手握住王守仁的手说着。

  “你们队长呢,现在情况怎么样”王守仁看了看周围问道

  “我们队长正在设法和歹徒谈判,歹徒挟持人质到了珠宝店的柜台后面,手持钢刀,人质是一名35岁的女性,和一名十岁的小男孩,小男孩被困住手脚也在歹徒可伤害的范围内……”杨宏宇将现场的情况基本介绍了一遍。

  “把室内平面图给我”王守任看了看平面图,上面画出了歹徒和人质的位置。他将图纸交给身后的一个队员说道:“带着他们勘察现场,要快!”

  不一会儿王守仁手指按着耳机:“各小组请注意,现在歹徒情绪激动,挟持的时间过长,随时都有可能威胁人质的安全,我要你们无论如何都要给我把人质安全的带出来,时间紧急,准备行动”

  “狙击小组已就位”

  “爆破小组已就位”

  “突击小组已就位”

  耳机里传来各小组已就位的声音。

  “报告,歹徒位置不利于狙击,可能会对人质造成伤害”

  “报告,三分钟后爆破组,可实行爆破”

  “突击小组准备就绪,随时可以行动”

  听到耳机的报告,王守仁拍了拍身边的杨宏宇,然后走到一辆警车前拿起一个喊话喇叭,他拍了拍手里的喇叭然后对着珠宝店里面大声的喊着:“里面的人听着,你想怎么样,你有什么要求,你可以提出来,我们绝对的满足你,一直这样僵持,大家都不好过,不如你说出你的条件,我满足你,但是你别伤害无辜的人”

  “报告,爆破组发生了一点状况,需要一些时间处理”

  王守仁按住耳机:“需要多久”

  “大概十分钟”

  “爆破小组请你们尽快处理”

  “收到”

  “猎鹰,你是我们最好的狙击手,我相信你,有机会随时射击”王守仁说完又举起喇叭喊道。

  “里面的人,你听着,我可以给你车,给你准备钱,让你离开,只要你不伤害他们……”王守仁大声的喊着,杨宏宇有些担心看着里面。

  “我能相信你吗?”突然里面传来了一句回应,歹徒一只手夹着刀,用另外一只手拿起喇叭,就在这紧要关头,人质突然在歹徒喊话的时候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孩子,等待已久的狙击手猎鹰。抓住这个空隙,瞬间将歹徒击毙,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无法挽回的意外发生了,歹徒因为惯性,架在人质脖子上的钢刀,随着歹徒倒地的瞬间,割开了人质的气管和动脉,鲜血如喷泉般喷射出来,突击小组也瞬间闯了进来,一名突击队员在歹徒身上补了几枪,将歹徒手里的刀踢开,另一名则一把抱起身边的小男孩跑了出去,此时医护人员冲进来,按住了躺在地上女子的伤口。

  此时外面的杨宏宇抱着小男孩,抚摸着小男孩的背,轻轻的拍着,紧紧的抱着,小男孩就这样在杨宏宇的怀里哭晕过去。

  事后,王守仁被降级处分,被下放到连队,那名狙击手也因为这次影响复员了,谁能想到命运竟是如此的捉弄人,此时三人在十年后又再次相遇。

  画面转到办公室里,王守仁起身走过来,握住老杨的手:“杨队长,好久不见啊”

  “是啊,好久不见啊,王连长,没想到李必的连长是你啊”老杨微笑的说道。

  “来坐,坐”说着王守仁伸手请老杨坐下。

  “小李,愣着干嘛”见李必张大了嘴巴看着他们两个,王守仁示意李必倒茶。

  看着他们两个似乎很熟的样子,李必倒了一杯茶端过来,疑问的看着老杨,还挤眉弄眼的,一脸“这是什么情况”的表情。老杨只是看着看他,没说话。

  “那什么,小李,你先出去,我跟老朋友叙叙旧”王守仁点着一支烟,李必转身离开带上门,心里嘀咕着“叙旧还要把我支开,难道你们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真是的,不愿意让我听,我还不稀罕听呢”边想着边回到自己的宿舍,一下子就躺在了床上,他将头埋进枕头里,深深的吸了一口,一股熟悉的味道涌入鼻腔,那是老杨身上的味道。

  “什么,干儿子?”王守仁深深的吐了一口烟,接着说道:“嗯,也好,至少有个人照顾他,这孩子,唉,我欠他的”

  “我们都欠他的,我只想他过的好点,没别的”老杨说着喝了一口茶,两个人谈了很久,王守仁硬是将老杨留了下来,然后在自己的房间里架起了火锅,拿来了成箱成箱的啤酒,说要不醉不归。

  老杨来到李必的宿舍,他轻轻的推来门,看到李必正躺着床上睡着了,嘴上还挂着微笑,他走进来嘴里轻声笑着说:“这小子做什么美梦呢,”说完他用手捏住了李必的鼻子,只见李必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脸都憋红了,他猛的睁开眼坐起来。

  “叔,你们叙旧叙完了吗?”李必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床,心里想着我咋就睡着了,看来老杨身上的味道太好闻了,直接把我迷晕了,其实就是李必闻到了老杨的味道让他感觉安稳,踏实,然后就睡着了。

  “走,我送你”李必拉着老杨就往外走。

  “上哪儿去啊,臭小子”老杨微笑的看着他

  “叔不是要赶车吗?这都几点了”李必歪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

  “今天不回去了,就跟你挤一晚上,老王准备了火锅,走吃火锅去”老杨看着李必突然兴奋的表情,有些想笑。

  “看你这傻样儿”说着老杨伸出手揪了揪李必的鼻子。

  “看来啊,还是连长的面子大,我死乞白赖的让你留下都留不住,这连长让你留下,你就留下了”李必故作的叹了一口气。

  “啪”老杨一巴掌拍在了李必的屁股上:“别废话了,吃饭去,人家还等着呢”说完先出去了,李必屁颠儿屁颠儿的跟了上来,一边笑嘻嘻的看着老杨,一边问:“哎,叔,你跟我们连长是怎么回事儿啊,什么时候认识的啊,你们两个关系很好吗,要不你替我跟我们连长说说,让他别……”

  老杨停下脚步,瞪了一眼在一旁叽叽喳喳的李必:"你小子有完没完啊,这脾气秉性咋一点儿没改呢,跟我第一天认识你一样儿,一点变化都没有。想让我帮你说好话,你别想了啊,我跟你连长是老战友,我了解他,我也相信他不会害你,绝对是对你好,所以你别再废话了啊"

  “哦,好吧,知道了,叔一点儿也不疼我,哼”李必故作生气的模样,然后瞟了一眼老杨。

  见李必这样子,老杨笑着摇摇头,伸出手摸了摸李必的头:"傻小子,我怎么不疼你呢,你可是我儿子啊,我不疼你疼谁啊,行啦,快走吧,别让你连长等急了"

  表面上李必还是一副故作生气的样子跟在老杨后面,其实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儿。

  三个人坐在不大的房间里,锅里的水沸腾着,升腾起雾气,王守仁把各种食材一股脑儿的全部倒进去,然后开了三瓶啤酒,拿起来。

  “我先干为敬”说完咕咚咕咚的喝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