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作者:芃泽*384331      更新:2021-04-17 15:48      字数:3222
  在跟王守仁接触的时间里,李必越来越觉得这个连长身上有一种不可抗力的魅力,个人魅力,也有可能是他心仪的类型吧,也不排除有这个因素,但是这些不是最主要的,主要还是连长的个人魅力吧。

  给连长到洗脸水,整理衣物,端茶倒水,拿帽子,就像一个贴身女仆一般,额,贴身男仆,平时连长会跟他讲很多很多关于打仗的故事,有一天他端来洗脸水过来,因为王守仁要去团部开会,所以他放下水盆准备去给连长把常服整理出来。

  他拿起常服,走过看见王守仁在擦脸,然后走过去,看着桌子旁边一角下压着一张老旧的照片,他注意到这张照片很久了,并问道:“哎,连长,这个照片左边的一个是您吧,真年轻帅气”说着指着照片左边那个拿着一杆八一杠的人。

  “算你小子眼尖,对,没错这是我,”说着王守仁叹了一口气“哎呀,这一转眼二十四年了”说完他拿起毛巾敷了敷脸。

  “哎,连长,着旁边的几个人都是您的战友吧,我怎么见过呢,是不是在别的连队啊”李必随口便问道,只见王守仁突然脸一黑,李必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完了。

  “好啦,打听这么多干嘛,把我常服递给我。”说着王守仁一脸不耐烦的夺过李必手里的衣服,紧接着又说:“去把我昨天晚上整理的资料放在包里,一会儿我要用”

  “是”李必一脸委屈样儿的走开了。

  他将资料整理好,放进公文包里,然后出来,见连长正在一辆吉普车旁边等着,随即他小跑过去将公文包递给王守仁,看他一脸苦瓜脸王守仁说道:“怎么,吃苦瓜了,苦着个脸”

  “我……”李必正要说什么,吉普车就开走了,李必低着头往回走着,垂头丧气的,走到训练场,见战友们正在训练格斗搏杀术,他一脸羡慕的看着,然后一个人靠在一棵树上发呆。

  李必平时大部分时间都是闲着的,除了连长在连队里,他就跟着连长四处跑,但是连长经常要去开会,外出,所以一旦连长出去了,自己就无所事事,不知道干什么,正当李必发呆时,突然有人拍了他一下。

  “哎,发什么愣了”一排长郝少辉笑着看他。

  “郝排长,我这不是无聊嘛”李必一脸无奈的看着郝少辉。

  “看你这一副苦瓜脸,怎么,又被连长骂了”郝少辉将手搭在他肩膀上说道,李必尴尬的笑了一下没说话。

  “没事,他骂你就骂你呗,骂一下又不掉块肉,他骂你证明他还在意你啊”郝少辉安慰的说道。

  “我知道,谢谢郝排长”李必说着转过头看着战友们训练,郝少辉见李必看着训练场似乎明白了什么并开口说:“想不想一起训练”

  李必有些犹豫的说:“哎,排长,我是文书,可以吗?”

  “文书就不能练啊,文书就不是野狼侦察连的兵吗?”郝少辉拉着李必边走边说:“咱们野狼侦察连是尖刀连,是连续三届的优秀连队……”

  听着郝排长说着野狼侦察连的辉煌历史,李必也有了一种荣誉感,一种自豪感,他跟着郝少辉一起,心里也渐渐的有了一种对作战人员的崇拜,虽然自己现在是文书,但是只要自己足够优秀,到时候有什么演习啊,比赛啊,就不怕连长不让他去,他很想在连长面前表现,他也想像其他的作战人员一样在战场上拼命,而不是只当一个文书,在后方看戏。

  他斗志昂扬的练习着,越来越起劲儿,越来越兴奋。每天伺候完连长一得空儿就会去找郝排长,每天晚上都训练得很晚,这些都被王守仁看在眼里,他明白李必的心思,但是同样的他也是清楚李必的性子,如果轻易的就认可他,放纵他也不行,所以得磨一磨他的性子,不能急。

  夜晚寂静的训练场上传来“砰,砰砰,砰”的闷响,一个矫健的身影在月光下,一拳一拳的击打着沙袋,他浑身被汗水浸湿,汗水随着每一次挥拳而洒落在地,训练场旁边的楼里还有几扇窗户亮着灯,其中三楼的一扇窗户里,探出一个头,他将双手撑在窗沿,右手夹着一支烟,他将目光投向远处的训练场,眼神深邃,他猛的吸了一口烟,然后轻轻吐出,嘴里轻声说道:“这小子这几天怎么越来越拼了,”说完转身回到座位看了看桌子上的文件,关于今年全团的搏击比赛参赛人员的名单,他扫视了一眼,将目光停在了最后一名字“李必”随即嘴角微微上扬。

  第二天清早,李必早早起来整理好内务,然后把王守仁的洗漱用品都准备好,还有常服和资料,今天连长又要外出,今天又还大把的时间可以跟他们一起训练了,李必心里越想越开心。

  刚一进门看到李必在哪儿傻笑:“哎,想什么呢,笑得那么开心”,这一声把李必吓得一哆嗦。

  “没什么,呵呵,连长早啊”李必笑眯眯的回答。

  看他这个样子,王守仁边洗脸边说道:“你那个参加搏击赛的名额,我给别人了。你就给我老实呆着”

  “啊?凭什么啊,连长,我……”李必一脸失望,有些气愤的说道,还没等他抱怨王守仁打断道。

  “你什么你,不是不让你去,你一个文书去干什么,都时候别的连队不笑话我们没人了吗”王守仁虽然嘴上这么说,也只不过是随便找个借口而已,他知道李必这段时间刻苦训练,成绩靠前,名额是他自己凭实力拿的,但是现在让他去出风头,肯定会忘形,坚决不让他去。

  “你现在给我老老实实的坐好你分内的事,其他的别想”王守仁一脸严肃的说着,穿好了衣服,拿起公文包出去了。

  “小李,把我桌上的文件拿过来”李必还在生着闷气呢,听见外面王守仁叫他,然后他拿起桌子上的文件走出去,快到门口听见连长正在和指导员这话。

  “老王啊,你为什么不让小李去啊,他成绩在整个连队都拔尖,去了一定拿名次的呀”指导员说着。

  “小李这孩子啊,我很喜欢,他性子烈,刺儿头兵嘛,别的连都不敢要他,我老王不怕啊,这么好的苗子,可不能毁了,得一步一步来,急不得”王守仁语重心长的说着。

  “小李”见李必半天没来,王守仁大声喊道。

  在门后面听到了他们的谈话,李必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他原本以为连长一直看不起他,或者说看不上他,总是什么事儿都不让,现在看来,原来是这样的,听到王守仁喊他,他大声回道:“来了,”然后小跑着出来了。

  “哟,这咋还掉金豆子了”指导员见李必眼睛红红的,刚说完王守仁有些气愤的呵斥道:“滚一边去,哭什么,孬兵,熊兵一个,”然后两人上车离开了,留下李必站在那儿抽泣着,他揩了揩眼睛,然后慢悠悠的走训练场边,蹲在一棵树旁边,将头埋在双腿之间。

  “哎,怎么了,鸟儿,孵蛋呢?”郝排长晃着肚子走了过来,李必抬起头,一头栽向郝排长那微微鼓起的肚子,然后双手环扣住郝排长的壮腰“呜呜呜”的抽泣着。

  “又被骂了?哎,行啦,别哭哭啼啼的,咱们野狼侦察连的兵,流血不流泪”说着郝少辉将他扶想一旁,挨着他坐下,用手把他揩眼泪。

  “连长啊,他就那脾气,刀子嘴豆腐心,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他骂你就骂你呗,有不掉块肉”郝少辉安慰道。

  “不是,我知道连长对我好,我就是觉得自己不够好,让他失望了”李必抽了抽鼻子说道。

  “你好,你怎么不好,你的努力大家都看在眼里,连长也是一样,都知道,你很好了,别胡思乱想了”郝少辉拍了拍李必的肩旁说道。

  “李必,门口有人找”一个执勤兵过来说道。

  “在哪儿?谁找我啊”李必疑惑的问道。

  “说是你爸,就在门口,你快去吧”

  听见执勤说你爸两个字,李必先是一愣,然后瞬间从地上跳了起来,边跑边说:“郝排长,谢谢你,晚点儿请你吃食堂”

  “呵呵,这小子”郝排长笑着摇头说道。

  当看到门口站着的那一道身影,白色的衬衣,黑色西裤加皮鞋,身形挺拔,肚子微微隆起,双手背在身后正看着远方。

  见到一个兴高采烈,蹦蹦跳跳的身影朝他跑过来,老杨微笑的招着手。

  他一把抱住这个挺拔的身影,将头埋在老杨的胸前,深深的吸了一口他的味道,这个让自己日思夜想的味道,让自己沉醉的味道,他双手环住老杨那宽宽的背,紧紧的抱着。

  “你都要把我抱得喘不过气了,小子”老杨摸着他的头微笑着说道。

  李必松开手问道:“叔,你咋来了呀”

  “当然是想你了啊”老杨一脸灿烂的笑容接着又说:“你小子不是在信里说想我想到失眠吗?”

  “嘿嘿,走,带你参观参观”李必拉着老杨的手,登记完之后带着老杨四处看着,李必一边兴奋的说着他在这里的各种事情,一边像个小孩子一样的摸摸老杨的肚子,又摸摸老杨的脸,趁着没人注意还狠狠的亲了一口老杨的脸,还被老杨呵斥注意形象。

  两人说着笑着来到李必的宿舍,李必是单独的一个宿舍,专门给文书准备的,看着被整理的整整齐齐的宿舍,老杨欣慰的表扬道,看到你小子的改变,我也是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