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作者:芃泽*384331      更新:2021-04-16 19:05      字数:3255
  而李必其实早就想过了,因为洗澡必须在熄灯之前,所以他故意拖到最后,他害怕自己看到那种肉欲横飞的场面会控制不住邪火儿除臭,那以后可没脸待下去了,所以他故意拖到最后,果然如他所料,澡堂一个人都没有。

  和周昆一起脱了衣服,放进换衣间的储物柜里,然后端起洗漱用品进了洗澡间,周昆跟在李必的身后,他盯着眼前的李必,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但是从眼神里可以看出周昆有了一丝丝的变化。

  二人走到淋浴下面,李必找了一个角落打开了淋浴开始洗,周昆先是在另外一个角落,没过多久又跑到他身边边搓背边说道:“哎,我给你搓搓背,等会儿你给我也搓搓,我自己够不着”

  看着周昆光溜溜的,一边冲着淋浴,一边搓着自己的肚子,李必“噗嗤”一笑。

  “哎,你笑什么啊,你是笑话我胖吗?”周昆说着伸出双手去挠李必的胳肢窝。

  “让你笑,让你笑”一边挠一边说着。

  “呵呵呵,我不笑了,呵呵呵,别挠了,我不笑你了,哈哈哈”李必被挠的扭动着身体都要笑岔气了,周昆这才停住手,然后拿起肥皂给李必:“给我搓搓背”

  接过周昆手里的肥皂,他没急着搓,看着周昆背对着自己,白花花的皮肤,背很宽,臀大,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的瑕疵,想一块洁白无瑕的美玉。

  “快点儿啊,你干嘛呢”周昆有些疑惑,扭过头见李必拿着肥皂看着他的背发呆,被他这一说李必回过神来,稍显的有些慌乱心里暗自嘲讽自己“我在想什么呢,真是可笑,怎么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突然李必手上一滑,肥皂掉在了地方,正好掉在了周昆的脚边,两个人都是愣了一下,然后周昆嘴角微微上扬,弯下腰去捡起肥皂。

  看着周昆的动作李必瞬间明白了这个所谓的'捡肥皂'是怎么回事了,他之前一直不太理解这是个什么更,现在这个画面在自己的面前,白花花的两瓣儿屁股,在他的面前开了花,周昆捡起了肥皂准备递给他,发现李必转过身去,自顾自的搓了起来。

  他疑惑的问道:“你怎么了”,其实刚才周昆也想到了“捡肥皂”这个更,但是他也只是觉得好笑,不过刚才在换衣间脱衣服的时间见到李必的身材,自己还是有些羡慕的。

  见李必没回答他接着说;"那我先帮你搓吧,"说完就开始给李必打肥皂,刚一接触李必身体一颤,像是碰到什么敏感的东西似的,周昆愣了一下,微微一笑,搓着搓着就开始不老实了,越搓越往下,突然一下将手滑到前面,一把握住了李必的武器,吓得李必立马一个转身。一把推倒了周昆的胸脯儿上,因为打完肥皂地面很滑,周昆脚下一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哎哟喂”周昆坐在地上摸着自己屁股,疼得直呲牙,李必马上上前将他扶起来,边扶起他边责怪道:“你闹什么啊,这下好了吧,摔疼了吧”

  看着李必略带气愤的眼神,周昆咧开嘴呵呵呵的笑起来:“我哪儿知道你这么大反应啊,我就开个玩笑而已,你至于吗?”

  “别闹了,赶紧洗完回去睡觉,快熄灯了”

  从洗澡间出来,李必一直没说话,他不是不说,而是觉得很尴尬,毕竟男生在一起打闹很正常啊,自己这么大反应,反而有些不自然,周昆则一直在旁边跟着道歉,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一个一声不吭,一个不停的道歉。

  熄灯后周昆躺在床上,盯着上铺的木板,想起李必处处的帮助他,维护他,他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周昆从小被母亲溺爱长大的,但是他父亲比较严厉,对他一百个看不上,从小到大在外面跟人打架或是被人欺负,从来也不说,可能是因为他的成长环境让他性格有些跋扈,容易让人厌恶,所以一直没什么真心的朋友,他还是第一次碰到李必这种像大哥一样的保护他的人,所以对李必产生了一种依恋。

  感觉到下铺一直在摇晃,周昆在下面不停的翻身,李必将头伸出来看着下面小声喊着:“喂,周昆,你干嘛呢,赶紧睡”

  发现李必看着他,周略咧嘴一笑小声说道:“我睡不着”

  李必叹了一口气说道:“睡不着数羊,”然后将头蒙在被子里。

  见李必躺下了,周昆又翻了个身,嘴里嘀咕着“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四只……”

  ……

  随着一阵悠长的起床号,大家纷纷起床叠被子,然后穿衣服准备集合,李必跳下床掀开周昆的被子,用脚推着他:“哎,哎,快起来了,集合了”

  周昆懒洋洋的睁开眼,用手背揉了揉眼睛,李必把他的衣服递给他;“快点儿,晚了又挨训”

  集合完毕,出早操,围着操场跑一公里,然后站军姿半小时,这一趟下来大家都清醒了,精神饱满,之后就是吃饭,然后又是训练,日复一日的,很快夏去秋来,萧瑟的秋风吹过大地,渐渐有了一丝凉意。

  ……

  很快新兵连的训练结束了,到了分配的时候了。

  在操场的空地上,路边听着着五辆卡车,分别是编号一,二,三,四,五。每一辆车将去往不同的连队,大家都非常期待的等待这被叫到自己的名字。

  “刘梦”

  “到”

  “二号车”

  “是”

  “李大光”

  “到”

  “一号车”

  “周伟”

  “……”

  看着大家纷纷都被叫到名字分配走,只有李必和周昆大眼瞪小眼的站在原地,他俩茫然的看着大家,卡车一辆一辆的驶离了,他俩面带羡慕的看着他们,李必心里想着“什么意思啊,我这是没人要吗?是不是搞错了,我平时训练成绩都是拔尖儿啊,怎么可能呢,”他看着指导员,然后跑过去:“指导员,那什么,我是要去哪儿啊”他一脸无辜的看着指导员

  瞅了瞅李必那急迫的样子,指导员开口说道:“你?你等会儿跟我走,有你去的地方”

  “哎,指导员那我呢”周昆眼巴巴的看着指导员问道。

  “野狼侦察连……”指导员顿了顿接着说道“炊事班”

  听到指导员说炊事班,周昆脱口而出:“啊?可是我不会做饭啊”

  指导员呵呵一笑:“炊事班训练任务少,至于做饭嘛,你还不够格儿”

  说完指导员示意他俩跟上,不一会儿听到前面的指导员说:“哎,老王,来正好,人我给你带来了,我得先走了,我还要去一趟炊事班”说完转身下楼了,周昆看了一眼李必,然后转身跟上指导员。

  在二楼的楼梯间里,李必抬头看见王守仁正歪着脑袋看着他。

  “哎,那个兵,发什么愣呢”

  “报告连长,我,我没发愣”李必敬礼回答道。

  见李必这么说,王守仁愣了一下随即一笑:“那什么,你去二楼最里面的宿舍找里面的那个老兵,他会告诉你怎么做,去吧”

  “是”敬礼李必转身朝二楼的尽头走去,到尽头看见一件宿舍里,一个人背对着他正在整理着被子,地上已经有打包好的行礼,上面用红色字体写着大大的“光荣退伍”四个大字:李必敲了敲门,那老兵回过头看了一眼李必,然后微笑着说道:“你就是新来的文书吧,”他边说边叠着被子。

  “啊?文书?”李必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疑问。

  见李必似乎不明白然后他转过身看着李必:“你不是先来的连长的文书吗”

  李必似乎是有点明白过来了,连忙说:“哦,是连长让我来找你的,他说你会告诉我该怎么做”

  “哦,我叫聂刚,是连长的老文书,这不,你来了吗,呵呵”说着聂刚指了指地上的箱子,咧嘴笑着,这个笑容显得有些牵强,李必分明看见他眼里不舍的泪光。

  “班长好,我叫李必,刚结束新兵连的新兵蛋子”李必微笑的伸出手,聂刚愣了一下,伸出手握住李必的手,两人相互一笑,然后聂刚说着平时的工作内容。

  “额,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文书嘛”聂刚笑了笑接着说:“你记住了啊,连长六点起床,你必须在连长起床之前,把热水和洗漱用品准备好,然后看今天的行程,给连长准备好要穿的衣物,和需要的资料,……”

  听着聂刚说着工作的内容,李必整个人都懵了,这什么意思啊,我还从来没这样伺候一个人呢,我才不干呢,我是来当兵的不是在做保姆的,越听越气愤,他放下手里的包转身走跑出了宿舍,后面的聂刚叫到:“哎,你干什么去啊,我还没说完呢”

  李必一边朝着连长办公室走去,一边嘀咕着“什么狗屁文书,我才不干呢”

  刚到门口,门开着,王守仁正在跟一个身穿常服的人说着话,李必看看他肩膀上的军衔“一杠三星”跟连长一个级别的。

  “我明天要去团部开会,到时候……”正说着看见李必站在门口,王守仁叫到“小李,给我倒杯水”说着抬起手中的水杯。

  李必看着眼前对自己下命令的连长,高大挺拔的身材,微胖的身躯,挺着不大不小的将军肚,给人一种不可违抗的气势,李必就这样鬼使神差般的,走过去接过手中的茶杯,然后转身到一旁的隔间提起暖水瓶倒水,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本来想跟连长说自己不想干的,可是当听到连长让他倒水时,他不知道怎么了,就感觉有一种无法抗拒的气势,驱使自己行动一样,也就是从这一刻起,李必开始了文书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