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五
作者:无可救药的梦      更新:2021-06-16 22:49      字数:1907
  “怎么办?”周成问。

  “咱们过来的时候是往那个方向走的?”王浩洋抬头望了望天,问。

  “就是这个方向没错啊?”

  “那等他们来找我们吧。”王浩洋顺势坐在了地上。

  “怎么可能啊?王浩洋,这附近到处都是猛兽,你用脑子想想也不能呆在这里啊?”

  “那怎么办?越走越远吗?”

  周成检查了一下手机,发现没有信号,没有办法,两个人呆在原地。

  月光阑珊,几处繁星点点,黑暗下王浩洋看着眼前的虚无,他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飘渺。夏天的晚上并不燥热,凉爽的风四处流浪,一直飘向没有人知道的远方。只是令人烦躁的是,无法消灭的蚊虫。刚刚呆得没一会儿,王浩洋的身上就已经被叮了好几个大包。

  “诶,王浩洋,你真的喜欢山哥吗?”周成忽然像打了鸡血一样,一脸邪笑地看着王浩洋。

  “算是吧。”王浩洋低声呢喃。

  “真的吗?你确定就是那种喜欢吗?”

  “是啊。我总是把许老师和我爸联系在一起。”

  “那你想和山哥那啥吗?”周成的声音越发猥琐了,压低了声音在王浩洋耳边问。

  “哎呀你烦不烦?我不是给你说了,我就是喜欢他吗?你觉得呢?”王浩洋回答。

  “那你就对女生一点感觉都没有吗?”周成不依不饶地接着问。

  “你别问了,胖子。”

  周成越问越激动,在黑夜里眼睛闪闪发光,他拽着王浩洋的手说:“你是不是只是觉得山哥和你爸很像,然后就把儿子对父亲的爱错当成了你自认为的喜欢?王浩洋你想一想,觉得有没有可能?”

  “不可能!胖子,你不要把我当成傻子行不行?”王浩洋一把撒开周成的手,继续看着黑暗里的虚无。

  王浩洋虽然嘴硬,但王浩洋却把周成的话听进去了。或许真的就是因为许泽峰和父亲的某些类似之处,让自己觉得喜欢许泽峰。比如说,许泽峰和父亲一样黑,许泽峰有着和父亲一样的笑声,许泽峰的声音也很语气也很像父亲。想到这里,王浩洋想哭,他觉得自己是一个可悲的人,曾经的他认为这份爱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事到如今,他又不敢承认这份卑微的一厢情愿究竟是否能被称为爱。

  王浩洋问周成:“胖子,你说我怎么办呐?”

  “嗯……”周成站起身来在黑暗中四处徘徊,他思考了一会儿,说:“王浩洋啊,你应该移情别恋。就是把你的这份爱转移到其他人身上,这样你就可以不去想山哥了。”说完,周成蹲在王浩洋的面前,露出一副渴求表扬似的表情。

  王浩洋鼓起勇气问:“你真的这么认为我和许泽峰之间,没可能吗?”

  “王浩洋我把话说难听一点,这件事情是压根就不要想,山哥他都三十多了,再说了,他还是你的老师,怎么想都觉得离谱啊?”周成的语气很坚定,像是内心里反复推敲之后的答案,王浩洋看到周成当真在思考,便不再问了。

  见王浩洋不说话,周成紧接着补充了一句:“王浩洋,在你打算问我怎么办的时候,你心底里面其实已经有答案了,你要学着面对。”

  “王浩洋?周成?”黑暗中传来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了,王浩洋像是被电到了一般瘫坐在地上,黑暗中看着那个身影,他终于哭了。哭得低声,混杂在蛐蛐的烦扰下,周成跑在树叶上的声音配合着他讲不完的话,消散在王浩洋的耳边,取而代之的,是许泽峰长长久久以来的呼唤。

  此时此刻,再严厉的训斥都已经不能进入王浩洋的大脑,他看见许泽峰气冲冲地走过来,一把把自己拉起,责怪似的问自己问题。王浩洋回答不上来,偷偷在黑暗中流泪,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王浩洋!”

  是许泽峰的呼唤把自己拉进了悲伤,又在很短的间隔内,许泽峰的呼唤把自己拉回了现实。许泽峰刚把训斥讲完,这会已经不那么生气了。他站在王浩洋的面前,个头威猛,气场强大,眼神中透露着不可辩驳。一下之间,王浩洋再一次看到了最开始的许泽峰,春天里的意气风发,是那个不属于自己的令人望而生畏的男人。

  许泽峰一把拉起王浩洋的手,往南走去,原来周成没有记错方向,再往前走不超过两百米的路程就回到了最开始的草地。王浩洋感觉许泽峰的手攥得紧紧的,他多少次想要撒开都以失败告终。

  把王浩洋拉回到草地的时候,许泽峰莫名其妙地生气了,他冲王浩洋吼:“这么近的地方都找不到路吗?”随后一下子拉开帐篷钻进去又拉上了帐篷的拉链,独留王浩洋在外面吹风。

  周成气喘吁吁地在王浩洋低声说:“刚才咱们两个的话是不是让山哥听见了?”

  王浩洋没有回答,周成便悻悻地回到了自己的帐篷。

  远山,繁星,低矮着头的绿草,晚风吹个不停,蚊虫叫得没完,王浩洋又一下子栽坐进草地,泪眼模糊地看着天空。他不愿回去面对许泽峰,三分出于畏惧,七分则是出于迷茫。他看见点点的亮光在眼前闪烁,似有似无地游动在空气中,凝结在眼底。这便是萤火虫吧,亮光很微弱但因为距离很近,足以和繁星媲美。

  哭过之后,王浩洋的心情好了许多。不知过了多久多久,王浩洋鼓起勇气,站起身来走回帐篷。

  拉开拉链,许泽峰侧躺在那里,面露疲惫的微笑,看着自己。似乎有一丝悲伤,王浩洋知道,刚才那个意气风发的许泽峰再一次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