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四
作者:无可救药的梦      更新:2021-06-14 23:20      字数:1976
  “什么情?”周成问。

  “哈哈哈,这个属于天机,只有自己以后慢慢悟了,不过我想给一个小建议,当你面对它的时候,一定要学会脱身,不要让自己困得太久啊!”

  王浩洋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

  周成觉得离谱,极其不耐烦地想要拉着王浩洋走。就问:“刚才看的多少钱啊?我们不算了!”

  “哎,我不收钱。你这个小胖子呀,太心浮气躁了。”算命先生摇了摇头,看向王浩洋,“我刚才对你说的话,你可以听,又或者不听,记住,这都是你的命。”

  直直地被周成拉走,王浩洋一直在思考刚才算命先生说的话,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发现自己走到了许泽峰的跟前。他看了几眼许泽峰,静静地站在许泽峰的旁边不说话了。

  三个女生也去算命了,回来的时候一脸不悦,纷纷抱怨这些算命的一个比一个离谱,不是要求再掏一两百元消灾就是要求买东西消灾。这些伎俩现在是蒙骗不了这些高中生了。

  周成先是附和了几声,随后给三个女生讲刚才遇到的那个算命先生,他说:“就那边那个老头,刚才猜到昨天晚上我和你吵架了!”顺着记忆中的方向指过去,原本坐在那里的算命先生早已消失,只剩下空空荡荡。“哎呀,人呢?”周成正纳闷。

  “你是不是没睡好出现幻觉了?”崔鑫翻了翻白眼。

  换回来的是一阵尴尬的笑,周成又一下子成为了众矢之的。从昨天吵架开始,三个女生就不停歇地对周成发起嘴炮攻击,要说一起对抗外人这件事上,女人们是最团结的。

  王浩洋还在一边发呆,他在回味算命先生刚才的话,周成拿手在王浩的面前晃了晃,说:“王浩洋,你快给我证明呀?你刚才不是在我旁边吗?”

  王浩洋没有搭理周成,任他在一旁气急败坏地跺脚。

  许泽峰笑得开心,劝止了这场争端,催促大家赶快动身。

  旅行还有最后一个星期的时候,还有最后一个任务没有完成——徒步旅行。据许泽峰说,大概需要翻过几座山,一直爬到山顶,那里会有人设点接应。许泽峰还说,我们是最后一支队伍了,一些速度比较快的已经准备回去了。

  徒步旅行的时候大家都沉默不语,山上的云雾缭绕,凄凄切切几声鸟鸣,隐隐约约还会有猿啼的声音。这山并不险峻,路上的小石子一颗一颗,踩上去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许泽峰走在第一个,王浩洋跟在许泽峰的后面,周成就走在最后一个。为了防晒,所有人都包裹地严严实实。

  六个人排成一列,头也不回地朝西北走。

  早上的太阳还不是太毒辣,一到中午的时候周成就开始抱怨自己累了,要求休息一会。虽然三个女生都在嫌弃周成,却还是身体极其诚实地坐下来休息了一会。到了日薄西山的时候,六个人找了一片空地,眼瞅着还有几个塑料袋和一些矿泉水瓶散落在地上,应该是上一批人遗留在这里的。住宿的安排和以前一样,周成和王婉婷单独睡,王浩洋和许泽峰一起,崔鑫和李若曦一起。

  比较幸运的是,许泽峰,王婉婷和周成都会扎帐篷,用了不到半个小时,趁太阳落山之前四个帐篷就支楞了起来,趁着距离天黑还有一点时间,许泽峰让周成和王浩洋找一些柴火来生火,还特意嘱咐他们两个不要走太远。

  王浩洋和周成哪里听进去许泽峰的话,一路上捡着地上的枯枝落叶,一边聊着天毫无意识地朝森林里慢慢走去。

  “诶,周成,你觉得你现在和崔鑫在一块,你开心吗?”王浩洋问。

  “你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周成东瞅瞅西瞅瞅,不解地问。

  “前两天那个算命的……”

  “嘿,你还好意思和我提算命的?你快说说那天你为什么不帮我证明?”

  “哎呀,胖子你先听我说完,那个算命的说我要被情所困,你还记得吗?”王浩洋问。

  “记得啊?怎么了?”

  “我其实还有一个秘密没有告诉你。”王浩洋随手扯下来了手边的一片树叶,放在手里揉搓。

  “说吧,我周成可从来不把秘密说出去。”说着,周成又弯腰捡起了地上的树枝,他已经抱了足足有一捆了,而王浩洋还没有捡几根。

  “我……说出来之后你可不要惊讶啊,周成咱可说好了。”

  “你快说吧,我啥没见过呀!”周成转过身来面对着王浩洋。

  “真的?”

  “真的!”

  “我好像,好像喜欢许老师啊……”王浩洋只感觉这些话说完之后脑子是嗡嗡响的。他看见周成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听见周成一惊一乍的声音,但唯独不能辨析他所说的内容。呆呆地愣了十秒,他看见周成又用手在自己的眼前挥舞,才回过神来。

  “王浩洋,你要怎么办?”周成问。

  “我不知道啊……”王浩洋愣愣地回答。

  “我觉得,这件事情是不可能的。”周成一脸严肃。

  “我知道啊,还用你说吗?”王浩洋提高了嗓门,但很快又蔫了下来,“我只是在想,该不该离许老师远一点,每一次和他靠近的时候,我都觉得……”

  “先回去吧,王浩洋,这件事情,我今天晚上回去帮你想一想办法……”

  一声声鸟鸣在山间迸发,天似乎黑了下来,两个人的视野越来越模糊,一直到无法看清前方的路。周成和王浩洋的脑子早已成了浆糊,越走越发觉眼前的路不对劲,可谁都不愿意接受迷路的事实。

  又走了一会,周成用手括成了个括号放在嘴边,深深吸了一口气,长长地喊了一声:“许——老——师!”

  一只只鸟飞出树梢,随后是令人窒息的寂静。

  现在的事实是,王浩洋和周成,迷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