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三
作者:无可救药的梦      更新:2021-06-10 23:05      字数:2167
  见许泽峰真得烦了,王浩洋也就不气许泽峰了,他乖乖地,笑嘻嘻地做到椅子上,看许泽峰一个人生气。他忽然想起来,许泽峰现在是一个痛苦的人,刚才又惹得他那么生气,王浩洋不禁心里有一些愧疚。

  不过愧疚归愧疚,他感觉许泽峰生起气来的样子很可爱,尤其是在生病的时候,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躺在床上无能狂怒,很好玩。王浩洋看着许泽峰的背影,沉浸在一股幸福的气息中,这是专属于许泽峰的,这也是别人给不了的。屋里面的灯光亮亮堂堂,空调没有开,一阵阵凉风从窗户往里钻,这是夏天里的恩赐,就像茫茫沙漠里难得的泉眼一样。窗户外的蛐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开始鸣叫了,声音极其富有力量,穿透王浩洋的耳膜,穿到心里去了。

  晚上的时候许泽峰的发烧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王浩洋睡不着,就爬到许泽峰床上,不管许泽峰的阻挠。一瞬间仿佛回到了几个月前在许泽峰家里的场景,就是这样,他躺在许泽峰的怀里静静地思考问题。

  “老师,你那天说的话是真的吗?”王浩洋像一个孩子一样,奶声奶气地问许泽峰。

  “什么话?”许泽峰有点疑惑。

  “你说可以让我把你当做父亲来看。”

  “哦,这件事啊,哈哈哈。”许泽峰憨厚地咯咯笑。

  “你笑什么?”

  “没什么,我就感觉你现在躺在我的怀里,有点认贼作父的意思,哈哈哈哈!”

  “那我想我爸了,怎么办?”王浩洋问。

  “哎。”许泽峰长长叹了口气,打趣道,“你要是想你爸了,就多想我,这样啊,就不想你爸了嘛!”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王浩洋他们一直在骑自行车,一个站点一个站点地过,途径一些风景区了就参观参观,拍几张照片,晚上的时候在一起玩游戏,然后第二天接着出发。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似乎所有人更加团结了,争吵也渐渐变成了友好的辩论,不会再出现意见不合而孤立某人的现象了。其中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周成自打上一次被孤立,几乎不提任何让女生们生气的意见。

  王婉婷和李若曦的事情没有告诉许泽峰,崔鑫和周成的事情许泽峰也不知道,王浩洋的小心思更不可能让许泽峰知道了。但一起聊天的时候,大家会一些聊聊家里面的事,也会问一些家里面的事,一来二去许泽峰也知道了一些事情。

  比如说崔鑫的爸爸妈妈在外做生意,她就跟着奶奶生活。比如说李若曦有一个在北京当老师的哥哥,特别意外的是,许泽峰还认识。再比如说,周成的家里是做房地产生意的,要不然他不会有那么多油水。

  旅途中间还出现过一次自行车的相撞事件,罪魁祸首是周成,他提出和王浩洋比一比谁的速度快,然后就一起加速往前骑,一不小心摔倒,连着王浩洋也一起绊倒,摔了个狗啃泥。

  所幸两个人没什么大事,在诊所里呆了半天,又休息了一天,就再一次出发了。令王浩洋感动的是,许泽峰一直在指责周成的行为,像是包庇自己的孩子一样包庇自己,周成发现了,悄悄给三个女生说,然后王婉婷偷偷告诉王浩洋。

  王浩洋又偷偷告诉许泽峰,结果招来许泽峰的一顿痛骂,说他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再把腿摔断的话就可以马上回家了,还旅什么行呀?许泽峰警告王浩洋,再做出类似行为的话,马上把他送回家。王浩洋心里不爽,暗暗地骂许泽峰。

  刘老头去世的事情很快在班级群里面炸开了锅,学生们自发给刘老头录了一个视频,让班里面的文艺委员汇整在一起,然后在刘老头的葬礼上播放,据说在场的所有人都哭了。王浩洋他们不能赶回去,就依靠着视频和短信保持联络。

  王浩洋想知道许泽峰儿子的事情,但是许泽峰就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白天在外面一起聊天,带领着五个孩子这里转转哪里转转。晚上回到旅馆就拿手机看新闻,监督王浩洋上床睡觉。王浩洋也不敢提,只能在心里面胡乱地猜测,自然猜不出什么名堂来。

  六个人后面的行动就基本上以旅游为主了,爬山啊,看当地的景点啊,品尝当地的美食啊乱七八糟的。参观景点的时候没有导游,许泽峰就主动地给五个孩子们介绍,如果不就知道许泽峰是理科生,谁会把他和理工男关联起来。

  在路过一个到处都是算命先生的大街的时候,周成拉着王浩洋要给他算一算。作为一个深受马克思主义熏陶的人,王浩洋自然是不信这些歪门邪道,但是周成承诺,算命的钱他包,而且如果算一算的话,就请他吃饭,那么不算白不算,更何况还可以白嫖一顿大餐,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两个人转来转去,转来转去都没又找到一个面相看上去靠谱点的算命先生,不是一脸奸笑就是满口胡言乱语,两个人就绕来绕去,绕来绕去,拿不定主意。王浩洋看中了一个穿白色体恤的中年男人,但周成嫌弃他穿得那么现代,一点都没有算命的样子,执拗不过才勉强同意。

  “嘿嘿嘿,小伙子看什么呀?看看学业吧!”算命先生说。

  “都看看吧!你能看啥就都给他看看!直接说结论,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我们也不懂!”周成冲算命先生喊。

  “哈哈,算命讲求的是心诚,你要心底里面虔诚地相信这个东西,而且,小伙子看你面相,是不是最近遭遇了情感挫折呀?”算命先生头也不回地回应周成。

  确实,就在昨天晚上,周成刚和崔鑫吵架,是因为一份水果拼盘,本来崔鑫是要拍照发朋友圈,然后作为生日礼物送给李若曦的。结果周成趁崔鑫不在,一下子吃完了。

  周成被算命先生戳到了痛处,拉着王浩洋想要走,可是王浩洋不愿意,他对面前的这个算命先生心生敬意,想要让他帮忙算一算。不过,只用说结论就行了。

  算命先生先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然后做了一些谁也看不懂的动作,最后摸了摸王浩洋的脉搏。缓缓开口道:“小伙子,你是不是一直被一个东西困扰着呢?”

  王浩洋有些惊讶,他点了点头。

  “情,你这一生注定了被情折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