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二
作者:无可救药的梦      更新:2021-06-09 07:32      字数:2044
  王浩洋让周成在一边坐着,自己拿来温度计去给许泽峰量,轻轻把被子掀开,把温度计放在了许泽峰的腋下,又轻轻地盖上了被子,给许泽峰掖好。许泽峰任王浩洋在那里捯饬,迷迷糊糊地睡觉。

  过了大概五分钟,王浩洋伸出手在许泽峰的被子里摸摸索索,把温度计摸了出来。放在眼前看,松了一口气。

  “多少度啊?”周成问。

  “三十八度五。”王浩洋回答。

  “那还好。”周成感慨了一下,紧接着一脸邪笑地看着王浩洋,笑嘻嘻地说:“你怎么在许老师面前这么温柔呀!”

  “啊?”王浩洋还在自顾自地摆弄着温度计,没有反应过来,这些话在脑子里转了一圈之后,忽然一阵滚烫涌上脸,王浩洋面红耳赤地说:“滚!”

  “别生气呀,嘿嘿嘿,王浩洋,你什么时候对我可以这么温柔啊?”

  “不可能,啊,胖子,你想都别想。”王浩洋不看周成,自顾自地去给许泽峰换热毛巾,一下子窜进了厕所。

  “诶,王浩洋你怎么给许老师敷热毛巾啊?”

  “怎么了?”王浩洋在卫生间喊。

  “许老师身子这么烫,你敷热的有什么用啊?”周成说。

  “不都是敷热的吗?”王浩洋有点迷惑地说。

  “你想想,发烧了再敷热的不是火上浇油吗?”周成问。

  “那我敷凉的?”

  “肯定啊!”

  “那我去找点冰水。”王浩洋思考了一会,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准备出门。

  许泽峰已经难受到了极点,躺在床上不愿睁眼,虚弱地劝阻王浩洋:“哎呦,别折腾了,再折腾折腾我就要死这里了……”

  “不行,老师!你要快点好!”王浩洋坚定地说,仿佛此刻他是一个正义的使者。

  “没用的,你再按照你的意愿治我,我只怕活不到今晚啊……”许泽峰说。

  “我生病的时候就是这么做的,怎么能没用呢!”

  “哎嗨,哈哈哈,算是我求求你了好不好,我现在好好地睡一觉比什么都好使。”许泽峰一转身,又一次把被子压在了身子下面,“大夏天你还给我盖几层被子,我看你存心是想害死我。”

  王浩洋没办法,赌气似的拉着周成离开了房间,“啪!”地一声把门关上了,独留许泽峰一个人安安静静地躺着。

  要说许泽峰不难受都是假的,王浩洋走后,他终于可以不用装了,躺在那里哎呦哎呦地喊,求上帝保佑,求菩萨保佑,求佛祖保佑,快把神仙拜过来完了。难受地喊了一会,他觉得渴,就坐起来咕嘟咕嘟把王浩洋倒给自己的热水喝完,不一会又想去厕所,回来之后就躺在床上看手机,看着看着没意识地睡着了。

  王浩洋和周成呆在一个房间,周成拿手机打游戏,王浩洋在一边看书。周成喜欢一惊一乍,不一会骂这个队友,不一会骂那个队友,时不时还骂几句旅馆的网络不给力,把王浩洋惹恼了,王浩洋就骂周成。周成哪里安静地下来,过不了几分钟又咋咋呼呼的。

  中午的时候王浩洋和周成去吃饭,王浩洋赌气,就专门不给许泽峰带饭,也不去看许泽峰,一直到晚上八点才回到房间。回到房间后,看见许泽峰坐在床上看手机,右手边的床头柜上摆了几碗粥,于是王浩洋就质问似得问许泽峰:“你哪里来的饭?”

  “没人可怜我,还不允许我叫外卖了吗?”许泽峰回答。

  “好。”王浩洋回答,然后看都不看许泽峰一眼,走到许泽峰的背包前把他的几瓶脾酒全部拿出来,马上要离开。

  “你干什么?”许泽峰问。

  王浩洋不理许泽峰,继续走。

  “小兔崽子你给我站住!”许泽峰急了,“你拿我的酒干什么?”

  “喝啊,还能干什么?”

  “和谁喝?”

  “还能和谁喝?”

  “不许去!”

  “为什么?心疼你的酒?”

  “嘿!你是不是翅膀硬了?”许泽峰起得马上要跳起来,拿着手机的手都在颤抖,“不许去,今天晚上你哪都不许去!”

  “凭什么,你现在是病人,管不住我!”王浩洋回答。

  “就凭我是你老师。”

  “没用!”说完,王浩洋“啪!”地一声,又把门关上了,动作极其娴熟,力度极其到位。

  王浩洋到周成的房间没多久,许泽峰就打电话给周成,指名要王浩洋接。

  “小兔崽子你回不回来?”

  “不回!”

  “你看我明天怎么收拾你!”

  “那就明天走着瞧?”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啊,王浩洋你最好三分钟之内让我看见你人,不然后果很严重!”

  “回去可以,给我个理由!”

  “……”话筒那边沉默了一会,许泽峰说:“你想要什么理由?”

  “没有理由我就不回去。”

  “好,王浩洋我给你个理由,啊,我现在,是一个病人,需要一个,照顾我的人。”许泽峰说话一顿一顿地。

  心满意足地挂断电话,王浩洋给周成使了个眼色,丝毫不掩饰内心的喜悦,站起身准备去找许泽峰。

  “酒怎么办?”周成问。

  “酒有什么好喝的?不喝不喝!”王浩洋回答。

  穿过长长的走廊,王浩洋推开了房间的门,看见许泽峰坐在床上,靠着床头,他摆着一副发臭的表情,还在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看样子气得不轻。

  “老师?不是不需要照顾吗?”王浩洋说。

  “你干脆气死我得了!”许泽峰一醋溜划了下去,躺在床上,看不清脸了。

  王浩洋感觉到自己获得了胜利,得意洋洋地走到许泽峰的跟前,拿手摸他的脸,被许泽峰不耐烦地打开后,又乐呵呵地伸进被子想要摸许泽峰的胸。

  “王浩洋你给我老实点,我要你过来是来照顾我的,不是来折磨我的。”许泽峰说。

  “照顾你的回报呢?”王浩洋问。

  “你还想要回报?看来我是越来越管不了你了!”

  “那不行,没有回报的话,这比买卖可不划算。”

  许泽峰又被气得不轻,侧过身子背对着王浩洋,双手抱在胸前,不理王浩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