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一
作者:无可救药的梦      更新:2021-06-06 22:15      字数:2076
  空旷无人的房间里,王浩洋试着坐起来,他想说话但发不出声音,他亲眼看着许泽峰一点一点朝窗台走去,走到了皎洁月光下,风吹起了衣裳。王浩洋惊呼,让许泽峰看自己一眼,但是看到了许泽峰空洞无神的眸子,他害怕许泽峰跳下去。接着,许泽峰跳了下去。王浩洋连忙下床,他想去打开卧室的灯,可是灯昏昏沉沉,视线里一片黑暗。王浩洋走到窗台,朝下看,一股力量也把他推下了深渊,浑身发麻,王浩洋一头大汗地睁开眼。

  “老师!”王浩洋喊。

  “王浩洋?”许泽峰虚弱的声音从另一张床上传来。

  “现在几点了?”王浩洋问。

  过了一会,许泽峰回答:“六点,你怎么醒了?”

  “我没事,做噩梦了。”王浩洋的嗓子很干,他爬下床找水喝,可以感觉自己心脏咚咚咚的跳动声,他有点费力地呼吸,脑子里嗡嗡作响,有点心有余悸地看了看窗台,外面的空气已经亮了。

  王浩洋忽然想起来许泽峰还在发烧,他走到许泽峰床边,看见许泽峰把被子盖紧了,只露出一个头出来。王浩洋用手去摸许泽峰的头,感觉到不可思议的热度。

  “老师?你的发烧好像严重了。”

  “嗯。”许泽峰有气无力地回答,翻了个身仰躺在那里。盖在许泽峰身上的被子只有一个角盖住了许泽峰的那个部位,显露出许泽峰裸露的臂膀,和粗壮的大腿。

  王浩洋愣了一秒,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如此裸露的许泽峰,血一下子涌了上来。他紧接着去给许泽峰盖被子,被子的一小部分被许泽峰压在身下,王浩洋扯不出来,就让许泽峰挪一下。可是许泽峰浑身无力,哪里还能动弹。王浩洋就轻轻推着许泽峰的背,推起来,把被子抽出来,然后盖在许泽峰的身上。做完之后,他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那个部位的反应,他看着许泽峰的脸,有一种邪恶的想法涌上来。

  “浩洋,你过来,让我抱一抱你。”

  “啊?”王浩洋有点迟疑。

  “你过来……”许泽峰睁开眼看着王浩洋,他的声音已经小到几乎听不见。

  王浩洋迟疑地凑了过去,弯下腰。

  许泽峰用尽了力气,一下子把王浩洋搂入怀里。

  王浩洋一个踉跄,跪在了地上,他忽然闻到一股刺鼻的酒气。

  “老师你喝酒了?”王浩洋问。

  “浩洋,你觉得我是个罪人吗?”许泽峰长长地叹气,“人死之后会去哪里啊?”

  王浩洋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替许泽峰难过。

  “我梦见,你爸爸,小磊,还有刘老师他们就站在我的面前。”

  王浩洋把许泽峰搂在怀里,抱着他,想一个孩子一样地拍打,他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他又开始许愿让自己分担一些许泽峰的痛苦了,但苍天似乎并没有回应。

  过了好久,许泽峰的心情平复了下来,王浩洋把他轻轻放回床上,盖好了被子准备去买早饭。回想起上一次自己发烧许泽峰照顾自己时候的场景,王浩洋突然有了一种长大了的感觉,现在,轮到自己照顾许泽峰了。

  王浩洋下楼的时候顺道去喊周成,发现周成和王婉婷,崔鑫,李若曦还在一个房间。崔鑫和李若曦在床上睡觉,王婉婷在沙发上睡。王浩洋问,周成就说自己睡在地板上,才迷糊了一小会。

  两个人一起下楼买早饭,周成告诉王浩洋,昨天回房间之后,李若曦哭着对王婉婷说她同意了,把我们所有人都下了一跳。王婉婷还说不用她勉强,李若曦说是真的。完了之后两个人就抱在一起哭,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一直到很晚很晚才睡,睡之前量体温,好家伙一个比一个温度高。周成还说昨天晚上真得像看电影一样,极其精彩。

  王浩洋在心里默默地想,周成那边可是个快乐的大结局,自己这里真是个悲剧。

  早晨的城市零零散散几辆车,空气里一片清新。王浩洋心里不舒服的滋味也少了点,他有一种自信,一切都会朝好的方向发展,像是王婉婷和李若曦一样。

  时间还早,早餐店刚开门没有什么人。两个人一人喝了一碗八宝粥,吃了点包子,吃饭的时候周成一直在旁边说想河南的胡辣汤了。吃完饭后买了好几杯豆浆。周成想要买一些吃的,王浩洋不让,说是太油腻了没人吃。随后又去水果店买了些水果,紧赶慢赶着回了旅馆。

  周成和王浩洋先回三个女生的房间,喊他们起来吃饭,然后喂他们吃药。周成一坐在崔鑫的旁边就男友力大发,忘乎所以到不管另外两个女生的存在,王浩洋没办法,喂完王婉婷喂李若曦,极其耐心地做完了自己的工作,看见周成还在和崔鑫卿卿我我,心里面不停地翻白眼。

  周成想和王浩洋一起去看许泽峰,可是王浩洋不让。王浩洋一个人掂着饭,顺道捎了几个房间里的薄荷糖,回到了房间。看见许泽峰睡得正香,就去卫生间拿毛巾浸湿了热水,给许泽峰敷上。敷完之后,他又紧紧拉着许泽峰的手,在心里暗暗祈祷他快一点好起来,他摸着那个发烫的手,想要吻下去。

  “王浩洋!”王浩洋猛地发觉自己没有关门,看见周成站在门口,冲他笑,可把他吓了一跳,猛地把许泽峰的手放下。

  “不是让你不要过来吗?”王浩洋惊魂未定地说。

  “我就过来看一眼,山哥又不是你一个人的老师。”周成大声说。

  “嘘!小声一点!”王浩洋气冲冲地走过去,看着周成问,“你想要干什么?”

  “我就看看山哥!”周成一扒拉把王浩洋扒到了一边,紧接着蹑手蹑脚地走到了许泽峰的床边。露出一副夸张的表情,好像是惊讶又好像是难过。

  “看完了吗?看完了快走!”王浩洋催促。

  “许泽峰怎么病得这么重啊?”周成一脸严肃地问,“实在不行去医院吧,发烧太高了也不是个办法。”

  见王浩洋不说话,周成又说:“测测温度吧,三十九度就马上往医院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