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
作者:无可救药的梦      更新:2021-06-05 22:51      字数:1975
  “看来你看开了。”王婉婷笑了笑,说。

  “什么?”

  “你之前可是不让我们任何人跟你聊你的爸爸的,今天怎么这么奇怪?事出必有妖!”

  “是吗?”王浩洋疑惑地问。

  “那肯定的呀,我可是最了解你的人!”王婉婷笑,王浩洋也跟着笑,“王浩洋我问你个问题,你现在还想你的爸爸吗?”

  王浩洋沉默不语,把王婉婷吓了一跳,王婉婷以为自己把王浩洋惹生气了。

  “王浩洋?”王婉婷问。

  “啊,没事,我不想了,他死了,想了也没用。”

  “真的吗?”

  “真的,相信我。”王浩洋语气坚定。

  “哈哈!小时候的王浩洋回来了!”王婉婷笑着说。

  不知疲倦地,两个人走回了最开始出发时的十字路口。王浩洋忽然想起许泽峰的嘱托,三人分开的时间估计早已超过了一个小时,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跟许泽峰解释。

  走近了些的时候,看见路对面站着一个胖乎乎的身影,那个身影在用伞替旁边的人遮雨。旁白的花坛上坐着一个疲倦的黑影,双手托着额头。王浩洋知道坐着的那是许泽峰,但是不敢认,这不是他记忆里那个高大的许泽峰。

  “王浩洋!”路那头的周成连忙挥了挥手,示意王浩洋赶快过去。

  王浩洋站在路的这头等红绿灯,看见那个坐着的身影转过头来看,然后如释重负一般地呼了一口气,肚子的起伏格外明显。

  王浩洋有点害怕,他害怕许泽峰会对自己发脾气,战战兢兢地走过了马路,来到了那头,紧张到忘记了王婉婷的存在。

  “回来了。”许泽峰的嗓子愈发沙哑,声音轻到难以辨析。

  “老师我……”

  王浩洋刚想解释什么,就被许泽峰打断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许泽峰匆忙地站起身,一下子没有站稳差点摔倒,还好被周成扶住了。许泽峰说:“快回去吧。”说完,便头也不回地朝旅馆里面走,把三个人落在后面。

  “你们怎么回来这么晚?”周成凑近了王浩洋的耳边说。

  “我不知道时间。”王浩洋解释,声音故意说得大了些,好让许泽峰听见。

  “刚才山哥都快急死了!两分钟问我一次时间,两分钟问我一次时间!不是我说,诶,王浩洋,我也快担心死了!你到底跑哪里去了?王婉婷你也是,跑什么嘛,李若曦她是个什么人你也不是不知道,刀子嘴豆腐心,她什么想法我能不知道吗?啊?你这么就跑了,你是不是存心让我们所有人担心?”周成说。

  周成一点也不磕巴地把自己的话说完,等着两人回应,可是看见两个人都默默地想自己的心事不说话,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就也平静了下来。

  “刚才山哥又接到了一通电话,好像是他老婆打来的,说什么孩子找到了,在水库里捞出来了,诶王浩洋,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王浩洋忽然猛地一愣,浑身冒出了无数层鸡皮疙瘩,他全身冰凉,表情呆滞地停了下来。

  “王浩洋?”周成用手在王浩洋面前晃了晃。

  “哦,没事,你不要再给别人说了,这是许老师家的私事,我们管不着。”王浩洋说。

  四个人走进了电梯,王浩洋看见许泽峰按电梯楼层的手也有些颤抖,他感觉到痛苦,替许泽峰痛苦,看着许泽峰刚才颤颤巍巍的步伐,王浩洋害怕再出什么幺蛾子会彻底地压垮曾经那个意气风发的“山”,许泽峰的周围散发着阴冷,一种苦涩环绕在四周。王浩洋想要去安慰,可是不知道说什么。他默默地祈祷,拼命去感知,想要替许泽峰分担一些痛苦。

  走出电梯之后,周成有意让王浩洋拉着许泽峰先回房间,自己和王婉婷去找李若曦和崔鑫。许泽峰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王浩洋拉着回到了房间。

  “时候不早了,你休息吧,我们明天不出发了,后天再说。”许泽峰看着王浩洋,含情脉脉地想要说些什么,可还是放弃了。他疲惫地坐在椅子上不说话,眼睛里面盛满了似有似无的泪,但很快又被擦去,让人难以察觉。

  王浩洋也想说些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又噎了回去,他只是感觉到悲伤,深深的悲伤。他去卫生间冲了冲澡,整个过程不超过五分钟,许泽峰不在自己视线里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度日如年。洗完澡后,王浩洋爬回床上,他不敢说话,用被子蒙住头,即使大汗淋漓也不愿拿开。他静静地停许泽峰的呼吸,停他在空气里坐着,坐在自己的痛苦中。

  他听见许泽峰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了明亮而又慈祥的声音。他听见许泽峰强忍着泪,对着手机说:“妈妈?”

  王浩洋忽然觉得,许泽峰也还只是一个孩子。就算是许泽峰,在他的母亲面前,也像是一个委屈的孩子一样,什么时候在外面受苦了,只有妈妈是港湾。

  “妈,这么晚了还没睡呐?您身体怎么样了?快好了就行,我还有十天左右就回去,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身体。我让王蕊去看你,她去了吗?哦,哈哈哈,我这边挺好的。那五个孩子都挺开心的,对,我也挺开心的。小磊的事情你知道了吗?我估计不能去了,你去吧,嗯,嗯嗯。哎呀,我都多大了,饿不着自己。嗯,好,那您早点休息,嗯,我挂了。”

  “滴”地一声电话被挂断了,许泽峰声音停下来后是一片长长的,长长的,长长的死寂。王浩洋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汗水已经遍布全身,他忽然感觉到困意,迷迷糊糊中感觉许泽峰拿起了桌子上,刚才自己画的画看了好久,又感觉到他把灯关上,给自己掖了掖被子,随后回到床上睡觉了。

  梦,今天晚上又是一个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