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九
作者:无可救药的梦      更新:2021-06-05 22:47      字数:2318
  老天爷似乎在开玩笑,刚才在楼上看的时候雨很小,但是就在下个楼的功夫,这雨又成了瓢泼之势。一颗一颗砸在身上,令人无法呼吸。

  “咱们分头找。”许泽峰说。

  “不行!”王浩洋喊。

  “我走右边。”

  “不行。”

  “……不行也得行!我给你说多少次了,我没事我没事,你到底有没有听见我说话?”许泽峰怒气冲冲地对王浩洋喊。

  王浩洋忽然感觉自己很委屈,他想哭,混着雨水颤抖着身体,他看着许泽峰的眼睛,那是凶狠而又虚弱的神情。“老师,你真的生病了……”

  忽然间,王浩洋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女生。

  “周成你走左边,我走右边,王浩洋走那边。记住不要绕得太远,一个小时之内一定要回来。”许泽峰不由抵抗地命令道。

  旅馆就在十字路口处,王浩洋看着许泽峰给自己指的那条路,绿树成荫,遮盖住了大部分雨水,他在犹豫,想让许泽峰走那里,可是看见许泽峰凶狠的眼睛便不再说话了,一点一点朝那条路走去。

  走了不到十步,王浩洋转过身去,看见许泽峰和周成都已经消失在了霓虹里,便强迫自己不去想许泽峰,踩着坑坑洼洼的水泥地,发觉脚底一点一点地浸水。

  这条路正是王浩洋刚才和许泽峰赌气时走的路,王浩洋怎么可以不去想许泽峰,看见十字路口的时候,他便仿佛看见许泽峰站在路的对面一声不吭。路灯照亮了他的短发,他的肩和他的鼻翼,流露出额前的,脚边的浓重的阴影。

  一直走了很久很久,王浩洋的大脑一边空白,以至于忘记了找王婉婷这件事。夏天的雨忽大忽小,王浩洋走走停停,雨下得大了就找一处避雨的地方,下的小了就继续顶着伞往前走。

  王浩洋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在咕咕叫,他有点饿了,可是口袋里面没有任何吃的东西,他想起了刚才喂的那只橘猫,它会在哪里呢,下着这么大的雨,不会淋湿了吧。

  “喵!”

  原来世界上的事情真的就是这么巧,那只猫从路边的灌木丛中跳了出来,冲王浩洋喵喵叫。它的毛已经湿漉漉的了,身上脏兮兮的,如果不是它尾巴上的一处小黑点,王浩洋还认不出来它。

  “你怎么跑这边来了。”王浩洋自言自语。

  这只猫在王浩洋的脚边走来走去,不停地用毛发蹭王浩洋的小腿,发出喵喵喵的叫声。

  “我可没吃的了哦,我还饿着呢!”王浩洋说。

  小猫没有再叫,一溜烟子跑到了路的对面。王浩洋顺着小猫的路径,一抬头在黑暗中看见了一双亮晶晶的眼。

  “王浩洋?”王婉婷的声音很小,王浩洋一度怀疑自己幻听了。

  王浩洋扯着嗓子喊:“王婉婷?”

  “是我。”路对面的声音似乎也加大了些,“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王浩洋愣了一会,一点不掩饰自己愤怒的表情,冲过路对面,在裤腿上溅起一层一层的泥渍,“你还问我?你自己怎么跑这里来了?”

  走进了些的时候,王浩洋看见王婉婷的全身已经湿透了,头发反射出亮晶晶的路灯光,她双手抱膝坐在台阶上。

  “我……散散心。”王婉婷不停用手扒拉自己早已湿透的刘海,语气温柔地说。

  “我都知道了。”王浩洋面无表情。

  “……哎呀,你别说了,我什么事都没有。”王婉婷委屈地说。

  “你说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啊?”王浩洋咬牙切齿,透露出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你真的别说了……再说我都快哭了,怪丢人的!”

  王浩洋只是在假装生气,在他的心里其实是同情王婉婷的,毕竟他已经自动将王婉婷和自己归类为了同一种人。

  “走吧。”王浩洋走过去想要拉着王婉婷起来。

  王婉婷没有接王浩洋的手,自己扶着早已湿透的地板坐了起来。她的脸很红,脸色不是很好看。

  “你发烧了吗?”王浩洋问。

  “不知道,好像是吧。”王婉婷回答。

  王浩洋伸出手想要去摸王婉婷的额头,但是被王婉婷躲开了。

  “你担心什么?我又不是坏人。”王浩洋一脸疑惑,但是很快他又自顾自笑,解释道:“我呀,一直把你当妹妹看,没有别的意思。你呢,不就是因为一场爱情吗?大不了再换个目标,咱也不能苦了自己啊?”

  王婉婷低着头小声嘟囔:“你的语气怎么和许老师一样?”

  王浩洋忽然之间也有同样的感觉,于是就连忙换了个语气说:“王婉婷,回去吧,大家都在找你呢!”

  王婉婷说:“还是好像许老师。”

  “呀嘿呦!你给我解释解释,怎么就像了?”王浩洋急了。

  “刚才那一句不像,像王浩洋。哈哈哈!”王婉婷乐呵地笑,把王浩洋也逗笑了。两个人相视无言,气氛轻松了许多。

  “走吧!”王浩洋伸出手,拉住王婉婷的手,把她拉了起来,随后把伞打在她的头上,朝着原路返回。

  似乎是心理作用,来的时候王浩洋不觉得路长,而现在只觉得漫漫望不到头。路边的风景也完全不一样,霓虹的映衬下两个人走得是那么的和谐,路边的雨水顺着伞一点点往下滴,滴到了地上。

  王浩洋打破了沉默:“王婉婷,我问你个问题。”

  “嗯。”

  “你还记得咱们八岁的时候吗?”王浩洋问。

  “八岁……那年你……”

  “我爸爸,就是我爸爸的事。”

  “你不是一直不让别人说吗?”王婉婷把头转过去疑惑地看着王浩洋。

  “哈哈,我现在想问一问,就是你知道关于我爸爸的事情有多少?”

  “啊……”王婉婷沉默了一会,说,“你爸爸当年不是出车祸了吗?”

  “你不必想我隐瞒了,我已经知道了。”王浩洋说。

  “哈哈。”王婉婷尴尬地笑了笑,随后说道,“其实我印象还挺深刻的,那段时间我妈妈一直在跟我说这件事,你爸爸是一个英雄,是一个伟大的人民警察。”

  “你知道他死的那天发生什么了吗?”王浩洋急切地问问。

  “我听说你父亲……”王婉婷停了下来。

  “你只管说,我都可以接受。”

  “你父亲好像是被劫匪捅了好多刀……就在一个仓库里面,昏迷了好多天,最后没能救过来。而且我妈妈说,要不是绑匪绑架的那个人情绪很不稳定,你爸爸也不会被捅。”

  “哦,还有什么别的吗?”王浩洋问。

  “别的就是你爸爸葬礼的那天,本来说是公家给办,有好几个领导都想要帮忙,但是你妈妈她都拒绝了,自己找的一块墓地,自己邀请的人。对哦,那天我们家都没被邀请嘞,还是我妈妈打听到了,到地方的时候还不敢找你们,在外面偷偷看。”

  “哈哈,葬礼去干嘛,那是送死人的地方。”王浩洋苦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