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七
作者:无可救药的梦      更新:2021-05-29 22:07      字数:1953
  痴痴地站在那里,冷风灌进耳朵里,雷声再一次冲进了王浩洋的脑子里。

  “过来,跟我回去。”许泽峰的声音不大,王浩洋却可以清晰地听到。

  “快下雨了。”许泽峰又说。

  王浩洋痴痴地望许泽峰,还是迈出了那一步。他在绿灯亮起的时候艰难做出了选择,缓缓挪步到许泽峰身边。许泽峰没有说话,看见王浩洋过来之后就转身朝旅馆的位置走去。王浩洋只能紧紧跟在他的身后。

  半路的时候,还是下起了雨,哗啦一声带来的是猛烈。路上一瞬间几乎没有了人,许泽峰脱下风衣递给了王浩洋,随后加快了脚步。

  回到旅馆,两个人都变成了落汤鸡。王浩洋从背后看许泽峰,发现他的躯体似乎变得矮小了。隐隐约约还哆哆嗦嗦的。

  “你去洗澡吗?”许泽峰轻声问。

  王浩洋没有回答,他太累了,不愿洗澡。

  “那我去洗洗,你换个衣服吧,昨天给你洗过的衣服就晾在那里。

  “你要是困了的话,就先睡吧……”

  “饿了的话给我说,我给你订外卖。”

  “我们明天要继续赶路了。”

  “王浩洋?”

  王浩洋轻声嗯了一下,直接躺在了床上。许泽峰是一个讲卫生的人,这要是在以前早就教训王浩洋了,今天看见他这么做,许泽峰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去了浴室。王浩洋这么做仿佛是无声的抗议,又更像是一种无缘无故的情感的宣泄。

  浴室里哗哗啦啦想起了水声,伴随着窗外的雨,滴进王浩洋的心里。窗外铁皮被敲打出的声音富有律动,车外的鸣笛越发清晰,大风刮起来的树叶在雨中凌乱。王浩洋躺在床上想事情,他的脑子现在一团浆糊,不能把父亲和许泽峰真正的联系在一起。

  在这之前,他知道父亲是警察,只不过是一个派出所分部的小民警罢了。父亲死的那天,自己正在外面陪朋友玩,一直很晚很晚才回家。那天的温差很大,回到家的时候屋里没有亮灯,母亲眼神发愣地坐在沙发上,没有开空调,大汗淋漓……

  王浩洋问:“妈妈,爸爸呢?怎么不开灯啊?”

  王浩洋忘记了母亲的回答,但是他记得他和母亲抱在一起哭,哭到昏天黑地,哭到再没力气。

  见父亲的最后一面是在病房,父亲身上不知道插着多少管子,表情平静地昏睡。一天里有很多人来看望父亲,但仿佛都像是做最后的哀悼,男人叹气,女人流泪。

  母亲告诉自己父亲是车祸,而八岁的王浩洋居然一点不带怀疑地相信了。

  王浩洋记得父亲的葬礼那天,阳光斜照在大地。葬礼上只有不到二十个人来,全都是走得特别近的人,除了亲戚以外,就只有父亲最要好的朋友。黑色是那天的主色调,所有的人脸上都是一抹惋惜,而自己却呆呆地坐在那里玩弹珠。

  猛地抽搐了一下,王浩洋发觉自己躺在旅馆的床上,才终于回到现实。房间里的灯已经关了,只留下书桌旁的那盏台灯在散发微弱的亮。

  王浩洋注意到许泽峰惨白的脸,在黑色影子的映衬下像极了一副素描画,他忽然想起许久以前还未作完的那幅画,就跳下床,问:“老师?”

  许泽峰听见了王浩洋的声音,突然转过头来问:“醒了?”

  王浩洋说:“我给你画一幅画吧。”

  王浩洋去拉开窗帘,顷刻间月光溢满了房间,整个世界只剩下黑白。

  许泽峰一动也不动,静静地坐着,呼吸一起一伏。

  王浩洋坐在地上,从背包里拿出一张素描纸和几根不同型号的碳铅笔,找到合适的角度后就开始画。笔在画板上摩擦,在寂静中发发出阵阵声响。

  “王浩洋?”

  “怎么了?”

  “你……没事吧?”

  “挺好的。”

  许泽峰无奈地笑,嗓子里面散发出一阵阵沙哑。

  王浩洋忽然抓到了灵感,在黑暗于皎洁的月光交汇处,他看见了一个既脆弱又坚强的人,一个不同于白天的精神抖擞,也不同于夜晚满身的孩子气。这个空间里,许泽峰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忧郁,但这单纯的忧郁中,又有一丝光明。

  这正是王浩洋前一阵子想要画出来的许泽峰,也正是素描画里面黑白对照下的灵魂。王浩洋忽然间释怀了,他忽然觉得任何人之间的交往就应该像素描一样,应该用象征着自己灵魂和骨性的黑白底色去对话。那些过往的曾经,那些未知的将来,不过是烟消云散,过眼云烟罢了。王浩洋说服自己,许泽峰对自己的好都是理所应当的,哪有什么因为所以。

  王浩洋细心地勾勒许泽峰的轮廓,许泽峰也就那样呆呆地想事情,一直到了很晚,王浩洋站起身来把完成的画收起来。走到许泽峰跟前的时候发现他睡着了,脑袋耷拉着,双手放松老老实实地放在桌子上。王浩洋大胆起来,要亲吻许泽峰的额头,可就在他的嘴刚碰到许泽峰皮肤的那一刹那,他意识到情况不妙了。

  许泽峰发烧了。

  王浩洋轻声唤许泽峰,看见许泽峰轻轻睁开眼睛,止不住地咳嗽。

  “老师,你生病了。”

  “没事,就是没休息好。”说着,许泽峰站起身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你的画呢?给我看看?”

  王浩洋把手里的画板递出去,上面的纸轻轻飘起,被许泽峰用左手按住了。

  “嘿嘿,画得不错嘛!”许泽峰夸赞,冲王浩洋笑,看见王浩洋的脸上也微微露出笑意他才放心。

  “老师你量一量温度吧。”

  “我不用,睡一觉就好了。”

  “老师你吃点药吧。”

  “不用不用。”

  “不能和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啊?”

  “嘿嘿,多少年都活过来了还怕一个小感冒吗?”

  “为了我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