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六
作者:无可救药的梦      更新:2021-05-28 23:07      字数:2369
  王浩洋转过身去离开,他听见卫生间里响起一阵阵水流的声音。他呆呆地坐回到了床上,缓过神来。刚才许泽峰的表现让他震惊,突如其来的意料之外又让他看到了许泽峰作为一个雄性散发出来的光辉。他集中注意力尽量不让自己去想,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可是他渐渐察觉自己也起了反应。他开始哭,开始痛恨起自己这副皮囊,厌恶起皮囊下的这个灵魂。

  不知道哭了多久,王浩洋感觉到筋疲力尽,再也哭不出来的时候,厕所里的水流声停了,门“吱呀”一声被打开,许泽峰那稳健的熟悉的脚步声响起。王浩洋侧躺着,看见许泽峰面目憔悴,他看着许泽峰走到自己的面前蹲下,嘴唇微张,似乎想说些什么。

  两个人就这样对视了一分钟,王浩洋先开口了:“老师,时候不早了,你睡吧!”

  “王浩洋,我刚才……”

  “没事,不是挺正常的吗?心里有鬼的人在会觉得不正常,对吧!”王浩洋冲许泽峰乐呵呵地傻笑。

  许泽峰沉默了一会,呼吸沉重,他把手轻轻放到王浩洋的额头,顺势抚摸他的脸:“浩洋,你不是想知道一些事情吗?”

  “什么事?”

  “你心里清楚。”

  “不重要了吧,老师,嘿嘿嘿。”

  许泽峰看见王浩洋傻笑,有点心酸地冲王浩洋笑,他轻轻地咽了口唾沫,说:“先前我不告诉你的原因是怕你不能接受,但是这些天来我想通了,一直瞒着你也不是个办法。”

  “老师……”王浩洋哀求道:“老师你不要讲了,我以后都不会再问你了……”

  “为什么?”许泽峰问。

  “我害怕,害怕……”

  “呵呵,傻孩子。”许泽峰轻轻眨了眼,他的眼眶里似乎总有些酸楚,融进了一丝丝细小的闪光里。“生活就是这样啊,你要时时刻刻准备面对。”

  “浩洋,今天你不要我说,我也要把你该知道的事情告诉你。你知道你爸爸之前是做什么的吗?”

  “你爸爸之前是一个警察,他救过我的命。”

  王浩洋在发呆,他怀疑自己听错了,就问:“什么?”

  “你爸爸啊,是因为我死的。”许泽峰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在发抖,也在极力掩饰自己的痛苦,“你要是从今往后想恨我,就尽管这么做,我不怪你,是我把你父亲害死的……”

  许泽峰看见王浩洋冷冰冰地躺在那里,融进了没有血色的夜,窗外的街道灯火通明,霓虹闪烁,声声喇叭的鸣笛打在这片苍穹,反射进房间里。他看见王浩洋的拳头正在悄悄攥紧,他的牙齿似乎正咬在一起。

  “浩洋你听我说,就在十年前的暑假,你爸爸执行任务的时候被人用匕首刺进了心脏。我在椅子上亲眼看见你爸爸倒在地上,我想去救,可是被人绑在椅子上不能动……”

  “我家里人不是这么跟我说的。”王浩洋的语气忽然间冷冰冰的。

  “你听我说,你妈妈她是不想让你怀着仇恨活在这个世界上……你知道吗?”

  “那你之前的所作所为都只是为了你自以为的赎罪,对吗?”

  “我……”许泽峰哑口无言,他轻轻低下头。

  王浩洋没有说话,这是许泽峰第一次在自己面前低头,不带有任何男人的尊严,他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胸前不远处,搭在一起,在不停颤抖。王浩洋的肚子里当然有喷薄而出的怒气,怨气,和恨。但是造化弄人,如今面对的却是许泽峰。他没有一丝动手的力气,他想喊出声来,问许泽峰为什么。

  “我不需要你这么做。”王浩洋坐起身来,他以为自己本应该生气,可是大脑一片空白,他干净利索地换上了裤子和衣裳,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砰!”地一声把门关上,整个过程许泽峰没有一点动静。

  今晚的风很大,吹起路边的树迎风飞舞。夏蝉在叫个不停,王浩洋感到一丝凉意,他看见路边川流不息的车辆不留下一丝的踪影,一行行白色的光去了又来,来了又走。在这样一个陌生的城市里,王浩洋不知道去哪里,思绪肆意地飘向比远方更远的远方,漫无目的地走在街边,他顿感生命的渺小,比沙粒还小,比纸片还轻薄。

  王浩洋的心里五味杂陈,他长长地叹气,追问自己到底对许泽峰是否有一点的恨意,却发现自己怎么也恨不起来。你妈妈她是不想让你怀着仇恨活在这个世界上,王浩洋的脑子里不停地重复许泽峰的这句话,思索被隐瞒的这十年,自己有恨吗?确实没有,但是代替的是痛苦,每一个数不尽的日日夜夜,他记不清到底多少次大汗淋漓地从噩梦中惊醒,记不清多少次成宿成宿地失眠,甚至记不清多少次站在窗边,想要纵身一跃去见一见父亲的世界。

  王浩洋记得每年父亲忌日的时候,他都会陪着母亲去墓地看一看。父亲的墓地在郊区,建设极其简陋,但环境还算清幽。冬天的时候满眼都是白色,时不时还会蹦出来几只鸟。王浩洋喜欢坐在那里,一坐就是两三个小时,不说话。母亲就在远远的地方看,偷偷擦眼泪。

  王浩洋走累了,停在街道上一个黑色的角落,坐在那里发呆。这是一个十字路口,路边的门面店都关门了,只留下步履匆匆回家的人们。“喵——”低头看,一直橘色的猫竖起了尾巴,冲王浩洋叫。

  “你怎么不回家啊?”王浩洋用手抚摸这只橘猫的毛,从头摸到尾巴,这只橘猫竟然打起了呼噜。“你有家吗?”王浩洋问。

  “喵!”

  “哈哈,我可没东西给你吃哦!”

  “喵!”

  “哦对了,我口袋里还有一根香肠,你要吗?”说着,王浩洋去摸口袋,摸到了放口袋里的那根香肠,还是许泽峰硬塞给王浩洋的,说是应急用,王浩洋把香肠剥开放到了橘猫的鼻尖。橘猫用耸耸鼻子嗅了嗅,紧接着两三下就把香肠吃完,走过去蹭了蹭王浩洋的小腿。

  “真的没有了哦!”

  “轰隆!”天空突然想起了一道雷,王浩洋招招手,想要让橘猫快去避雨。没想到它非但没有走,反而盘腿坐了下来。慵懒地打着呼噜。

  “你冷不冷啊?”王浩洋问,紧接着又说:“对哦,你有毛,不怕冷!”

  “……哎,在外面流浪的日子不好过吧,你的爸爸妈妈呢?你还记得他们吗?……我也是一个没家的人,和你一样……你觉得活着到底重要不重要啊?……算了,你不怕雨我还怕呢!小猫咪,我们后会有期……”

  王浩洋不知道下一步该往哪走,但还是站起了身。这风很大,吹尽了人内心的想法。王浩洋心脏忽然跳得急了,他往左望去,一个在熟悉不过的身影出现在十字路口的那端。路灯下,灌木旁,绿色风衣,白色衬衫,嘴边几日没刮的胡须,眼角凹陷进去的黑色阴影。大风过,他依旧屹立不倒地站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