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三
作者:无可救药的梦      更新:2021-05-21 22:30      字数:2049
  许泽峰看见王浩洋气鼓鼓地不说话,就伸手往羊的腿上拽了一块肉,递到王浩洋的嘴前。“多吃点肉,你还是太瘦了,平时在学校吃饭营养不好。”许泽峰面带微笑地说。

  “和那个胖子一样吗?”王浩洋指着周成问。

  周成看见王浩洋正指着自己,猛地一惊,他问王浩洋发生什么了,但王浩洋正集中注意力与许泽峰争辩,不理周成。周成就埋头自顾自地继续吃。

  许泽峰看周成沉浸于吃肉的样子,乐呵呵地笑,面对王浩洋的时候又严肃了下来。“王浩洋,你吃不吃?”许泽峰继续举着肉,伸到王浩洋的嘴边,问。

  王浩洋察觉到了,他害怕许泽峰生气,于是就把那块肉吃了下去。在刚吃下去的那一瞬间,许泽峰的表情就舒展开了,再次露出了春风和煦的笑容。王浩洋不明白,于是就问:“老师,你刚才生气了吗?”

  “对啊。”许泽峰继续吃,一边吃一边回答。

  “为什么?”

  “因为你不听话。”

  “你喜欢听话的人吗?”

  “不是,但是我要你听话。”许泽峰一字一字地回答。

  “那我怎么样才算听话?”

  “现在,好好吃饭。”

  晚饭大家吃的都很开心,肚子鼓鼓的。尤其是许泽峰,王浩洋发现许泽峰免不了要携带上中年人的特征,比如刚吃完饭后他的肚子就会鼓得像皮球。他忍不住想要去拍,却被许泽峰制止了。许泽峰笑着说这是自己老了,叫王浩洋不要没大没小。

  晚上回到旅馆,王浩上又忍不住想要摸许泽峰的肚子,苦苦央求了多次,许泽峰还是没有同意。在王浩洋软磨硬泡的攻势下,许泽峰最后告诉王浩洋,如果明天的志愿服务工作可以让他满意,就允许王浩洋摸自己的肚子。就这样,王浩洋带着憧憬与希望进入了梦乡。

  在这个晚上,王浩洋意外睡得很香,奇迹般地做了一个美梦。距离他上一次做噩梦已经有些日子了,这次的美梦甚至有些回味。在梦里,王浩洋坐在海边,身旁坐着一个和他同龄的人,像极了许泽峰。王浩洋觉得这应该就是许泽峰年轻时候的样子,样貌虽然稚嫩了许多,但不改的依旧是那独特的吸引力。远处的海岸线没有太阳,一片鱼肚白映照在天空。海水的波浪一点一点涌到脚边,是一丝丝的暖意。王浩洋看见水是蔚蓝色的,没有任何的倒影,王浩洋站起身来往深了走去,看见了自己的影子,融化在没有喧嚣的世间,当他再次转过身去的时候,看见了许泽峰。是那个中年状态下的许泽峰,他正朝这边笑,海水往他的脚底灌,却无法倒影出他的模样。王浩洋朝许泽峰挥手,却看见许泽峰双手背后,身体放松,面色不改地朝自己站立。

  就在这个瞬间,王浩洋醒了过来,往左边看去,许泽峰正面朝自己侧躺着。把梦里的许泽峰和现在的许泽峰相比,现在的他睡得正香,也显得更真实。

  王浩洋嗫声嗫脚得爬起来穿衣服洗漱,再次出卫生间的时候许泽峰还没有醒。他们八点要出发,现在已经早上的七点了,王浩洋猜测许泽峰昨晚忘了定闹钟。

  许泽峰仍朝着右边睡,王浩洋就走到他的面前蹲下,感受许泽峰浅浅的鼾声。

  “老师!”王浩洋小声地喊。

  “老师醒醒!”王浩洋再一次小声说。

  面前的许泽峰没有反应,他太累了,睡觉睡得很死。

  王浩洋不忍心喊醒熟睡中的许泽峰,就趴在他的面前看他的脸痴痴地笑。这是难得的机会,可以细细端详这个让自己无比沉溺而又熟悉不过的脸。虽然看不出什么名堂,但王浩洋却觉得这样做很快乐。

  没有看一会,面前的许泽峰微微睁开了眼。看见王浩洋正趴在自己的面前,有点受到了惊吓。翻过身仰躺了,把胳膊放在眼皮上。

  “几点了?”许泽峰的声音无比沉闷。

  “七点。”王浩洋回答。

  王浩洋心里正美,他今天也算是看见了许泽峰的另一面,当然无论是那一面,王浩洋都无比得喜爱。

  “快起来吧老师,我们还要吃早饭呢!”王浩洋催促道。

  “昨天晚上忘了设闹钟了,哎,瞧我这记性。”许泽峰嘀嘀咕咕。

  王浩洋和许泽峰准备好后就去喊剩下的四个人。在敲周成的房间的时候,发现周成和崔鑫在一个房间里面。许泽峰在看到的一瞬间没忍住惊讶的表情,但很快又恢复了严肃的神态。像周成这样的情况,可以说是罪大恶极了。“你们两个的交往不要太紧密,注意点。”许泽峰板着脸说完后,就离开了房间。

  王浩洋也紧跟着追了上去,就在王浩洋走到房门口的时候,周成把他拦住,求爷爷告奶奶似得要王浩洋查看查看敌情。看样子他是真的怕了。王浩洋一边幸灾乐祸,一边冲周成打趣道:“胖子,这可和我没有关系呀,哈哈哈。”

  王浩洋他们到达养老院的时候比计划的时间略早了十分钟,有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阿姨走了过来,许泽峰和她说了几句话之后,他们就朝更衣室走去。更衣室在一个小角落,途径老人们的健身活动区,这里各种各样的器材一应俱全。

  周成问:“老年人们用得到这些东西吗?”

  “会呀,人老了才该多锻炼。”许泽峰走在最前面,转过头来回答。

  给志愿者的衣服只有一个马甲和一个帽子,全都是大红色的,六个人干脆利落地穿上,就被带着上了楼。

  “现在他们刚好起床吃完饭,应该都在餐厅里,前几天来的人多,今天上午应该是只有你们六个,你们今天主要是陪他们聊聊天,帮他们干干活,没什么其他的事情了。”

  作为年轻人,今天来的这六个人拥有与众不同的吸引力,刚一上楼,就被无数只眼睛盯着。王浩洋感觉到很不自在,小声扯了扯许泽峰的衣服,许泽峰就把耳朵凑过来听。“老师,他们怎么都看着我们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