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二
作者:无可救药的梦      更新:2021-05-19 22:28      字数:1995
  这似乎并不是一个令人满意的答复,周成吵闹得更凶了,像一个球一样坐在地上,就差滚起来。吵了大概有一会,许泽峰催促大家再次出发,周成这才停了下来。由于刚刚的争吵,没有一个人愿意和周成并肩骑行,周成就不说话,老老实实地蹬着自己的自行车待在队伍的最后。

  原本喜欢和周成待在一起的崔鑫此时正和两外两个女生聊得开心。从化妆品到裙子,从看过的书到自己的父母,似乎永远也聊不完。王浩洋仍旧是紧紧地跟着许泽峰,待在许泽峰的旁边。许泽峰不愿意说话,他就默默地跟着。

  “诶,王浩洋,你去陪陪周成吧。”许泽峰悄声在一边对王浩洋说。

  “不去。”

  “诶,他可是你的好朋友啊,怎么能够因为这就不说话了呢?”许泽峰劝道,似乎骑得慢了些。

  “不去就是不去,再说,我去了你怎么办?”

  “你这孩子,怎么不听话呢?”许泽峰有些生气,加速往前蹬自行车。

  王浩洋想到昨天晚上许泽峰夸自己的话,忍不住笑了起来,“老师,你昨天晚上还说我听话呢。”

  “你!哎——”许泽峰被气得不轻,长长地,大声地叹了口气,。

  “老师?”王浩洋试探道。

  “不要和我说话,我不是你老师。”许泽峰的语气有些激动。

  “老师。”王浩洋再一次问道。

  “老师!”王浩洋又问。

  “哎呀,小兔崽子,你自己骑吧。”许泽峰猛地减速,一下子减速到了周成的旁边,去和周成说话。周成有些惊喜,兴致冲冲地就这样聊了起来。

  王浩洋这边囧迫无比,他不知道自己应该生谁的气,也不知道到底刚刚是否是真的把许泽峰弄生气了,于是他干脆就不想了,听女生们聊天。

  “还有一年诶,太快了。”王婉婷说。

  “还好吧,快点结束吧,我可不想再累得要死了,快点大学吧!”班长李若曦说。

  “你想去哪所大学?”王婉婷问李若曦。

  “中国人民大学,可是分还是太高了,我不一定能考上,考不上的话就去北京师范。”

  “妈呀,这两所大学我都不敢想。”王婉婷接着说。

  “没事,高三还有一年呢!慢慢来,到时候我们考一所大学!”李若曦安慰道。

  “哎,那我可要努力了。”王婉婷的声音小了些。

  “你呢,崔鑫,你有什么目标吗?”李若曦问。

  “没,我觉得现在挺好的,我反而不想毕业。”

  “哦,高三打基础,高四九八五!”李若曦开玩笑道。一下子,三个女生的笑声弥漫开来,在空气中停留。王浩洋觉得这些女生是美的,是纯净的,就想一朵朵雏菊,洁白而又坚韧。

  “真快呀,一眨眼就要高三了。”李若曦说。

  听到李若曦这么说,王浩洋忽然也感觉时间在飞速地流逝,一眨眼间就已经在高中呆了两年,马上就要高三了。王浩洋对遇见许泽峰之前的记忆是模糊的,似乎一天天里面除了学习什么都没有干。王浩洋同样知道,他的记忆从许泽峰第一次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才变得清晰起来。

  一天的车程不长也不短,大家早就筋疲力尽了,没有心情看风景,就一下子骑到了第二个站点。许泽峰去专门提供签到的地方,王浩洋一行人就在旅馆里休息。许泽峰回来的时候告诉大家明天要在这里当一天的志愿者,具体内容是去做护工,上午去孤儿院,下午去养老院。

  周成早就开始怨声载道的了,自打自行车拉力赛开始,他就想打退堂鼓,他说他一直在负重运动。王浩洋刚想骂,许泽峰就过去拍周成的肩膀,一边笑一边鼓励他坚持,说不定这次暑假过后可以变得又瘦又高。

  王浩洋站在旁边不说话,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他忽然有一点不舒服的感觉,他觉得许泽峰背叛了自己。但是细细想来他又是那么的正常。王浩洋意识到这是自己在吃醋了,吃醋的感觉真的很奇妙。王浩洋不想去回味,却还是打心底里不爽。

  晚上大家找了一家餐馆吃饭,招牌上说这儿有方圆百里内最地道的烤全羊,吃起来果真不错。烤出来的羊肉是直接一整个端上来的,没有切,大家就戴着手套拿手撕着吃。

  王浩洋坐在许泽峰的右边,崔鑫坐在了许泽峰的左边,再往左是周成,李若曦和王婉婷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周成吸引了过去,他胖乎乎的小手放在羊腿上一扒拉就扒拉下大块大块的肉,紧接着张开了血盆大口,把手里的肉往嘴里塞,心满意足地大口咀嚼。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不仅惊呆了三个女生,也惊呆了经常和周成一起吃饭的王浩洋。

  “你慢点,没人和你抢,哈哈。”许泽峰在一旁笑得开心,手里面的肉颤颤巍巍的。

  王浩洋注意到许泽峰嘴角的辣椒,他用手指指了指自己嘴角相同的位置,提醒许泽峰:“老师,辣椒。”

  许泽峰戴着手套行动不便,用舌头在嘴唇处舔了一圈,又用胳膊去擦,却怎么也擦不掉。“你帮我弄弄。”许泽峰说。

  王浩洋犹豫了一会,看了看其他人,三个女生在聊天,周成在自顾自地吃肉。他意识到这是一个在别人眼里再正常不过的举动,才把手套摘下,去抿许泽峰嘴角处的辣椒。

  刚接触到许泽峰嘴角的时候,王浩洋摸到了许泽峰密密麻麻的胡茬,他忍不住多模了几下,感受到许泽峰如玉一般肌肤,是那么的光滑,也是那么的温热。

  “你把手套摘了干嘛?”许泽峰问。

  “不是你让我给你擦嘴的吗?”王浩洋回答。

  “拿个纸不就好了?”许泽峰接着问。

  “你怎么不拿纸给自己擦?”王浩洋也问。

  “我刚才不是忘了吗?”许泽峰说。

  王浩洋没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