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
作者:无可救药的梦      更新:2021-05-16 22:16      字数:1920
  当车子再一次走入大漠戈壁的时候,王浩洋他们开着面包车继续往西北前进。不知为何,王浩洋对老鹰峡记忆深刻,像是冥冥之中的一种关联,把他和这个地方联系在了一起。

  车子被修好后速度快了不少,整整花了三天的时间,王浩洋他们才终于穿过了无人的荒漠,进入了一片绿洲。这是一个盆地,里面绿树成荫,风起的时候总能响起“沙沙”的声音。

  虽然从远处看这片绿洲并不大,但当车子真正进入的时候,才觉荒漠中的这片绿洲有多么不可思议。这里四周绿山环绕,包裹住了世外桃源一般的城市。这天淅淅沥沥下着小雨,带来一阵凉意。六个人刚经历过热死人的天气,突然面对潮湿且阴冷的环境有些不习惯。纷纷穿上了外套。

  王浩洋注意到许泽峰穿了一件暗绿色的风衣,仿佛和周围的树融为一体。来到这座城市是为了打卡,可以了解其他队伍的速度,同时也可以装备一点生活用品,接下来的几天,他们六个人有一场自行车拉力赛,从这里直接骑到乌鲁木齐去。许泽峰刚把这个消息告诉其余五个人的时候,大家都吓了一跳。许泽峰笑着安慰大家说这里离乌鲁木齐其实并不远。

  晚上六个人住进了这里的宾馆,这是几天以来又一次可以踏踏实实地睡一觉。许泽峰很快从卫生间出来,躺在床上玩手机。王浩洋也去洗了个热水澡,当所有的水沐浴皮肤时,他感觉这一身的疲惫感都消失了。

  走出卫生间的时候,许泽峰已经睡着了,他平躺在床上,手机就放在肚子上没有关。王浩洋偷偷地看,瞟见许泽峰正在用手机写日记。

  “今天好不容易完成了一半的车程,明天还要早早地出发,刚和母亲打完电话,他老人家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回去要多花时间陪陪她。孩子们这几天很兴奋,尤其是王浩洋,我欠他”

  日记到这里就停止了,许泽峰正睡得安祥,这几天他太累了,一直在开车,根本来不及好好地休息。微微的鼾声从他的口腔发出,浑身一动不动。

  王浩洋觉得奇怪,他看到许泽峰日记中的“我欠他”三个字,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正当他想要去偷看许泽峰其他日记的时候,手机屏幕自动息屏了。再打开时需要一串数字密码,王浩洋只得收手。

  苦苦思考这三个字的意思无果,王浩洋想到许泽峰母亲的病,似乎是一天天的严重了,但是许泽峰却可以每天乐呵呵地和他们五个人一起去旅行,这到底要承受多么大的痛苦。想到死亡,王浩洋又想起刘老头,这几天不断地听许泽峰提到刘老头,据说他已经出院了,身体恢复得越来越好,现在已经可以正常生活了,这无疑不是一件好事。

  紧接着,王浩洋又痛恨起许泽峰来。他想起那天日落时候许泽峰对他说的话,他想起许泽峰说自己日落西山了。明明一个才三十多岁的人,怎么会这么多愁善感?才三十岁就死?王浩洋想让许泽峰活到八十岁,九十岁,甚至是一百岁。

  再次细细端倪眼前的许泽峰,近日里由于太阳的暴晒,他的皮肤又黑了一些。他的头发还没有干,在枕头上留下一大片水渍,依旧穿着他的那件白色背心,似乎宽松了。

  看了好久好久,王浩洋感觉到了困,才爬上床去。

  王浩洋哪里睡得着觉,他侧躺着,心烦意乱地看着黑暗中的虚无,那个心心念念的肉体就在不远处的另一张床上啊!如果自己勇敢一点该有多好!近日里,和许泽峰同吃同睡的日子里,王浩洋的情感像是盛满了水的气球,下一秒就要喷薄而出。王浩洋何时不想亲口告诉许泽峰,告诉他关于他的爱情,关于青春的渴望。

  冷静过后,还是理智占了上风。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许泽峰的呼噜声停了下来。

  “还不睡,想什么呢?”这是黑暗中许泽峰的声音轻轻的,浅浅的。

  “哦……没,没什么。”王浩洋有点慌张,他结结巴巴地回答。

  “哈哈,想心事呢?”许泽峰的声音里面充满了疲惫,笑得勉强。

  “……”王浩洋沉默了好一会,才小声嗯了一声。随后又是一阵沉默。沉默过后,王浩洋说:“老师,我不舒服。”

  许泽峰抬了抬头,但是整个身体还紧紧靠着床板,“啊?什么?哪里不舒服?”

  “心里面不舒服。”

  “嘿嘿你个小兔崽子,心不舒服了去一边哭,别打扰我睡觉。”说完,许泽峰又一次躺在那里,迷迷糊糊地想睡觉。

  王浩洋不想让许泽峰睡,就拉着他说话:“老师,你觉得我怎么样?”

  “嗯……挺好的。”许泽峰真的快要睡着了。

  “哪里好?”

  “学习好,听话,还踏实,人长得还帅……嘿嘿行了吧”许泽峰的声音越来越小,仿佛下一秒就只能自己听见。

  “老师我想问你个问题?”

  “你说吧。”许泽峰侧过身来,眼睛微微闭上,他真的要睡着了。

  “你觉得,世界上真的有人会一直对别人好吗?”

  “会啊,你的妈妈就会一直一直对你好啊,你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老师,你对我太好了,但是却不告诉我为什么。到底是什么原因……”

  许泽峰轻轻叹了口气,紧接着说:“浩洋……我说过,这一切都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你不必问原因。从今往后,你不要再问了,我做什么,你只管接受就好。”许泽峰轻轻抬起眼皮,透过黑暗看着王浩洋亮晶晶的眼。

  “老师,我觉得我现在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