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
作者:无可救药的梦      更新:2021-05-07 12:59      字数:2093
  果不其然,在车子行驶离市区的时候,王浩洋还是晕车了,他刚上车的时候嚼了根口香糖,可是很快就不顶用了,王浩洋一句话也不肯说,嘴唇发白,脸色铁青。

  “吃个橘子,然后闻一闻橘子皮的味道。”许泽峰顺手把手边的橘子递了过去。

  王浩洋对着橘子皮猛吸,真的太难受了。他转过头去看风景,看见这熟悉的路,正是五月一号那天去往许岗的路,也正是那一天,他亲吻了许泽峰。王浩洋对于那个吻,越来越觉得不真实,越来越觉得模糊,或许那天真的只是一个梦而已。

  车子很快上了高速,大家都默默地坐在那里,激动的感觉也在渐渐消失。许泽峰看大家觉得无聊,便问:“你们去过乌鲁木齐吗?”

  李若曦来了兴奋,说:“我初升高暑假的时候去过。”

  “那要不你给我们讲讲乌鲁木齐怎么样?”许泽峰透过后视镜瞟向了李若曦。

  李若曦挺直腰杆,绘声绘色地描绘起了那年夏天去乌鲁木齐的种种,那年夏天他们也是自驾游。要说全国各地的城市似乎都是一个模样,高楼林立,黑砖灰地,在这样现代化的一个时代,很多地方的差异都不见了。李若曦也很能说,在车上,她几乎把那次去乌鲁木齐的前因后果全部讲了出来,一点细节都没有放过。还好她讲得很有趣,大家才不至于感到无聊。

  研学旅行的第一站就是黄河的小浪底工程,并不远,下午太阳即将落山的时候就到了。四周,青山绿树环绕,一簇簇夏天的树正生长得茂密。四周的地势越来越崎岖,几个弯绕过去,王浩洋看见远处,三三两两几个人在大坝旁游荡。

  “到了。”许泽峰找到了一个停车的位置把车停了下来。“我们今天晚上在附近找个旅馆住下,明天早上再进去。”

  旅馆的住宿是这样安排的,因为周成晚上睡觉打呼噜,还会梦游,就把他安排到了单独的房间。而王婉婷晚上想一个人,就主动提出要在一个房间。面对这样的安排,王浩洋心中不免有些小激动,这是大约一个月以来,他再一次地和许泽峰同处一个房间。

  “王浩洋,我先洗个澡了?”许泽峰问。

  “嗯。”

  王浩洋坐在床上看电视,聆听浴室哗啦啦流的水声,他看不进去电视,脑子里不停地闪现许泽峰浑身裸露的模样。他越想越兴奋,以至于出现了一丝反应。王浩洋走下床去,在浴室前晃来晃去,把耳朵趴在门口,猜测许泽峰进行到了哪一步。此时此刻,他多么想冲进去啊,几个深呼吸之后,还是理性站了上风。

  “咚咚咚!”传来一阵敲门声。“咚咚咚!”“王浩洋!”这是周成的声音。

  王浩洋走到门前,把周成堵在门口,摆出一副冷冷的表情:“干嘛?”

  “不干嘛!我就是找你们来玩,我一个人太无聊了。”周成委屈巴巴地说。

  “你不玩手机吗?”王浩洋问。

  “手机哪有跟你们玩有意思啊?”周成忍不住了,一把推开了王浩洋,冲进屋子里面直接扑到床上。王浩洋很讨厌周成这样,一点也不讲卫生。

  “你洗澡了吗?”王浩洋连忙关上门,冲过去把周成拽了起来。

  “怎么没洗,你是不是瞧不起我?”周成推开了王浩洋,又一次仰面朝天躺在了床上。

  王浩洋拿这个胖子没有办法,冲着他翻了无数个白眼,说:“你躺的这个是许老师的床。”

  “什么?山……”周成跳了起来,用惶恐的眼睛看着王浩洋,“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他人呢?”

  “在洗澡。”王浩洋表面冷酷,心里面正偷着乐。

  “嘘,不要告诉他。”

  周成用极小声的声音告诉王浩洋,然后又一屁股坐在了另一张床上。他环顾四周,王浩洋和许泽峰的这一个房间是周成的两倍大,里面摆的东西也是花样十足。

  “唉,王浩洋,要不要下一把象棋。”周成兴奋极了,来不及等王浩洋回话,就跳起身去拿象棋棋盘。王浩洋哪里会打象棋,但是这样干坐着真的很无聊,于是他就陪周成下了一盘。

  “将军!”周成大声喊。

  “输了输了输了。”王浩洋抬起身,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如释重负一般地把一旁吃掉的棋子还给周成。

  “再来一把?”

  “不了不了。”

  “来嘛。”

  “我来!”一个浑厚的声音接住了周成的话。两人应声望去,许泽峰已经洗完了澡,换上了背心和短裤正用毛巾擦头。他站在灯光下,垂直泄落的光打在他的头顶,衬托出额头下的一片阴影。还没等周成和王浩洋反应过来,许泽峰就走到了王浩洋的旁边,拍拍王浩洋,坐在了周成的对面。

  “让我来陪你下一把。”许泽峰把毛巾挂在脖子处,他的短发在水珠的映衬下熠熠生辉。王浩洋注意到许泽峰的背心就是他在家里穿的那一套,肩上隐隐约约还有自己不小心蹭上的一滴油。王浩洋站在许泽峰的旁边,往下看,背心和皮肤之间有一些缝隙,可以看见许泽峰坚实的胸肌,和微微发福的肚子。

  周成下象棋很厉害,可是许泽峰的技术也是相当好了。和周成不一样,周成下棋的时候咋咋呼呼的,但许泽峰却可以以一种极其冷静和沉稳的气势压倒敌人。两个人下棋的思路王浩洋看不太懂,但是场上周成的棋子可是越来越少了。

  “老师,你要赢了!”王浩洋难掩激动,把手搭在许泽峰的肩膀上,说。

  “没有,不到最后一刻,周成始终还有机会。”许泽峰冷静地回答。

  “将军!”许泽峰最后拱了一个卒,宣告着胜利,抬起头来笑盈盈地看着王浩洋。“哈哈,怎么样?”许泽峰问。

  “太厉害了!”王浩洋笑得像一朵花一样表示祝贺。

  有胜利就会有失败,周成不吵闹了,用手托着脸蛋分析棋盘。许泽峰看周成不高兴,就笑眯眯地说:“你呀,就是忽视了我的这个卒,要不然还真的能赢!”说完,他站起身来拍了拍周成的肩膀,然后转过身来问王浩洋:“你去洗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