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
作者:无可救药的梦      更新:2021-04-29 14:03      字数:1924
  “妈,真不知道你让我过去干什么!”许泽峰的声音很小,王浩洋需要屏住了呼吸才能听见。

  “小峰啊,不是我说你,难道你以后要一直这样下去吗?”

  “可是我们已经离婚了呀!”许泽峰的语气带着一丝无奈。

  “小峰,你们两个人之间都需要冷静啊,小蕊她是一个好女孩,等她冷静下来肯定好好和你谈谈的。”

  “妈,小磊到现在还没找到,你让她怎么冷静啊?再说了,当初离婚不也是王蕊她提的吗?我们之间没有感情了,我再去找她算什么?”许泽峰的语气稍稍急了些。

  “你这孩子,怎么一根筋呢?女人都是感情动物,小蕊毕竟和你夫妻也有几年了吧?怎么会一点感情都没有呢?”

  一时间屋子里又沉默了些,王浩洋在厕所里不敢发出声音。王蕊应该就是许泽峰的妻子,而小磊就是许泽峰那天晚上醉酒后说的被他弄丢的那个孩子。王浩洋不理解,为什么自己日思夜想想要得到的这个男人,在别人那里是那么的一文不值。他为此愤愤不平,也替许泽峰感到不值。

  “许泽峰啊,你已经长大了,不能再用你年轻时候的想法去生活了呀,你需要的是一个家庭,你看看你现在的生活,像什么?还有那个孩子……”

  屋子里再一次安静了下来。

  王浩洋听到许泽峰的母亲提到了自己,他忽然觉得,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这里本来应该属于许泽峰和王蕊,和那个许泽峰的孩子。他们本来可以拥有一个平淡而且幸福的生活。可是如今,却不是这个样子。

  又沉默了好久,许泽峰忽然喊了一声王浩洋的名字,“王浩洋,出来吃饭吧!”

  王浩洋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他先看到了许泽峰熟悉而又温柔的笑脸,又看到了许泽峰的母亲坐在沙发上织毛衣。年纪大了,许泽峰的母亲带着一个老花镜,抬头看了一眼王浩洋,表情还算慈祥。

  王浩洋不敢看许泽峰的母亲,或许在许泽峰母亲的眼里,自己的存在本来就是一个错误,只是不好说出口罢了。王浩洋觉得站在许泽峰的母亲面前,很不舒服。

  “王浩洋,快吃,马上就要凉了。”许泽峰催促道,扶着王浩洋坐到了椅子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桌子上已经摆满了饭菜,估计还是许泽峰从外面带回来的。王浩洋心里生疑,自己在厕所居然一点没听到碗筷碰撞的声音。他任由许泽峰带领着,坐在了餐桌上。

  把王浩洋放下后,许泽峰顺势坐在了王浩洋的旁边,用手拍了拍王浩洋的肩膀,然后对母亲说:“妈,你吃饭吗?”

  “不吃了,没有胃口。”许泽峰的母亲依旧用她温柔的声音回应。不知道为什么,许泽峰母亲的声音越温柔,越平和,王浩洋的心里就越忐忑。

  吃饭的过程中没有一个人说话,许泽峰给王浩洋夹菜,夹到满满一碗才肯罢休。王浩洋吃不进去饭,扒拉着碗里的东西,自己发呆。许泽峰就用筷子轻轻敲碗,让王浩洋专心吃饭,看着王浩洋一点一点把米吃完,在一旁默默微笑。

  王浩洋看着许泽峰笑,心里很不是滋味。明明许泽峰的生活已经成了这个地步,他居然还笑得出来。王浩洋看许泽峰的母亲专注于织毛衣,就趴在许泽峰的耳边轻轻说:“老师,我我想出去走走。”

  许泽峰微微皱了皱眉,看了看母亲,又看了看王浩洋,就对他的母亲说:“妈,时间不早了,你今天晚上住这里吗?”

  “不住不住,我还是回去吧。”

  许泽峰,王浩洋和许泽峰的母亲一起下了楼,许泽峰开车把他的母亲送回了家。一路上,依旧是没有人说话,空气闷闷沉沉的。

  把许泽峰的母亲送回家后,许泽峰载着王浩洋来到了河堤旁,这座城市最美得地方就属河堤了,没有太多的人,也没有太繁杂的物。在王浩洋的心里,这里是最纯粹的地方。

  “老师,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王浩洋问。

  “走走,看看河。”许泽峰回答。

  在许泽峰的搀扶下,两人沿着河满满往前走。路旁,是柳树。夏天到了,柳树已经长满了辫子,垂在一旁。路灯照亮了昏昏暗暗的路,几抹小虫子在路灯下飞舞。晚上,河堤两旁总会有风吹过,是凉爽的,也是轻柔的。

  “发烧好了吗?”许泽峰问。

  “嗯。”王浩洋低着头,轻轻回答。

  “真的?”

  “还有一点头疼。”

  “哈哈哈,你都把我吓死了。”许泽峰在旁边呵呵乐。

  “老师,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王浩洋停了下来,问许泽峰。

  “你觉得呢?”许泽峰摇了摇头,反问道。

  “我也不知道。”此时,王浩洋的眼睛亮亮的,是泪水反射出来的光。

  “这个世界上啊,有一些人,对别人好是没有理由的。”

  “你是可怜我吗?”

  许泽峰摇了摇头。

  “你把我当你的儿子看吗?”

  许泽峰又摇了摇头。

  “那你把我看做什么?”

  许泽峰不说话。

  “我宁愿你告诉我一个理由,哪怕是任何一种,我都能接受。”王浩洋生气了,拄着拐杖拼命向前。

  “哈哈哈,慢点。”许泽峰无奈了,连忙追了上去,伸出自己的大手,搭在王浩洋的肩膀上,“王浩洋,我说过,你不必问理由,这些啊,都是我心甘情愿的。”

  五月,一阵阵风袭来。银白色的空气中,空无一人的大道上,两个人信步在黑暗里。月光下,两个模糊的背影向前走去,没有目标,没有目的,就只是享受过程。这四周的花草不美,但是还好,我的风景里有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