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
作者:无可救药的梦      更新:2021-04-28 13:02      字数:2103
  因为着凉,王浩洋发了高烧,医院里的程序一向繁琐,一会要跑到这个门诊,一会跑到别的地方做检查,王浩洋是伤员,不能到处跑,许泽峰就在医院里爬上爬下,一会去给王浩洋买水,一会给王浩洋拿药。很快,他就出了一身的汗。

  在走廊入口处,王浩洋静静地坐在那里,刚刚做完了最后一项检查,确诊是风寒引起的发烧。刚才最高温度达到了39度,把许泽峰吓了一跳,脸色都发白了。王浩洋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头疼和眩晕,难受得想要撞墙去死。

  王浩洋后悔了,他昨天在车里的时候不应该祈祷的,要是发烧就让许泽峰一个人发烧吧,现在自己真的发烧了,一点也不好受。

  “来,吃点东西。”许泽峰坐到王浩洋的旁边,喘着粗气,说。

  王浩洋抬起虚弱的头,看见许泽峰的手里拿着一袋子油条和一杯豆浆。他伸手去摸,豆浆和油条都凉了,应该是早餐店里最后剩下的了。王浩洋实在没有胃口,看见油腻的东西就想吐,他把许泽峰递过来的东西推开,连忙摆手。

  “老师,我吃不下。”

  “稍微吃一点,我喂你?”许泽峰在王浩洋旁边细声细语地说。

  “最好在嘴里嚼完直接吻给我。”王浩洋的心里闪过了一丝邪恶的念头,又觉得这种念头很恶心,很荒谬。他怔怔地看着许泽峰,不忍心看许泽峰因为自己没有吃这些东西而伤心,就单单接过了豆浆。

  “我喝点豆浆吧。”王浩洋说。

  “唉!怎么会发烧呢?”许泽峰在一旁连连摇头。

  “昨天淋雨淋的了吧。”王浩洋说。

  “以后,再不能让你淋雨了。”

  二人折腾到下午才回到家,王浩洋没有一点好转,他不愿输水,也不愿打针,前者是因为太浪费时间,后者是因为疼。在许泽峰知道王浩洋因为怕疼不打针后,在旁边嘲笑了王浩洋好久。

  许泽峰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窗户通风换气,王浩洋感觉到一阵阵地不舒服。但又觉得确实许泽峰做得在理,要是两个人都感冒了,那这两个人就自己照顾自己吧。

  下午三点的时候许泽峰有事要出去一趟,就把母亲喊了过来照顾许泽峰。这件事情事前是没有通过王浩洋同意的,王浩洋之前很多次都说不敢见许泽峰的母亲,他觉得自己对许泽峰的想法不仅玷污了许泽峰,更伤害了他的妈妈。

  就在许泽峰的妈妈风风火火来到许泽峰家里的时候,王浩洋浑身打颤,躺在床上一动不敢动,呼吸急促。最开始许泽峰妈妈的声音在门外,渐渐大了,进了房间,又渐渐接近了卧室。王浩洋只觉得自己像一个盗贼,强占了许泽峰的家。他害怕许泽峰的妈妈,这个房子主人的主人。

  “浩洋!奶奶听说你病了,就专门来看看你。”许泽峰母亲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亮,容光焕发,没有一点岁月的痕迹。许泽峰的母亲打开门就看到了平躺在床上的,可怜的小家伙。不禁感伤起来:“这人啊,就是不能得病,得病了就不好了。”

  “妈,咱们别打扰王浩洋休息了,去客厅聊。”许泽峰一把推推着母亲来了客厅。没有说几句王浩洋就听见了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王浩洋只能依稀感觉到声音的存在,不能辨别声音的内容。就在许泽峰把门关上的那一刻,王浩洋就从心里觉得紧张。

  “浩洋,有什么需要的喊我!”许泽峰的母亲在客厅朝着王浩洋喊。

  “好!”王浩洋回答。

  下午迷迷糊糊睡了好一会,王浩洋再一次从睡梦中醒来,已经下午是的六点了,外面渐渐热闹了起来。王浩洋拄着拐杖走出了房间,看见客厅的沙发上,王浩洋的母亲坐在那里,身上盖了个毯子,手里拿着些毛线球织毛衣。

  “浩洋,你醒了?”许泽峰的母亲问。

  “嗯,奶奶,你在织毛衣吗?”

  “对啊,我闲的无聊,看见你们许老师还有一点毛线,就想着给他和你织个围巾。你过来看看你想要什么款式的?”

  王浩洋走进了,坐在许泽峰母亲的旁边,许泽峰母亲旁边有一个织毛衣的书,上面有些许图案。

  “奶奶,你要给许老师织哪一个啊?”

  “那个黑色的,你们许老师从小就只喜欢黑色。”

  “是吗?”王浩洋有些疑惑,他从来没有见过许泽峰穿黑色的衣服,“许老师不喜欢白色吗?”

  “黑色。”许泽峰的母亲又强调了一遍。接着说:“我记得清清楚楚,有一次啊,全家人吃饺子,小峰看不惯白色的饺子,非要吃黑色的。”

  “那后来呢?”王浩洋提起了兴致。

  “后来我就把他打了一顿,饿了他一天,他也就老实了。”许泽峰的母亲一提起许泽峰小时候就掩饰不住微笑,人啊,一旦老了之后就喜欢回忆过去,回忆过去的那些美好。王浩洋听到许泽峰小时候的故事觉得新奇,又追着许泽峰的母亲问了好多许泽峰小时候的事,许泽峰的母亲也耐心地,饶有趣味地给王浩洋讲。

  “你还没回答我你要什么颜色的围巾啊?”许泽峰的母亲问。

  “白色的吧,我喜欢白色。”王浩洋回答。

  “哈哈,你怎么刚好和小峰反了反呢?”许泽峰的母亲喃喃道。

  其实,王浩洋一直想问关于许泽峰现在的生活,想问关于许泽峰母亲的病情,可是他始终问不出口。他不忍心看到这样一位仁慈的,善良的奶奶回忆到难过的悲伤的事情。

  “我回来了!”门被打开,许泽峰轻轻推着门走了进来。

  “王浩洋,好点了吗?”许泽峰进门后一边换鞋一边问王浩洋。

  “好多了。”王浩洋说。

  王浩洋看见许泽峰今天穿着初见时的那件白色衬衫,又仔细地回忆了一遍,除了昨天弄湿的那件黑色外套,许泽峰确实没有别的黑色衣服了。

  许泽峰朝王浩洋微微笑了笑,“王浩洋,你先回卧室吧,我和我妈说一些事情。”

  王浩洋哦了一声,但是他没有回到卧室,而是进了厕所。许泽峰家的厕所可以听见客厅的声音。大约沉默了好一会,许泽峰先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