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
作者:无可救药的梦      更新:2021-04-27 13:23      字数:2075
  半夜十二点,暴雨没有一点停下来的态势,电闪雷鸣外加狂风暴雨给每个人的心中都带来了一丝恐慌和焦虑。王浩洋从梦中醒来,他做噩梦了。在梦里,所有的人都知道了他喜欢许泽峰的事情,所有的人都在指责他,包括许泽峰。

  醒来的时候满脸虚汗,王浩洋觉得浑身无力,喉咙干疼。他很渴,爬起来去客厅喝了点水后依旧觉得头痛难忍。王浩洋有一个意识,似乎今天下午的祈祷,应验了。他摸着自己的头,明显地感到正在发烫。这下好了,自己真的发烧了。

  王浩洋悄悄走到许泽峰的门前,隐隐约约听见了许泽峰打鼾的声音,他今天太累了,回到家躺在床上就睡了过去。王浩洋偷偷把门打开了一个缝,透过门缝可以看见许泽峰四肢张开躺在床上,像一个孩子一样安详地入眠。王浩洋不忍吵醒许泽峰,便一个人坐回了客厅,望着屋外的雨发呆。

  发烧的感觉就像是万千的蚂蚁在钻一个人的脑袋,想要昏昏欲睡,可是难受得哪里睡得着觉。王浩洋把手和头埋在腿里,他再一次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这种声音浑厚而且富有规律,让人定心。伴随着心跳,王浩洋又一次陷入了沉思,他在考虑,接下来到底应该怎么办。

  可是想了很久还是没有结果。王浩洋站起身来,想要看看许泽峰的家里有没有温度计,有没有可以治疗感冒的药。但是王浩洋哪里又找得到,自己虽然在许泽峰的家里住了这么久,却没有真正地搜索过许泽峰的东西。王浩洋的腿很包着石膏,行动不便,想要蹲下来扒东西更是难上加难。

  王浩洋放弃了找药的想法,又想要去买药,可是现在是凌晨的三点,又有哪里会有药卖?王浩洋越想越乱,索性躺在沙发上什么都不想,静静地等待命运的审判。

  在生病发烧的时候,王浩洋想到了刚才做的梦,他开始思考生命的意义了,他思考生命究竟要追求的是什么,生活到底要过成一副什么样子才好。他爱的是男人,是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这种爱情就像是道德的界限,不容超越,不被认可。

  可是当王浩洋想到许泽峰的时候,他的鼻头又开始酸涩了。距离第一次见许泽峰已经一个多月。一个月以前,许泽峰就像是天上的星星,他是一个追星星的人,仰望着他,这个星星就在他的头顶,他一伸手就可以触到。现在,他已经触摸到了这颗星星,在偷偷的不被感受到的瞬间,他已经和这颗星星连接在了一起。记忆已经变成了碎片,在王浩洋的心里渐渐消散,只留下破碎。

  王浩洋记得一次。

  那时还是春天,春天的深夜很凄冷,一轮明月在高空挂着,那时是月初,一路上的树纷纷长出了枝桠,在春天的风里摇晃,仿佛摇摇欲坠的样子,吹得让人心生寒意。

  王浩洋就把手揣在上衣口袋里,上衣没有拉拉链,双手握紧,用衣服包紧自己。一抬头,王浩洋看到远处有一个人正在走来,高大的身影在凄苦的深夜颤颤巍巍,步履匆匆。王浩洋怔怔地看了一会,这正是许泽峰的轮廓,他没有穿棉袄,上身依旧是那个白色衬衫,在夜晚格外发亮。

  黑夜里王浩洋看不清许泽峰到底在往何处看,他微微地低下了头,说:“老师好!”

  许老师轻轻点了点头,面带微笑,依旧是步履匆匆,从王浩洋的身边走过,卷起暖风。许泽峰走得很急,却依旧稳当,在地上沙沙地踩出来声音,踩在王浩洋的心上,许泽峰回答道:“快回去吧,天冷!”

  王浩洋记得一次。

  那时还是春天,许泽峰刚刚教王浩洋不久。那个时候的世界在王浩洋的心中是亮的,不是因为天高气爽,不是因为空气明朗,而是因为许泽峰已经在命运的指引下走进了王浩洋的生活。

  许泽峰喜欢在课前提前到教室,坐在教室前面的桌子上,手里捧着一杯热水。许泽峰从来不用保温杯,他只用塑料杯。王浩洋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偷偷地瞄许泽峰。

  一缕缕热气从许泽峰的茶杯里冒出,许泽峰轻轻一吹,就吹去了一缕飘渺。王浩洋拿起作业走到许泽峰的跟前,把不会的题给许泽峰看,然后在一旁静静地等待许泽峰计算,闻许泽峰身上的气味。

  他拿起一个粉笔,抛起来又接住,自顾自地玩。一个不小心,粉笔掉进了许泽峰的茶杯,气泡咕嘟咕嘟往外冒。王浩洋吓得浑身发抖,许泽峰在一旁抿嘴微笑,然后拍着王浩洋的屁股,命令到:“快去,给我洗洗!上课以前不要回来!”

  王浩洋记得那些次。

  “王浩洋。”

  “王浩洋!”

  “王浩洋?”

  王浩洋记得很多次许泽峰唤他的名字,轻柔的,严厉的,玩笑似的。在球场上,许泽峰喊他的名字让他传球,在教室里,许泽峰喊他的名字,让他起立,让他安静。在家里,许泽峰喊他的名字让他起床洗漱。这种声音是来自灵魂深处的刻苦铭心。

  “王浩洋!你醒醒!”

  王浩洋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屋外已经射进来了一抹光。看样子是早晨了。王浩洋看着蹲在一旁满脸出汗的许泽峰,情不自禁地嘿嘿笑,声音尤其虚弱。“老师,你醒了?”

  “你发烧了,快,我们去医院。”

  “几点了老师?”

  “六点多,今天你不要去学校了,我给你请假。”

  “老师,能让我抱抱你吗。”王浩洋强迫自己用虚弱的声音请求许泽峰。

  闭上了眼,王浩洋主动拥进了许泽峰的怀里。这还是那个熟悉的人,身上的气息,身上的味道都没有变。那个一个月之前素不相识的人,现在已经可以拥入怀里了。王浩洋用了用力气,摩挲着许泽峰宽厚的背脊,这个人让自己感到踏实,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这个人已经彻底地在自己心里扎根,长大。

  “许泽峰”。

  “许泽峰”

  “许泽峰”

  王浩洋在心里默念,他想要把这个名字念到一百遍,一万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