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
作者:无可救药的梦      更新:2021-04-26 13:17      字数:2912
  王浩洋问:“你知道她之前一直给我送东西吗?”

  “知道啊!但是我不在乎。”

  王浩洋叹了一口气,问“那你打算怎么追求她?”

  “我也不知道,我没有你帅,没有你学习好,没有你会踢足球。”周成自言自语道。

  王浩洋沉默了一会,面向周成,很认真地说:“胖子,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认真回答我。”

  “嗯,你问吧。”

  “你是怎么看待爱情的?”王浩洋问。

  周成思考了一会,说:“现在这个年龄段的爱情是一种冲动,起码不用考虑金钱和社会地位,是最单纯的。”

  “仅限于男女之间吗?”王浩洋问。

  “额,男生和男生之间在校园这个思想相对开放的环境下,压力也会小一点。”

  “有年龄限制吗?”王浩洋又问。

  “得看多大了,如果年龄差距太大的话,就已经不是爱情了,如果年龄差距有两三年的话,都是可以容忍的。”王浩洋看着周成严肃的表情,觉得周成回答问题的时候还算是靠谱一点。

  王浩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像是做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说:“周成,我想告诉你一个事情……”

  “关于哪方面的?”周成问。

  “关于我。”

  王浩洋把声音尽量缩小,他现在很清醒,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他决定把积压于内心深处许久的秘密说出来。他看着面前胖乎乎的周成,觉得只有他是自己可以信赖的人了。一阵风吹来,吹得人心紧张。

  “你是指你喜欢男生这件事吗?”周成不慌不忙地说。

  “什么?”王浩洋忍不住大叫了一句,“你怎么?”王浩洋有点始料不及,他原本以为他把这件秘密隐藏得天衣无缝,没想到早就被周成识破了。王浩洋像是被人用鞭子抽了一下,浑身发麻。

  “你之前和我聊天的时候从来没有说过关于女生的事情,我好几次试探你你都不是很热情。其实,我刚才是猜的。”周成接着说。

  太阳光穿过树叶的缝隙照在地上,树林里不知何时传来一阵阵蟋蟀的叫声。王浩洋感觉到这个时候的他,像是全身被扒了个干净,赤裸裸地站在周成的面前,毫无隐私,毫无秘密。

  “不过我还看不出来你有喜欢的男生。”

  这是令王浩洋唯一一个踏实的消息,在王浩洋的世界里,已经完完全全被一个人占据了,这个人很帅,很温柔,也很高大威猛。或许就是从见他的第一面开始,他的心里面已经再也住不下别人了。

  “要是让你看出来还得了?”王浩洋提高了嗓门。

  “嘿嘿嘿,你要是有喜欢的人,给我说,我帮你争取。”周成摸了摸头,笑嘿嘿地说。

  “好了,回去吧。”

  “气消了?”

  “快走吧,也不知道在这里晒着干什么。”王浩洋一把拽起周成回到了教室。

  还是和往常一样,所有的人在教室里面自习,看书的,写作业的,大家都在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但是天公不作美,下午的时候,乌压压吹来了成片成片的乌云。一声雷鸣,吓到了班里的女生,大家都意识到,快下雨了。

  班里面顿时间一阵喧闹,有抱怨自己忘了带伞的,有庆幸自己带了伞的,

  “轰隆!”一阵闪电后接踵霹雳般的雷鸣,再一次把所有人吓了一跳。窗外,几阵狂风呼啸,吹动树梢,把教室旁的树刮向一边。“咣当!”的一声,门被吹开,冷风灌进班里,所有的人同时地套上了外套,关进了窗户,望着灰黑色的空气,等待雨来。

  夏天的雨不同于春天,夏天的雨是热烈的,暴躁的,他总是一时间全部倾泻,毫无保留。“哗啦”一声,无数个雨点一齐落在地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雨滴滴在屋外的不锈钢板上,声音是尖锐的,滴在屋檐下,是浑厚的。这无数的声音,共同构成了夏雨。

  夏雨,这是今年的第一场夏雨。

  放学后,王浩洋和周成一齐站在教学楼的走廊里,他们的教室在一楼,可以清楚地看到雨势。毫无疑问,这是不允许有人冒着雨穿过的。

  “你带伞了吗?王浩洋?”周成问。

  “带了。”王浩洋望着雨回答。

  “我没带,怎么办。”周成问。

  王浩洋正在思考,此时此刻的他非常地焦急,他需要拄拐杖,不能打伞,但是如果让周成帮自己的话,就会暴露自己住在许泽峰家的事实。这件事情是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的。

  “啊,下得好大啊。”

  循声望去,是远处的崔鑫在说话。王浩洋和周成一齐望向了那边,王浩洋偷偷瞄了一眼周成,发现这个胖子在看崔鑫的时候身体会发抖,握紧了拳头,好像发生了天大的事情一样。

  “没带伞啊!”崔鑫在和旁边的两个女生说话。

  “周成?”王浩洋试探着问了一句,“要不你用我的伞,去帮个忙?”

  “那你怎么办?”周成扭过头来,他的额头上已经密密麻麻出了些虚汗。

  “我没事。”

  “王浩洋,许老师让你在教室等他。”此时此刻,班长李若曦走了过来。准确地来说,她早就已经离开了学校,现在又折返了回来。

  “哦,好的。”王浩洋拍了拍周成的肩膀,“加油!我就帮你到这里。”

  “好人一生平安!”周成眼含泪光,握住王浩洋的手深情地说。

  随后,周成就拿起了王浩洋的伞,哆哆嗦嗦地朝崔鑫走去。尽管周成极力掩饰自己的紧张,但还是可以轻易地看出来。王浩洋看见周成走过去和崔鑫说话,他们之前是认识的,所以关系也还算好,没说几句,周成就拉着崔鑫离开,旁边跟着崔鑫的两个好朋友。周成是一个交际花,一点也不需要担心会尴尬。

  王浩洋目睹了事件的全过程,随后走回自己的位置上望着窗外。他开始想象着许泽峰会以何种方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想象着许泽峰会穿着什么衣服。或许,他会穿着第一次见面时候的白色衬衫,或许,他会穿一身西装。要说来,王浩洋还从来没见过许泽峰穿西装的样子。

  王浩洋又一次想起了昨天的那个吻,那个虚幻到令人窒息吻。到现在为止他还无法确定那个吻是不是自己的梦境。为什么许泽峰会愿意亲吻自己,为什么一切会那么得不真实。但如果不是真的话,为什么那种感觉如此的真切,那些细节如此地深刻。

  “王浩洋!”

  这是许泽峰熟悉的声音,从后门传来。

  王浩洋转过身,看见了一个浑身湿透的男人站在门口,尽显狼狈。他穿着一件黑色外套,里面是短袖打底,王浩洋可以清楚的认出来这是个短袖,他对许泽峰的衣服已经有了大致的了解。许泽峰的袖子捋了上去,左手不停地擦拭面部的水。

  “老师?你怎么湿透了?”王浩洋问。

  “哎呀,我今天下午出门的时候忘拿伞了,谁知道这雨说下就下。”许泽峰抱怨似的说。

  “快点走吧,王浩洋。”

  雨下的很大,王浩洋的腿上还缠绕着石膏,不能碰水。许泽峰就把自己的黑色外套脱了下来,披在了王浩洋的石膏处,扶着王浩洋上了车。许泽峰的车停在教学楼外的学校停车位上,所以还不算远。两人淋了一点雨就进了车里。

  回到车里后,王浩洋可以清晰地听见许泽峰的喘息,这种喘息是粗重的,是毫无章法的,不同于夜晚熟睡中的那个温柔许泽峰。

  王浩洋看见许泽峰在自顾自地哆嗦,就问:“老师,你冷不冷啊?”

  “啊,有点冷,不过没事。”许泽峰瞟了一眼后视镜,然后回答。

  “老师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把我的衣服给我。”许泽峰说。

  王浩洋把裹在腿上的那件黑色皮外套递给了许泽峰,许泽峰没有穿,而是叠起来放在了副驾驶的位置,这件黑色外套已经湿得不能穿了。

  恍然间,王浩洋听见许泽峰先是擤了擤鼻子,然后又咳嗽了几声,他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他开始担心许泽峰会不会感冒。

  “老师,你真的没事吗?”

  “没事,你用纸把身上的水擦一擦,别感冒了。”许泽峰说着,递给了王浩洋一卷卫生纸。

  王浩洋心里充满了感动,又觉得许泽峰可恶,明明已经有了感冒迹象的是许泽峰,但是他却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身体。王浩洋给自己擦完之后,就凑上去轻轻给许泽峰擦脸上的水。许泽峰在一旁呵呵地笑,也不说话。

  “真是不怕自己感冒。”王浩洋心里暗暗地祈祷,“要是感冒的话,就让我感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