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
作者:无可救药的梦      更新:2021-04-24 11:51      字数:3051
  农村的空气很是清新,王浩洋把车里的窗户打开,任风吹进。此时此刻的风有一些暖意,铺面打在王浩洋的脸上,春天里的花香被夏天的热气掩埋,王浩洋忽然意识到,夏天快到了。

  车子拐了好几个弯,停在了一个平房面前,这个房子是由水泥墙砌成的,有两层,规规矩矩地和其他房子一样。许泽峰拿出来钥匙走到了大门前,房子的大门很高大,把许泽峰衬托得小了起来。王浩洋没有等许泽峰走过来扶他,自顾自地下了车,一下子被太阳照射地睁不开眼。

  太阳在不知不觉得时候已经如此热烈了,王浩洋低着头看自己的阴影,拄着拐杖走到了许泽峰的旁边。许泽峰给王浩洋拿了个板凳以后,就回到车里拿食物,提了好几个大塑料袋。

  房子的院子里一半有水泥顶的遮挡,另一半没有。王浩洋觉得今天出来烧烤确实不是太合适,在院子里坐了不到一会,他就大汗淋漓的了。

  “今天怎么这么热?”许泽峰自言自语,然后从屋子里拿出来一个风扇,摆在了靠近王浩洋的位置。风扇的风力很大,乌压乌压地转,带来了一丝丝的凉意。

  许泽峰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烧烤架和没用过的黑炭,摆在了远离风扇的位置。许泽峰很熟练地就把火生了起来,最开始烧烤架里咕嘟咕嘟冒黑烟,熏得许泽峰眼泪直流,不到一会儿就可以烧烤了。

  王浩洋在许泽峰生火的时候去把菜和肉洗了洗,肉就腌在一起,一盘一盘地摆在许泽峰旁边,他看见许泽峰早就汗流浃背了,就找了一张纸给许泽峰扇风。许泽峰穿了一件白色短袖,汗水浸湿了背部,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棕黄色的皮肤。

  “你去风扇那边坐着吧!”许泽峰说。

  “不,你太热了。”王浩洋说。

  “今天确实不应该出门,天气预报也没有说会这么热啊!”许泽峰说。

  王浩洋拿出一从塑料袋里拿出买来的矿泉水,递给许泽峰,许泽峰一把接过,咕嘟咕嘟喝了半瓶,放在了一边。

  “你先尝尝这个肉好不好吃!”许泽峰说。

  王浩洋接过许泽峰递来的羊肉串,咬下来一块,觉得没味道,又放了点孜然和辣椒粉,才觉得好吃。“不错诶,老师!”

  “少吃点辣的,对胃不好!”

  “我都出来吃烧烤了,还在乎健康吗?”

  许泽峰反驳不过王浩洋,笑呵呵地烤了一串又一串,放在盘子里让王浩洋吃。

  王浩洋看到许泽峰没有吃,就拿出来一串喂许泽峰。许泽峰想接,可是王浩洋不让。

  “老师,我喂你,你安心烤,多烤一点。”

  许泽峰乖乖地吃了一串又一串,也烤了一串又一串。觉得腻了,就回屋子里面扒了又扒,扒出来一提哈尔滨啤酒,看了看保质期,还能喝。

  “你喝吗?”许泽峰问。

  “喝!”

  许泽峰就给王浩洋开了一瓶,自己也开了一瓶,咕嘟咕嘟喝下肚,觉得一阵清爽。王浩洋喝啤酒喝得不多,没喝两口就微微感到了醉意。他晃了晃脑袋,想要保持清醒,被一旁的许泽峰看在眼里。

  “少喝点,才喝这么点就晕了!”许泽峰说。

  “我没晕,就是有点小困!”王浩洋反驳道。

  啤酒喝下肚后,两个人的胃口就都变小了,不一会就吃饱了,原本美味的烧烤不一会就变得无味起来,谁都不愿意多吃一口。

  王浩洋早就醉乎乎的了,趴在许泽峰的肩膀上感受心跳。王浩洋喜欢这种感觉,酒后的感觉,可以什么都不去想,可以什么烦恼和压力都没有,也可以让人变得大胆。

  许泽峰觉得外面越来越热,就把王浩洋抬进了屋子里。

  屋子里的家具被塑料袋包裹,塑料袋上已经积了一层灰。许泽峰抬着王浩洋进了一间卧室,掀开塑料袋,把王浩洋放到了床上。随后打开了空调,设置在26度。

  王浩洋醉了,说出来的话已经含糊不清了。他躺在床上,感受着空调送来的阵阵凉风,感觉到了冷意。王浩洋拉着许泽峰的手,把许泽峰拉上了床,让他睡自己的旁边。许泽峰这个时候也稍微有一点发晕,就躺了下来准备睡一觉。

  王浩洋紧紧地抱着许泽峰,双脚夹紧了许泽峰的腿,口中嘟囔着:“老师,我有点冷……”许泽峰听到了,想要去摸遥控器把空调关上,但是王浩洋把自己搂得紧紧地,根本撒不开。

  “额,我抱着你取暖……”王浩洋小声说。

  轻轻地闭上眼睛,王浩洋贪婪地吸吮许泽峰的气息,许泽峰身上的汗很快下去了,仅仅留下那弥留的奶香。王浩洋不知道为什么许泽峰的身上常年会有奶的香气,但是只要是关于许泽峰的任何一点细节,他都珍贵无比。王浩洋把脸凑近了,凑得很近很近,离许泽峰的嘴仅仅一根手指的距离。

  面前的许泽峰没有一点的反应,王浩洋就变得越发大胆,他轻轻地凑近,轻轻地凑近,又缩回。他睁开眼睛看许泽峰的眼睛,在一刹那间嗅到了悲伤的气息。

  “老师,我想……”

  许泽峰打断了王浩洋的话。

  “你想的话,就做吧,我知道你的想法,不过只有一次。”

  王浩洋忍不住泪水,盈满了眼眶。他闭上眼睛,凑近了些,把嘴唇轻轻搭在许泽峰的额头,眉间,鼻头,直至嘴唇。在接触到嘴唇的那一刻,他感觉到一阵电流传遍全身,他的身体麻麻地,忍不住抖动了一下。他再也忍不住了,无数的泪水滴了下来,他不知道这种是什么感觉,这是他期盼已久的啊,是他无数个日夜里想了又想却又不敢做的,而今天却又是如此轻易地得到了。

  王浩洋把头缩了回去,面露惊恐地望着许泽峰。

  许泽峰凑到王浩洋的耳边,轻声说:“不要怕,王浩洋,你想要的,我可以给你,不过,你以后不要再因此难过了,我看到你在笔记本上的东西了,我不忍心……”

  王浩洋忽然想起来自己笔记本上的东西有一页没有撕掉,而那一页,全都是对许泽峰的情话。

  王浩洋全身颤抖,他轻轻地问:“老师,我真的可以吗?”

  许泽峰点了点头,把眼睛闭上了。

  王浩洋再一次凑过去,闭上眼睛吻了下去。一秒,两秒,三秒……刚开始是紧张,到后来就变成了享受。王浩洋感觉到许泽峰的舌头伸了进来,忍不住把许泽峰抱得更紧了,一边吻一边哭。

  许泽峰的口腔里依旧是浓浓的奶香,夹杂着淡淡的啤酒,这个果冻一样的东西在王浩洋的口腔里缠绵,互相交流着各自的心事。王浩洋的手在许泽峰的背上摸索,他时不时抱着许泽峰的脸,时不时把许泽峰搂紧。这个宽厚伟岸的背,此时就在自己的手里啊,此时此刻,许泽峰是属于自己的啊!王浩洋感觉到自己的全身被热气包围,四肢僵硬,无法呼吸……

  而所有的一切,也仅仅停留在“吻”。

  五月一日,中午十二点,气温30度,天气晴。

  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都没有发生,王浩洋晕乎乎地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七点,屋外的太阳即将落山,他被许泽峰喊醒。

  猛地坐了起来,他发现自己的衣服完完整整地穿在身上,许泽峰也是。他感觉中午的事情像是梦,又是那么地真实。王浩洋问许泽峰:“老师,我睡了多久?”

  “不知道,现在是下午七点。”

  “老师,中午发生什么了吗?”

  许泽峰听到后,说:“我们该走了。”

  出来后,王浩洋发现一切都已经收拾地干干净净,他拄着拐杖,坐进了车里。许泽峰把车里的音乐打开了,然后就开动了发动机,驶离了这栋高大的房子

  “想象着,没我的日子,你是怎样的孤独。”

  王浩洋听出来了这首歌,这是陈奕迅的《好久不见》,王浩洋没有说话眼睛直勾勾地望着窗外。

  七点,太阳在远处的地平线悬挂,似乎下一秒就会落下。天边橘红色的霞光盈满了世界,地平线和天空连接在一起,共同构成了一副油彩画。王浩洋回味起来了那似梦一般的吻,他不敢看许泽峰,偷偷抿了抿嘴唇。

  “你会不会忽然地出现,在街角的咖啡店。”

  车内,打进来橙色的光芒,王浩洋眼中的世界变得无比温暖。空气已经变得清凉,路上没有一个人,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他和许泽峰。此时此刻仍是富有生机的,春天的残影依旧在,没有了冷冰冰的水泥高墙,没有了日复一日的机械化运作,这才是真正的生活。

  “对你说一句,只是说一句,好久不见。”

  蝴蝶飞得高了些,在油菜花上翩翩,蜜蜂飞得矮了些,他们满满收获,五月份的太阳燥热而又温暖,夏春交接之际,带给了王浩洋弥足珍贵的礼物。远处没有山,没有水,只有霞光,只有美。一行鸟高高低低盘旋,叽叽喳喳鸣叫,栖在树枝,面朝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