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
作者:无可救药的梦      更新:2021-04-21 13:16      字数:1955
  自打王浩洋住到许泽峰的家里之后,许泽峰也不再邋里邋遢了,屋子里面收拾地一干二净,东西摆放得整整齐齐,虽然东西不多,但起码还算有一个家的样子。王浩洋晚上习惯了十二点睡觉,就自己在房间里面学习,十二点之后就关灯睡觉。他偶尔会跑到许泽峰的房间,不顾许泽峰的反对,爬到床上去。就这样抱着他,感受他的呼吸,吸吮他身上淡淡的奶香。期待着在梦里和他在一次见面。

  这些天里,王浩洋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活力,每每上课的时候也不困了,两双眼睛炯炯有神地看着黑板,尤其是数学课。

  王浩洋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这份悸动找不到根源自然也摸不透。他有时候会怀疑这种情感,似乎已经超出了仰慕,但又合乎情理之中。他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词汇去描述,这份情感让他沉醉又迷茫。

  这段时间里,他是幸福的。但每当幸福来临的时候,就意味着悲伤的撞击——刘老头马上就要回来了。

  这天晚上,王浩洋又一次和许泽峰躺在了一张床上,王浩洋看着许泽峰的背,他忽然想到许泽峰后天可能就要走了。他问:“老师,你开学的时候说刘老师一个月之后回来。”

  许泽峰静静地呼吸,没有一丝情绪的波澜,他说:“啊,是的,这个星期结束,你们刘老师就要回来了。”

  “他之前是因为什么请假啊?”王浩洋问。

  许泽峰回答:“哦,他生病住院了。”

  “什么?”王浩洋猛地一下坐了起来,“他什么病?”

  “你不要问了,反正有点严重。”许泽峰不想回答,背对着王浩洋说。

  王浩洋看着许泽峰,他问:“老师,刘老师的病,是不是治不好了了……”

  黑暗中两个人彼此看不清彼此的脸,只是窗外的风在一阵一阵地呼啸,许泽峰反应过来了,他有点害怕,他问:“刘老师给你说什么了?”

  “额,他说……我记得他给我说,他的肺出现了一点问题……但是……我一直没有在意,我……”王浩洋越说越乱,以至于后来的咬字已经含糊不清了,他说:“老师,我有点害怕……”

  许泽峰久久不说话,他似乎是在思考,又或者是在黑暗中祈祷。有一会儿,他说:“你不要多想了,你的任务就是学习,刘老师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说完,许泽峰伸手去摸王浩洋的脸颊,却感受到了一丝丝冰凉的水滴直直地滴落在他的手上。看来王浩洋这小子真的怕了。许泽峰又向上摸去给王浩洋擦脸,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地拭去层层的泪滴,随后轻声地说:“哭什么?睡吧。”

  静谧的夜里,王浩洋里想了很多东西,他感受着面前的这个男人,忽然想到如果有一天要眼睁睁地看到许泽峰得病,自己会有多难过啊!他想着,一滴滴泪再一次流露了出来,慢慢没了意识。

  王浩洋感到一丝冰凉,伸手去摸表,已经早上五点半了。他感觉到许泽峰也醒了过来,就轻声试探:“老师?”

  许泽峰轻轻哼了一声,然后转过身来说:“你也刚醒吧。”

  “老师,我想问你一件事。”

  “你说。”

  “如果有一天,你得病了,你一定要告诉我,好让我再好好地看看你。”

  许泽峰觉得王浩洋的话可笑,想了想又觉得可恶,这分明是在诅咒自己,于是他毫不客气地说:“我要是得病了,就自己一个人跑到没有人知道的地方,一个人死,让自己的尸体发烂,发臭!等着你去找我!”

  星期一,还是和往常一样的,许泽峰把王浩洋送到了离学校还差一点距离的路口,停在那里等王浩洋一点一点拄着拐杖走到了学校门前他才开着车进校门。

  去办公室路上的时候,他特意往一班的教室里面瞅了一眼,看见刘老师已经回来了,坐在讲台上,没有说话。他又下意识地看了看王浩洋,发现王浩洋正在看着他,就用力摆了摆手。王浩洋用书把脸一挡,许泽峰就看不见他的脸了。

  整个过程用时不超过一分钟,许泽峰加快脚步就上楼去了,办公室里早上没什么人,老师们都还没来,他就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备课。刘老师来了之后,他就轻松多了,常常可以闲下来静静地思考事情。但是他发现无论想到什么,总会不自禁地想到王浩洋那里去。

  王浩洋正忙着写作业,没那么多时间去想别的事情。自从刘老师回来之后,作业量是成倍成倍地涨。一下子,王浩洋又回到了那个默默无闻的人,他那里顾得上去管别的事情,能把作业写完就是万幸了。

  不过在午休的时候,他还是会想到许泽峰的脸,想象着他的脸在夕阳的映衬下闪闪发光。想不了多久就浅浅地睡了过去。

  关于刘老头,还是和往常一样恪尽职守,常常来班里面盯着他们。但王浩洋还是察觉到了不一样的地方。以前的刘老头上课从来不会出现失误,可就在今天一天两节课上,他就失误了不下十次。有的时候刘老头讲着讲着,会毫无征兆地停下来,发一会呆,然后看看题目,接着讲。

  不只是王浩洋发现了刘老头的异样,班上的所有人都发现了。但是出于刘老头平时严厉的教学风格,大家都不敢在他面前说话,更别提询问他的病了。

  对于死亡,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是多半没有太多的概念的。他们知道死亡是一种自然规律,他们知道死亡每天都会发生,可是面对书本上的数字和现实中的灵魂是完全不同的概念。王浩洋经历过,他懂得身边人离去的痛苦,他不敢想刘老头去世的那一天,从来都没有想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