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
作者:无可救药的梦      更新:2021-04-20 13:37      字数:2260
  王浩洋不知道会面临什么,他不敢说话,就撒开了许泽峰的手,坐在沙发上。

  许泽峰看王浩洋好一会,才缓缓开口:“你最近是不是谈恋爱了?”

  王浩洋觉得奇怪,又觉得可笑,他反问:“我能和谁谈?”

  “可是我在吃饭的时候听见有人议论你,他们说你谈恋爱了。”许泽峰说。

  “没有。”王浩洋一口否认。

  “真的?”

  “真的。”

  “那你怎么证明?”许泽峰又问了一个可笑的问题。

  王浩洋想笑可是憋了回去,他看着许泽峰,心里想:你傻呀?我喜欢的人是你!

  可是他不能这么说,于是就把右手握成拳头,举过头顶说:“我发誓!”

  许泽峰抿了抿嘴,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看王浩洋。过了好一会才恢复正常。

  王浩洋发现许泽峰在私下的时候总是傻傻的,仿佛和白天完全就是两个人。和许泽峰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他常常可以看见或者听见许泽峰做一些和他这个年龄段不相符的事情,甚至更幼稚。私下里的许泽峰完全就是一个小孩子的模样。

  “我还有一个问题”许泽峰又问,“你今天为什么没有和我打招呼?我问你问题你也不理我?”

  “不想”王浩洋回答。

  这可把许泽峰气坏了,他看着王浩洋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恨不得把他揍一顿。

  “以后要理我,知道了吗?还要主动和我打招呼。”许泽峰说。

  “嗯。”王浩洋轻轻嗯了一声,以示回应。忽然他想起了什么,就问:“老师,前两天我在夕阳下看见你了。但是看不清脸,我想知道那天你看见我了吗?”

  许泽峰想了一会,他想起来了,就回答:“看见了。”

  “那你怎么不理我?”王浩洋问。

  “不想!”许泽峰忽然提高了音量,仿佛是可以杀了一个回马枪。

  这下子轮到王浩洋生气了,许泽峰没有理会王浩洋,走回自己的卧室去了,“咣!”的一声关上了房门。只留下王浩洋一个人,房间里的白炽灯亮得出奇,把王浩洋的脸照得惨白。

  “许泽峰!”王浩洋在心里面喊了无数遍这个名字,也骂了无数遍这个名字,他正咬牙切齿,他正无处宣泄他的怒气,就狠命用手捶沙发,直到力竭。

  过了好一会,王浩洋注意到墙上的钟表指到了十一,现在已经是晚上的十一点。王浩洋透过客厅的窗户往外看,看见窗户外的几栋楼星星点点亮着灯。王浩洋猜测里面的住户一定是被现实烦恼着才睡不着觉,就想自己一样。

  王浩洋又一次环顾了一下四周,屋里面很亮,这是许泽峰的家,而自己现在就端端正正地坐在这里。这是几个星期前的自己不敢想的,这也是几个星期前的自己梦寐以求的。王浩洋回忆着这几个星期发生的事情,像是做梦一样,明明发生了,可还是虚幻到无法触摸。

  明天,王浩洋还要面对学校里无数双盯着他的眼睛,这让他很累。而现在,没有任何一只眼睛看着自己,可是他又是那么的渴望这唯一的一双眼睛可以一直看着自己。

  “许泽峰……”王浩洋又一次在心里默念许泽峰的名字,每每念一次,许泽峰的脸就会在脑海里出现一次。许泽峰的那对浓厚的眉毛,眼睛无时无刻不在吸引人的观望,许泽峰有点黑,眼窝处微微塌陷,威严是他的标志,笑起来的样子为他增光添彩。

  此时此刻,自己正和这个完美无缺的男人共处同一个房子。

  王浩洋在想为什么许泽峰会让自己住进这里,似乎他们也才认识了不到三个星期,似乎许泽峰也只是自己的老师,并没有义务做这些事情。

  王浩洋搞不懂。

  “王浩洋,你怎么还不睡?”许泽峰在自己的房间里喊。

  这浑厚的夹杂着一丝北京口音的叫喊让王浩洋浑身颤抖,这正是许泽峰的声音,是这个无数次出现在自己梦里,让自己爱的深沉的男人的声音。就是这个声音,让王浩洋认识到,这就是现实。

  “哦,马上。”王浩洋回了一句。

  话刚脱出口,王浩洋就觉得自己的声音好稚嫩,就像是个小孩子的样子,于是他又咳嗽了两声,想要把自己的声音变得宽厚一点。

  王浩洋有一种强烈的欲望,他想要敲开许泽峰的门,把许泽峰深深地搂紧自己的怀里,告诉这个男人,爱他。就是爱,是那种可以为了他舍弃一切,奋不顾身的爱。是那种来自于灵魂深处的,不加任何修饰的冲动的爱。

  王浩洋想了许久,跳起来把客厅的灯关掉,一下子视野失去了颜色。

  王浩洋蹦到许泽峰的门前,把手伏在门上,想要去敲,又只是上下摸索。王浩洋咽了咽口水,却发现自己的喉咙早就干涸。终于,他还是拍打了这扇门。

  “怎么了?”许泽峰在里面问。

  “老师,我能和你一起睡吗?”王浩洋问。

  王浩洋可以清晰地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崩!崩!崩!”这个心跳的声音强烈而又富有规律,在幽静的四周格外明显。

  王浩洋听见房间里面传来一阵匆忙,随后是穿拖鞋的声音,拖鞋踩在地上发出的“咣当咣当”的声响,再紧接着的,就是门“吱呀”被打开的声音。

  许泽峰穿着背心出现在王浩洋的面前。他的双手放在胸前,眼神坚毅,自带着一股威严。

  “为什么?”许泽峰问。

  “我……”王浩洋结结巴巴回答不上来,就扒开许泽峰,一下子蹦到了许泽峰的床上。这个床很硬,摔得王浩洋哎呀呀地叫。

  许泽峰似乎还在偷偷生王浩洋的气,他把门关上,关了灯,一下子把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侧过身去睡觉。

  王浩洋可睡不着,没有了酒精的助力,一切行为都变得困难了起来。“老师,我有时候都不敢相信。”王浩洋说。

  “不敢相信什么?”许泽峰问。

  “不敢相信我就住在你的家里。”王浩洋说。

  “哈哈”许泽峰忍不住笑偷偷呵呵了两声,“那你还不感谢我?”

  “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好?”王浩洋问。

  就在面前,许泽峰沉默了一会,他说:“这是我愿意的,你不必问为什么……”

  王浩洋听到这回答,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在黑暗中凝视着许泽峰宽厚的臂膀,泪水浸湿了眼眶。这不是王浩洋认为的满意的答复,这也是王浩洋想了很久以后觉得最妥当的答复。王浩洋不知道这样许泽峰触手可及的日子还有多久,他开始焦虑离别的那一天,他不知道那一天自己究竟会如何。但是现在,许泽峰就在自己的面前,王浩洋紧紧地抱住了许泽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