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作者:无可救药的梦      更新:2021-06-06 09:22      字数:2122
  王浩洋一字一字地读完了这首诗,顿感到这首诗的美,反反复复在心中默念着,品读了好久。接着他往后翻,后面都是许泽峰摘抄的东西,有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也有徐志摩的《再别康桥》,有冰心的《母亲》,也有泰戈尔的《生如夏花》。越翻到后面字体越飘逸,但是却依旧很美,行笔非常流畅。

  这让王浩洋对许泽峰的观念一下子变了,他一直以为许泽峰是一个十分理性的理科男,没想到他也有如此文艺的时候。王浩洋用手抚摸这个笔记本,觉得像是在抚摸许泽峰的灵魂一样。

  王浩洋把笔记本翻看完后就又从书柜里随意拿出来一本书看,整个上午都显得既单调又无聊。王浩洋在沙发上像是一条虫子一样,怎么躺都觉得不舒服。还好没过一会,他就听见了门开锁的声音。

  他连忙规规矩矩地坐起身,把书挡在脸上,仿佛正看得专心。耳畔响起了熟悉的声音,这正是许泽峰。

  “诶,别装了,吃饭吧。”

  王浩洋把书拿下来一半,露出眼睛去看许泽峰,发现许泽峰正笑盈盈地看着他,他也忍不住笑出了声。许泽峰依旧是从外面买回来的饭,装在饭盒里,依旧从厨房拿出来了几个盘子和两个碗,把饭装进里面。

  王浩洋不想吃外面的饭,抱怨道:“老师,怎么又是外面的饭啊?”

  许泽峰冷冷地哼了一声:“有的吃就不错了,再挑三拣四的就让你饿着。”

  王浩洋不说话了,在心里暗暗地骂许泽峰。

  “老师,今天的菜还是没啥味儿啊”

  “你正在养病,少吃一点刺激的东西,我不是给你说过了吗?”

  “那这样吃迟早我要厌食!”

  “听话,好好养病。”

  许泽峰总是带着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子,这让王浩洋很不舒服,他又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再看眼前的许泽峰,完全就是两幅模样。昨晚的许泽峰一身酒气,让人可怜,现在的许泽峰意气风发,气场强大。

  王浩洋忍不住问:“诶,老师,你怎么有两副面孔啊?”

  许泽峰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吃饭,他问:“什么意思?”

  王浩洋继续说:“你昨天晚上怎么和现在不太一样啊?”

  许泽峰来了兴致,他看着王浩洋,说:“你说说,我有什么不一样。”

  王浩洋说:“昨天晚上你做的事情让我心疼,今天你做的事情让我生气。”

  许泽峰皱了皱眉,思索了一会,他说:“昨天晚上,我做了什么事?我怎么全忘了?”

  王浩洋不说话了,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失落,他也不知道这种失落来源于何处。他不敢期望许泽峰把一切都记在脑子里,可事实是他已经早早地把所有的东西忘得一干二净。

  许泽峰想了一会,接着说:“我就知道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你都躺在我的床上,还把我抱的死死的,拉都拉不开。”

  王浩洋慌了,这个许泽峰怎么把该记的记不住,不该记的都记住了!王浩洋连忙解释:“啊,昨天晚上咱们什么都没发生,我陪你喝了点酒,然后就睡了。”

  许泽峰看到王浩洋的脸有一点红了,从脖颈一直到面颊,他在一旁笑:“哈哈哈,你看你,两个男人在一起能发生什么?”他吃了几口饭,觉得不对,“诶,你昨天晚上怎么喝酒了?未成年喝什么酒?”

  王浩洋再一次反驳:“我上个星期就法定成年了!”

  许泽峰露出了怀疑的目光,他问王浩洋:“你怎么比别人大一岁?”

  王浩洋说:“我之前休学了。”

  许泽峰哦了一声,端起碗把米扒干净了,然后催促王浩洋:“你快点吃,我还要洗碗。”

  王浩洋边吃边反驳:“你怎么不直接用饭盒吃?”

  许泽峰不回答,他继续跟王浩洋说话:“王浩洋,我下午要去看我的妈妈,你去不去啊?”

  王浩洋连忙摇了摇头。

  许泽峰心平气和地问:“家里也没什么东西玩,你一个人不会无聊吗?”

  王浩洋听到这番话,好像在说这里是自己和许泽峰两个人共同的家一样,觉得好笑,就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许泽峰问。

  王浩洋连忙说:“啊……不无聊,我可以看书。”说着,他把放在沙发上的书拿起来给许泽峰看,许泽峰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思索着。

  许泽峰说:“那这样,我去看一眼就回来,你在家里好好的,不要乱碰什么危险的东西。”

  王浩洋点了点头。

  许泽峰又说:“你给我说说你们宿舍的号码,我去给你拿换洗衣服。”

  交代好了一切之后,许泽峰就匆匆地离开了家,又是独留王浩洋一个人。王浩洋从窗户往外看,看到天依旧湛蓝,万里无云,街道上依旧是熙熙攘攘。再一次他陷入了无尽的孤寂之中。

  他后悔了。

  忽然,屋外响起了敲门声,随后是许泽峰的声音:“王浩洋,我钥匙没拿,你看看桌子上有没有。”

  王浩洋看到了桌子上的钥匙,他跳过去给许泽峰开了门,然后兴致勃勃地冲许泽峰喊:“老师,我跟你一起去吧!”

  王浩洋就这样坐上了许泽峰的车,任由许泽峰带着穿过了一条又一条街。周末的时候,大街上的人明显的多了,街上的小孩子也都是一群接着一群。王浩洋看见了直羡慕,他已经好久没有出来玩过了。

  许泽峰通过镜子看到了王浩洋的眼,仿佛是看清了他心里面想的东西。他乐呵呵地直笑,说:“哈哈,好久没出来玩过了吧?”

  王浩洋听到许泽峰的话,收敛了一些,他不高兴了,说:“自从初中开始,我每天的任务就只有学习。”

  许泽峰接着笑:“你呀,别老想着玩,长大呀,就是要承担起责任了。”许泽峰见王浩洋不回答,接着说:“其实你现在这个时候还不需要考虑太多,你已经很轻松啦!”

  王浩洋很不高兴,他极其讨厌这种话术:“你怎么跟我爸一样?”

  王浩洋这句话一出来,两个人都尴尬了,许泽峰更是坐在驾驶座上一言不发。王浩洋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补救道:“老师,怎么还没有到你妈妈家呀?”

  许泽峰回答:“哦,到了,就在前面那个小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