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作者:无可救药的梦      更新:2021-04-15 13:38      字数:2305
  王浩洋新开了一瓶酒,往桌子上的杯子里面倒了满满一瓶,一股脑地灌进了嘴里。忽然间,他感受到口腔里像是燃烧了一般,无法忍受的辣窜进脑子。他咳嗽了几声,狰狞着脸。

  这可把许泽峰逗坏了,他放声笑,说:“哈哈哈哈,哎呦,你一口气喝那么多干嘛?”

  王浩洋一瞬间就感受到了酒精的威力,他的脸一下子就红啦,眼泪快要流出来了,他连忙用手擦。

  许泽峰就面带微笑地望着王浩洋,仿佛看自己的孩子一样,尽显慈祥。

  王浩洋注意到许泽峰的脸有一点红,不过是隐藏在皮肤下的红,一点也不明显。他看着许泽峰深情的眼睛,沉默了。

  屋里面的窗帘依旧拉得严丝合缝,头顶上的灯在亮。垂直打在许泽峰的脸,衬托出一片阴影。两个人就这样深情地望着对方的眼睛,似乎都能看到彼此的感情世界。在这一刻,是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时间,哪怕多一个人都会乱了气氛。王浩洋被酒精充斥的脑子无法思考,一瞬间,他忍不住流了泪。

  许泽峰靠进,张开大手轻轻抚摸在王浩洋的脸颊上,许泽峰的手很粗糙,右手无名指处有一块很深很深的老茧。许泽峰轻轻给王浩洋抹眼泪,忽然间,他也哭了。

  王浩洋急忙问:“老师,你怎么哭了?”

  许泽峰随手擦掉了眼泪,说:“我看到你,就想到了我的儿子。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王浩洋问:“他跟着妈妈生活吗?”

  许泽峰沉默了许久,摇了摇头。然后说:“我……”

  许泽峰再也忍不住了,他先是流泪,后来就放开了声音哭,用手捂着自己的脸,声音颤抖着,一抽一抽的。

  “我……找不到他了……”

  王浩洋伸手去拉许泽峰的脸,他想要去安慰许泽峰。

  许泽峰崩溃了,他哭得已经不想样子了,口中不停念叨着:“小磊才三岁,我就把他弄丢了……”他趴在王浩洋的腿上哭,跪在地上,就这样哭到再也没有力气,王浩洋的裤子也湿了。

  王浩洋站起身来,扶着许泽峰躺到了床上,他轻声对许泽峰说:“老师,你好好休息。”说完,他正想走出门去,可是有一股想法冲到了王浩洋的脑海里。

  酒精的刺激下王浩洋做事变得不那么理智,他关了房间的灯,但是没有出门。他走到许泽峰的床边,对许泽峰说:“老师,今天晚上,我们一起睡吧。”黑暗中许泽峰没有回答。

  王浩洋就脱光了衣服,只穿着一件短裤,就钻进了许泽峰的被窝里。他帮许泽峰脱掉了衣服,让许泽峰也钻进了被窝。

  王浩洋感觉到许泽峰的身体是那么的滚烫,像是火炉一般,他先是抱着许泽峰的胳膊,把头埋进他的怀里。许泽峰轻轻地用手抚摸王浩洋的头,思索着什么。

  再后来,王浩洋就张开了四肢,侧过身去紧紧地抱着许泽峰,许泽峰也凑了过来。两个人四目相对,王浩洋在黑暗中看到了许泽峰木讷的表情。

  想到许泽峰已经喝醉了,他就变得更加大胆,他尝试着把自己的嘴凑近了许泽峰的唇,但是就当即将触碰的哪一刻,他又条件反射一般地缩了回来。许泽峰觉得这样睡不舒服,于是就侧过身去,不再说话了。

  王浩洋看着许泽峰的背影,是那么的宽厚,是那么的渺小。他从后面紧紧地抱着许泽峰,静静地感受他的呼吸,闻他身上厚重的酒气。

  王浩洋不敢相信,此时此刻,这个心心念念迫切的人正和自己躺在一张床上。

  随后不知什么时候,便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都没有经过思考,王浩洋完全是在本能的驱使下,做了那些平时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许泽峰也早已经没了意识,他像一个孩子一般,早早地睡着了,微微带着些鼾声,他任凭王浩洋抱着,没有一丝戒备。

  第二天一早,许泽峰要赶往学校,就给王浩洋买了早餐,放在客厅里的桌子上,并且留了一张纸条,嘱咐王浩洋好好休息。

  王浩洋第一次喝白酒,早上起来的时候脑袋疼,一直躺在床上躺到九点才起床,早饭都凉了。王浩洋单脚蹦到客厅,看见桌子上的油条和豆浆,心里面暖洋洋的。他坐到沙发上,拿起了一根油条,整个一根塞进了嘴里,然后喝了口豆浆。

  王浩洋一边吃一边欣赏许泽峰留下来的纸条,上面的行书很流畅,很美。王浩洋把这块纸条当做宝贝一样,小心地放进手里。

  王浩洋的脑袋依旧很疼,但是已经很清醒了,他的脑海里不停地播放昨天晚上的种种,思索着许泽峰对自己的态度。他不明白为什么许泽峰会对自己这么好,甚至是一点目的都没有。

  这个年纪的王浩洋已经知道什么是爱了,他也知道自己对于女性的身体没有一丝迷恋,恰恰是许泽峰那样的躯壳令他冲动。他回忆着昨晚抚摸到的。许泽峰的皮肤,每一寸都是那么的美,也是那么的可贵。他有点怀疑许泽峰会不会也喜欢男人,但这个想法实在是太离谱了,王浩洋不敢往这个地方多想,苦苦追寻却还是找不到任何答案。

  不一会,王浩洋就把许泽峰留下来的早饭吃完了,一点儿也没有浪费。

  王浩洋不敢相信,现在他正住在许泽峰的家,仿佛自己就像是这个家的一个主人一样。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可以清晰地听见窗户外传来的人群的嘈杂声。王浩洋愣愣地发了好一会呆,觉得无聊,便站起身来往书柜走去。

  许泽峰家的书柜很大,也是他家里唯一的一件装饰品。书架里面杂七杂八地摆了许多书,其中王浩洋能够认出来的也有很多。这些书安安静静地立在书柜里,大都被翻得旧了,留下了时代的印记。

  王浩洋忽然间在书柜的角落里发现了一个笔记本,他小心翼翼地拿出来看,以免弄乱了书柜。他单脚站立在书柜前,翻开了笔记本。笔记本的扉页写着“许泽峰”三字,字体显得稚嫩,像是早些年写下来的。

  王浩洋顿觉有趣,他蹦回了沙发,坐在沙发上看。翻开笔记本的第一页是一首诗。这首诗是用规规矩矩的正楷字书写的,字体刚劲有力,让人赏心悦目。诗的开头有一个大大的标题——《致橡树》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像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