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作者:无可救药的梦      更新:2021-04-15 05:51      字数:1937
  王浩洋看到的是一个幽暗的空间,房间里充满了酒气,他注意到客厅的桌子上零零星星摆了许多白酒瓶子,整个空间压抑极了。

  许泽峰去拉开窗帘,一束光投进房间,打破了幽暗,这才让房间里有了一点生机。许泽峰忙着去收拾桌子,酒瓶里的酒还没喝完,许泽峰连带酒全部把他们扔进了垃圾桶,许泽峰让王浩洋坐在沙发上,给他倒了一杯水,招呼他先坐一会。自己下楼给他买一些吃的,顺手把装满酒瓶的塑料袋带了下去。

  王浩洋拄着拐杖站起身来,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许泽峰的家,这个家显得格外冷清,没有花卉的点缀,也没有电视和电脑,却有一个放满了书的书柜。

  他把每个房间都看了看,看到了一个空空荡荡的房间里面只放着一张偌大的结婚照,一些纸箱。

  照片里面的男人和女人都笑得很开心。那个女人长得很漂亮,五官小巧玲珑。男人正幸福地拥抱着女人,仿佛他们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一对,这个男人就是年轻时候的许泽峰。那时候的他还没有这么健壮,脸上也还年轻得看不到一丝岁月的痕迹。唯一一点没有改变的是,他依旧爱笑。

  王浩洋推开了一个紧紧关闭的房间,这个房间不大,窗帘依旧紧紧地拉着,不容得一点光透过来。房间里面的床凌乱不堪,靠着墙有一个桌子,上面摆着一张小孩的照片,小孩儿不大,三岁的样子。桌子上放着一个笔记本和一些酒瓶子。

  看完所有的房间后,王浩洋再一次陷入了担心,他开始忧虑许泽峰到底在过一种怎么样的生活。为什么白天在学校里乐观积极的许泽峰的家会是这个样子,许泽峰的办公桌是那么的干净利落,他的家却是凌乱不堪。

  没过一会,许泽峰就回来了,手里掂着大大小小几个饭盒,全部用塑料袋装着。

  “来来来,王浩洋,我给你买了一些粥,趁热喝!”

  许泽峰依旧是笑得开心,从厨房拿出来了几个碗,把菜和粥分别用几个碗装了起来。五个菜,两碗粥,整整齐齐地摆在桌子上。这让王浩洋很不好意思,客气地坐在沙发上,端起粥来喝。

  “别光喝粥呀,吃菜,来来来。”

  说着,许泽峰把菜推了推,离王浩洋近了一些。

  王浩洋顺手夹起了碗里面的一小块肉片,送进了嘴里,小口咀嚼着。他偷偷地看许泽峰,发现许泽峰正大口大口的喝汤,十分专注。王浩洋便不再拘谨了,他说:“老师,这饭是不是没什么味道啊?”

  许泽峰回答:“啊?没有吧,你现在受伤了,不要吃太刺激的东西。”

  王浩洋哦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

  许泽峰忽然想起了什么,他问道:“诶,王浩洋,今天刚好是周末,你下个周一再去学校吧。”

  王浩洋说:“好!”

  许泽峰点了点头,端起碗扒了两口把碗里的粥扒完了,然后把碗放下,打了一个嗝。用手摸了摸肚皮,斜靠在沙发上躺着,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此时,王浩洋正吃惊地看着他。

  许老师笑了笑说:“哈哈哈,王浩洋,我是个糙人,你别这么大惊小怪的。”

  王浩洋连忙扭过头去,说:“啊,没有,我没有大惊小怪。”

  屋外,太阳已经到了西南角,屋子里面被金黄的色彩填满,王浩洋看到许泽峰肩头的阳光,仿佛可以触摸,是那么的真切。屋子里,两个人,在春天里是那么和谐。

  他拿出来被褥,把被子铺在了那个挂有结婚照的大房间,然后把结婚照收了起来,顺手收拾了一下房间。就对王浩洋说:“你先住这里,等你腿好了再回宿舍住。”

  王浩洋一直在看着许泽峰,看见他忙忙碌碌的身影,不禁有些感伤,他问许泽峰:“老师,听说你离婚了,什么时候?”

  许泽峰愣了一下,深深叹了口气:“一年以前吧。”

  王浩洋接着问:“为什么?”

  许泽峰不想再去想那些往事,但一被提起,仍是满满的心酸,他说:“你不要管啦,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说完,他便离开了房间,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王浩洋看墙上挂的表,现在才七点。他的心里充满了对许泽峰的同情,他怎么睡得进去。

  躺在床上躺了一会,王浩洋决定走出房间,他敲了敲许泽峰房间的门。屋里面应了一声:“啊?什么事啊?”

  王浩洋没有回答。

  过了一会,王浩洋听到许泽峰慌里慌张的脚步声近了,房间的门也被打开了。许泽峰站在了门口,高大的体型完完全全把王浩洋挡住了。

  王浩洋感觉到迎面扑来一股白酒气,不禁皱了皱眉,问:“许泽峰,你怎么喝酒了?”

  许泽峰的呼吸很沉,他已经说不清楚话了,他说:“我……没事的时候喜欢喝一点。”

  王浩洋从缝隙里望了望屋内,屋里的桌子上摆了几瓶白酒,好像空了一大半,他大呼:“老师,你怎么喝那么多?”

  许泽峰没有反驳,而是静静地站在那里。

  王浩洋说:“我也要喝!”

  许泽峰吃惊地看了看王浩洋,说道:“什么?你还没成年呐,学什么喝酒?”

  王浩洋回答:“我上周刚过18!”

  许泽峰用手轻轻锤了一下王浩洋的肩,小声嘟囔着:“真的?”

  王浩洋嗯了一声,便扒开许泽峰走进了房间。

  许泽峰把门轻轻关上,看见王浩洋已经坐在了房间里的椅子上,他便往床上坐。饶有趣味地看着王浩洋,他说:“喝吧,我看着你喝。”

  王浩洋一时间有点手足无措,他问许泽峰:“你怎么不喝?”

  许泽峰笑了几声,说:“我看着你喝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