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无可救药的梦      更新:2021-05-02 23:43      字数:2117
  蛋糕没有吃多少,饭菜也剩下了很多,窗户外安静地没有一丝杂言,家里的钟表在滴滴答答地响,王浩洋就回到了卧室。

  他没有开灯,望着天花板。

  他在黑暗中拼命想象着父亲的脸,却是那么的模糊和遥不可及。他模糊的记得父亲宽厚的背影,和低沉的嗓音。他也依稀记得父亲爽朗的笑声。在那很久之前,他是看不惯这放肆不羁的笑的,他觉得很没有礼貌,没有一点父亲的形象。

  但现在,哪怕可以听到一次,却一次也听不到了。

  他只是记得父亲的笑声好像越来越小了。

  一切的一切都太遥远了,父亲车祸的那天他不在场,他的耳边似乎却总是可以听到机器零件破碎的声音,可以看到父亲血肉模糊的脸。他总是想要伸出手去抓父亲的手,可当手伸出去的那一刻才发现,一切都来不及了。

  那些往事就像尘封在记忆里的碎片,一点一点扎进王浩洋的心里。每每翻出,就扎得刺痛,王浩洋今天18了,他记得父亲承诺在十八岁的时候要送他一件大礼物。到现在,这件礼物也消失不见了。

  后来,他又想到了许泽峰,他发现在他的脑海里,许泽峰是那么的清晰可见,他可以清晰地回忆起许泽峰的每一处细节,他的声音也似乎就在耳边。

  王浩洋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也知道这是一种超乎于道德之外的倾慕,这一切的一切都只能存在于幻想之中。他在脑海里一遍一遍地幻想初见时的场景,回忆许泽峰温暖而有力量的鼻息,想象他可以去拥抱许泽峰,可以去牵许泽峰的手,去抚摸许泽峰的脸。

  王浩洋默默在床上抹眼泪,哭累了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王浩洋的母亲就离开了家,她要去外地打工。

  王浩洋随便收拾了收拾,就往学校赶,继续着忙碌的学习。

  这一周,整个学校都在为足球赛紧锣密鼓地张罗着,一有时间,学校的足球场上就有数不尽的人在练球,王浩洋也经常去,他非常惊讶,毕竟这浩大的场面,他见得可不多。这让王浩洋惊喜极了,一旦写完了作业,他就往足球场跑,书也不看了,仿佛世界里只剩下足球。

  许泽峰也很激动,班里面的女生归体育老师管,他就专管男生,他为班里十二个参加足球比赛的男生一人买了一套足球服,其中包括一名替补。给他们起了一个极其老土的名字:猛虎队。

  这一周,许泽峰来班里面的次数少了,他总是有事没事就往足球场跑,反复查看当天安排,以免出任何的岔子。这一周,他的脸上总是洋溢着笑容,讲课也很激动,一整天都像打了鸡血一般。

  时间就这样来到了比赛的当天。

  比赛那天是一个凉爽的上午,四月的风轻轻柔柔地吹过操场,吹动了树叶,沙沙地响。这个时候的树叶已经长出来了,绿油油铺满了校园,带来一种美感。整个世界都生机盎然。

  这天上午一大早,许泽峰就抱了两箱红牛走进教室,放在了教室后面的桌子上,让有需要的同学来拿。不过,参加比赛的同学优先领取。

  阳光很好,许泽峰穿着一件宽松的运动短袖,下身是运动短裤和运动鞋。显露出他发达的肌肉和宽厚的臂膀。王浩洋注意到,许泽峰在这一刻是发光的,他和其他的那些满腹便便的男老师不同,他与生俱来就带有一股活力。他总是让人感到舒适,哪怕只是一个微笑的动作,也给人以美感。

  上午九点,比赛就开始了。老天像是感知到了这一场比赛似的,虽然是在刚刚午后,却一点都不燥热。开幕式要求全体同学的参加,所有的班级依旧是坐在那里。听台上的领导慷慨激昂地讲话。到了十点,便宣布第一场比赛正式开始。

  有的同学离开了操场,而有的同学则坐在观看的席位上,看这场比赛。

  王浩洋他们的比赛在下午开始,整个上午的时间他们坐在一起看比赛。王浩洋看见许泽峰坐在第一排的位置上,目不转睛地望着下面的比赛,仿佛一个孩子一般兴奋。每当有球进门他都会笑的很开心,手舞足蹈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孩子。

  许泽峰的旁边坐着另一个体育老师,他们一边看比赛一边聊天,兴致丝毫不减。王浩洋看得入了神,他看到许泽峰在阳光的照耀下越发黑了,皮肤上的血管根根分明,他的额头上出了一点点汗粒,在太阳下发光。

  中午的时候,许泽峰带着他们的队员出门吃饭,挤满了一个小餐馆,老板娘辛勤地招待。吃饭的时候,许泽峰嘱咐这十二个人好好吃饭,下午才有力气去比赛。

  老板娘笑着问许泽峰:“你是他们的教练吗?”

  许泽峰笑得格外灿烂,摆了摆手,回答道:“不是,不过我是他们的老师,他们都是我的学生!”

  吃完饭后,他们回到了教室午休,王浩洋睡醒后发现许泽峰正望着他,看见他醒了,许泽峰就冲他就挥了挥手。王浩洋发现所有人都醒了,他是最后一个,他尴尬地笑了笑,然后晃了晃脑袋想要摆脱困意。

  足球场上浩浩荡荡全是人,乌压压一片接着一片。足球场上分两个比赛的场地,第一个场地上比赛已经开始了,此起彼伏地响彻一声声呐喊。

  王浩洋他们的的对手是理科一班,对面的男生一个个人高马大,气势上就输了一截,大家都有些害怕。许泽峰过来安慰道:“足球是一门技术,不是只靠身材壮实就行的,这只是一场比赛,目的不是为了赢,大家尽力就好!”

  比赛的人已经准备好了,班里面的同学也来的差不多了,坐在看台上一个个神情激昂。

  “文科一班,绝不一般,打败一班,简简单单!”

  看台上不知道是谁组织的口号,把所有人逗得前仰后合,王浩洋瞥见许泽峰也在一边笑,也不禁笑了起来。

  “文科一般,加油!理科一班,必胜!”

  这一阵口号的声音很粗,是从理科一班传过来的,两个班的同学像是吵架一样,绝不能在气势上输掉。

  等到所有人站好队列以后,比赛就此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