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无可救药的梦      更新:2021-05-02 23:30      字数:2406
  那是一个午后,阳光在总是暖暖的照在人们的身上,带给人们一丝丝困倦和疲惫。太阳斜斜地挂在偏南的天空,给世界晕染出五颜六色的颜料,带给世界生机和美。

  下午第一节课总是让人困意十足,教室里面的人东倒西歪,在座位上挣扎。王浩洋正在看他的那道数学题,他已经算了整整两张演草纸了,满满的全是阿拉伯数字。

  王浩洋总感觉差一步就要完成,但他不知道差在哪一步。他已经汗流浃背了,尽管是在四月份,也总是会有一阵燥热,让他的内心充满了烦躁和焦急。

  “叮——铃——”学校的铃声响起,王浩洋这才从手中的数学题中走出来,两只手放在桌上不停搓揉,想要把手里的汗抹掉,然后拿出来课本,准备上课。

  忽然间,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打破了正午教室里的沉闷,班里面瞬间多了一阵小声的嘀咕。王浩洋应声望去,一个白色身影一下子就抓住了他的眼球。他连忙戴上眼镜,视线一刻也不愿意离开。

  他走路带着风,大跨步来到了讲台,将手中的课本放在讲桌上,一副老练的样子,自顾自收拾着讲桌,嘴里面用一口带有北京口音的普通话说话,让人顿时毫无困意。

  “……各位同学好,我叫许泽峰,你们的刘老师临时有事请假了一个月,那么这个月的时间,我就接替一下刘老师的任务。”

  讲桌本来就很干净,许泽峰摸索着把讲桌上零零散散的粉笔捡了进去,随后手中就闲了下来。他望着眼睛下的60位同学,用爽朗的笑声笑了笑,大家都用一种新奇的眼光打量着这个新来的老师。

  许泽峰将衬衫的袖子捋了上去,露出粗壮的小臂,撑在讲桌上说:“咱班没意见吧?”这个问题弄得大家发笑,似乎所有人都不困了,教室里一阵阵地骚动。

  许泽峰的臂膀很强壮,胸前若隐若现着饱满的胸肌,他说话时候总是喜欢手舞足蹈,偶尔就用手倚靠在讲桌上,撑在那里。

  王浩洋看着许泽峰,看见他在班里面扫视了一圈,又不慌不忙地讲话:“那么希望我们可以共同努力,为高三打好基础。”

  班里面的视线都整整齐齐地望着许泽峰,许泽峰和别的老师不一样,他似乎带着一种独特的亲和力,让人想要去接近。

  王浩洋望着他出了神。

  王浩洋细细地打量许泽峰,他发现许泽峰经常咧开嘴微笑,眼睛眯成一条缝,饱含了深情。他留着干净利落的短发,皮肤在太阳的照耀下显得熠熠生辉。

  王浩洋发现许泽峰不时地也会望向这里,冲着这边笑,似乎有着神奇的魔力,笑容是那么的沁人心脾,温暖了四月天的潮湿,点亮了四月天的太阳。

  “咱班的数学课代表是谁?”

  王浩洋听见了这句话,但他一直在发愣,等到班里所有的人都把眼神抛向他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这句话所传达的信息。

  王浩洋着急忙慌地举起手,眼神飘忽不定,他不再敢看许泽峰的眼神,嘴里也说不出来话。他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紧张。

  许泽峰在人群中看到了王浩洋,微笑着示意他把手放下,看着他看了一会,然后接着在班里面说话。这节课,班里面的气氛异常得活跃,在午后的第一节课显得尤为难得。

  王浩洋接下来再也不敢直视许泽峰的眼睛啦,反倒是许泽峰喜欢往这边看,王浩洋偷偷地去看许泽峰,忽然间不小心对视了一下,王浩洋就连忙挪开视线,低下头去。

  这节课过的很快,王浩洋什么都没学到,只是沉浸在一股莫名的激动之中。这是第一次,王浩洋可以把这个心心念念的男人在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看个够。想到许泽峰可以当自己一个月的班主任,王浩洋甚至感谢起了上苍,默默祈祷刘老头可以在家里多待一会。

  许泽峰在第二节下课后的大课间又来了,喊着王浩洋出了教室,要他跟着自己去办公室。王浩洋有些迟疑,略显激动,他跟在许泽峰的后面,穿过嘈杂的人群,走到了办公室。

  这已经不是王浩洋第一次来数学办公室了,此时此刻的办公室三三两两的坐着几个面熟的数学老师,在讨论着什么。

  许泽峰进到办公室之后大家就不讨论了,全部把注意力放到许泽峰身上,然后往后一看,看到了紧跟着许泽峰的王浩洋。王浩洋此时此刻已经紧张的出汗了,他不停的把手放在前面搓揉,把头看着地面。

  有一位女老师冲着许泽峰喊:“许泽峰,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啊?哈哈!”

  王浩洋偷偷从旁边瞄许泽峰,真的可以隐隐约约看见许泽峰正笑得灿烂。

  许泽峰的办公桌紧紧地挨着刘老师的,他的东西很少,桌子上整整齐齐地放着一小摞教材,旁边放着一本崭新的教案,和几支笔。和刘老头的不一样,刘老头的桌子上常年堆满了辅导资料,桌子乱七八糟没有一点美感。

  许泽峰端起茶杯喝了几口,然后从抽屉里面拿出几颗糖,要王浩洋拿走。王浩洋本不好意思拿,在两人的几番推脱下才不好意思地放在了衣服口袋里。

  此刻,王浩洋的脸,早已红透了。

  许泽峰看着王浩洋笑了笑,说:“害羞什么?”

  王浩洋鼓起勇气,眼睛紧紧的注视着许泽峰,这一下,许泽峰的眼睛先闪开了。

  许泽峰想了一下,问:“王浩洋?”

  王浩洋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地面。

  许泽峰接着说:“那个,我找你来没什么事,就是想了解一下咱们班数学学习的进度,好备课嘛!”

  许泽峰真得很爱笑,总是喜欢笑得满面春风,带给人丝丝的暖意,王浩洋感觉到这是一种力量,这股力量是温柔的,在轻轻地抚摸着他,让他为之倾倒。

  接下来,还没等许泽峰问,王浩洋就一五一十地把课堂的进度告诉了许泽峰。等到说的没话可说了,王浩洋才把嘴巴闭上,静静地看着面前这个男人。

  许泽峰一直在用一种温柔的眼神看王浩洋,仔细聆听。看王浩洋不说话了,他便笑着说:“好好好,这下搞清楚了,下节体育课,你快去上课吧!别迟到了。”

  王浩洋正打算走,许泽峰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就又说:“诶,王浩洋,你之前是不是每天下午都要去操场啊?”

  王浩洋微微颤抖了一下,有许泽峰真的记得自己的喜悦,又有翘课被揭发的惊吓。他颤颤巍巍地说:“啊……是。”

  “你们刘老师同意了吗?”

  王浩洋的大脑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该不该如实回答,站在那里没有反应。

  许泽峰说:“你呀,还是不要去那么频繁了……”

  王浩洋一激动就听不进去别人说的话,包括许泽峰。王浩洋只是依稀记得那个下午,他很快就离开了办公室,跑到了操场上。

  四月里很适合运动,操场上密密麻麻布满了人。阳光暖得正好,让人的心情充满了愉悦。

  这个下午许泽峰没有课,他也来到了操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