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作者:梦中情      更新:2021-06-11 00:53      字数:2088
  第十章

  和田哥在早餐店分开后,我内心很是惆怅。

  我一边往回走一边思索。

  现在的我,很想知道这座丛林般的繁华大城市,是否有我的一席之地。

  我挺羡慕田哥,能一个人住一套公寓房,有足够的私人空间,可以尽情的享受生活。

  如果我也有这样一套公寓,那该多好啊!可以去找一个喜欢的大叔,在公寓相偎看电视,一起吃饭,一起欢笑,一起做爱做的事。

  当我回到宿舍的时候却引起了轰动,宿舍的三个人都起床了,坐在一块闲聊,看到我进来后,一下子七嘴八舌起来。

  “梦哥,昨晚什么情况?我们看见田经理最后背你出来的。”乔天把头凑到我脸上问,我都能闻到他的口臭味。

  “对啊,梦哥,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听说你踩的那个刘总后来又找你了,他没打你吗?”这是另外一个宿舍的兄弟问的,他到是自来熟,学着乔天叫我梦哥。

  “不会被开除了吧?”最后一个哥们也问出了他的疑问。

  我看着除乔天外的另外两人,感觉他两长得挺像的,就好奇的问。

  “你两是亲兄弟?”

  “对,我们是亲兄弟,我叫陈福今年20岁,他是我弟弟叫陈来19岁。”陈福抢先给我解惑。

  “我叫李天梦,今年……18岁!”出于礼貌我还是来了个自我介绍,听到他们的年纪,我老脸一红,说出了我十年前的岁数。

  “梦哥,你这谎说得太直白了吧!好歹说个靠谱的数字吧。”乔天在一旁傻笑,还不忘戳穿我的谎言。

  “梦哥,昨晚到底怎么样了?你被开除了吗?都急死我们了!”乔天接着说。

  我好笑的看着他们,三张稚嫩的面孔正一脸好奇的看着我,眼里还闪烁着点点星光。

  我这才来两天,发生的事情还真是梦幻,第一天踩客人,第二天醉酒,怪不得这几个小子对我充满了好奇。

  “那天晚上我不是踩了刘总吗?但真相你们应该都知道对吧?昨晚刘总特意叫我去七八八,他严重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向我喝酒赔罪,盛情难却之下,我只能舍命陪君子。然后就是你们看见田经理背我出包间的情况!”

  事实是这样的吗?好像是的,刘哥最后找我喝酒肯定是认识到了他的错误,这么一想,我确实说的没错。

  三双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我,我从他们的眼里看到了不信任。

  “梦哥,别逗我们了,我们都在KTV工作很长时间了,那个刘总脾气可不怎么好,我们看见他都躲着。他会跟你道歉?反正我是不相信,你们相信吗?”乔天说着还问一旁的陈福、陈来。

  两兄弟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这让我怎么解释?我要实话实说,我觉得我自己都不会相信,更何况他们。

  “行了,这事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就是我说的那个意思,你们几个怎么跟娘们似的那么大好奇心。以后碰到这样的事,千万别学我,能忍则忍,不能忍也好好想想后果,明白吗?”

  我以一个老大哥的身份告诫他们。

  他们三个家伙一脸的不屑,不过没再纠缠我了。

  回想当时与刘哥发生冲突的场景,如果当时的我不论对错,直接低头说对不起,可能就没有后续所发生的一系列问题。

  我面前的这几个小兄弟应该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他们可能就是用这种方式去化解的矛盾,想到我刚刚居然还去教他们怎么做!还好我的脸皮经过了快三十年的锤炼,已经颇具火候!

  我不禁自问,低头有那么难吗?如果不是我的错,我能做到的最大限度就是忍让。

  “梦哥!你怎么会跑到这当服务员的?”乔天不纠结那个问题,又换了个问题问我。

  我真的头大!怎么每个人都会问这个问题呢?田哥问了,刘哥问了,现在小乔同学也来问。

  “你能当服务员,难道我就不能?不就比你大几岁吗?”

  “你看着不像!”

  “那你说说我看着像什么?”

  “这个我也不清楚,反正就是看着不像。”

  他被我问的不知道说什么,回答得像个小孩子。

  “乔天,你为什么来这里当服务员?”我反过来问他。

  “我是东北的一个小乡村出来的,高中毕业就跟着老乡来到海城打工,刚开始在酒店当服务员,后来酒店倒闭了,老乡也走了,我不想回去,就自己找到这里来了。”

  我想安慰和鼓励他几句,但是话到嘴边被我咽下去了,我自己都这样了,怎么去鼓励别人。

  “梦哥,你跟田经理关系很好吗?昨晚没回宿舍在他那睡的吗?”

  我很想抽乔天两下,咋对我这么好奇呢?怎么又转移到我身上来了。我是真服气!

  “我跟田经理就认识三天,能有啥关系!昨晚看我喝多了,把我弄到他那睡的!”我还是耐心的解释,这家伙哥叫得太亲了。

  “哦!”他好像很失望的回应着,好奇的眼神都黯淡下去了。

  他失望的是啥?想我和田经理发生点啥故事?还是想我是田经理的亲戚以后好照顾他?不得而知!

  他们开始转移话题了。

  “昨天我在公用洗手间看见两男的接吻。”陈福突然来了一句,脸上还带着兴奋。

  我听到后,淡淡一笑。

  看来以后的工作也不至于那么无趣啊!

  转眼,一周时间过去了。

  我的运气很好,在这一周的时间里并没有碰到第二个酒疯子。

  现在的我,正躲在三楼的角落翻看着微信上的信息。

  除了偶尔给老姐回下信息之外,其他人的信息我基本只是看看。

  当我看见我的好友阮舟给我发信息说要结婚的时候,我开心的笑了。

  那个困扰他的难题终于解决了,至少自己的一番苦心没有白费。

  他和老何以后的生活,应该不会再有波折了吧?

  微信上,还有张剑锋给我发的信息,那是他几天前给我发的,他像是知道了我看见他和别人走进酒店了一般,和我解释了当时的情况。

  可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这些真的已经不重要了。

  就在这时,微信上又来了一条信息,备注张叔:天梦,等叔忙完这段时间,就去找你。

  求月票!求收藏!